【影評來稿】《不是色情電影》的電影語言:黃色房間與女性困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非思

《不是色情電影》(2016)為日本導演園子溫新作,亦為「日活羅曼色情電影」(Nikkatsu Roman Porno) 四十五周年作品之一,今年三月上映,雖然現已落畫,但最近終於推出了港版DVD,園子溫以及日活影迷,不妨藉此機會觀賞。日活在七十年代出產大量浪漫題材色情片,電影按特定要求製作,模仿當年的拍攝條件,片長不得超過九十分鐘、至少每十分鐘需要出現一場性愛場面、低成本、需在一周內完成拍攝。然而日活雖以「復活招牌成人電影」作招徠,但園子溫卻反其道而行,以「反色情」(Antiporno)題材拍攝色情電影。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場面調度下的黃色密室

故事在一個封閉的、鮮黃色的房間開展。黃色是「色情」的代表色,同時色彩斑爛、鮮艷、予人精神與活力。京子以裸體坦蕩地在室內行走,穿上飄逸的薄紗裙,毫無拘束。女士上門探訪和崇拜,助手典子卑躬屈膝、雜誌社編輯和攝影師登門造訪、四腳爬地……京子在房間內跳舞、踱步,自由自在,是一名令人嚮往、成功的女性。房內人全為女性,如一個完全「去男性化」、只由女人當家作主的國度。京子曾在房內呼叫多段獨白:

所有困住我那些像屎一樣可惡的自由,像屎一樣被沖進下水道吧!

黃色房間明亮自在,百葉窗、風扇、抽氣扇間,縫隙全都透射出耀眼的光線,扇葉擺動,光影在房內來回折射,令人注意到室外的明亮世界;然而,電影的窗戶,只能看到慘白的陽光,卻無從得知窗外的世界為何物。另外,房間陳設和間隔都全開放,油畫、枱燈、大床等全部直接置於大廳,沒有任何分房的隱密感,連廁所也不設大門;但房間仍然無辦法通往外面的世界,仿如一間自成一角的密室。京子又曾步向艷紅色牆壁的廁所,紅色象徵情慾,也象徵危險。黃房間,配紅廁所、藍色床,黃藍為對比色,黃紅藍為三原色,呈現了一個矛盾、衝突的環境。廳內的作家京子情緒高漲、朝氣勃勃地迎接來賓;廁所卻承載住憂傷的京子,每當她回想起任何性愛畫面,包括自己隨意和路人野戰、或者父母在家作性行為等情景,都因創傷而受不了,只能奔往廁所房間作嘔。房間正映射出京子的兩面性:在看似開放,但實際封閉的空間生存、作為一個自由坦蕩的女子,卻無從擺脫聯想色情之事就會作嘔。

房間被刻意設計成一個開揚、光明的環境,實際上只是看似自由的幻象, 真身為束縛女性的籠牢,正映射出京子的矛盾。(《不是色情電影》電影劇照)

+2
+2
+2

虛實叙事:兩面不是人的女人

電影頭三十分鐘,全是全女班,然而,從第三十分鐘起,一把粗壯的男人聲突然作為畫外音響起:「CUT!」——密室的全女班之外,全男班的劇組攝錄一衆女性的表演,導演要求京子扮演高潮的反應,並指責她演技不夠好。房間不過是一個看似開放的監獄,女人身處其中只是在進行一場角色扮演,身處這種權威以下無從逃脫,只能扮演。而自「CUT!」聲響起後,角色的權力關係亦出現逆轉:戲裏京子是女人之首,但戲外的她,只是個十八歲的片場新人,被一衆演員前輩嫌棄演技欠佳,被嘲笑和掌刮,是劇組中卑微的存在。身份反轉,亦正正反映出戲裏戲外的京子均「兩面不是人」,身處任何環境都不能達到她所追求的自由自在。

京子自小被父母教育「性愛是污穢的」,但同時,她在晚上卻經常目擊父母高聲做愛,面對家長的雙重標準;同時,社會對女人抱有作為「處女」的期望,否則就會貼上「骯髒」的標籤。她感到痛苦,希望自由掌控身體。她離開家門,在街上找來一男子和她在樹林中「破處」,結果男子不理她意願、把她粗暴對待,拂袖離去。虛實交接之間,除了野戰一幕,其他場景如黃色房間、京子家、學校……全部都在室內,進一步加強女性被困於不同空間、不能輕易逃脫的效果。

戲裏的京子呼風喚雨,戲外的她卻只受各方欺壓。(《不是色情電影》電應劇照)

鏡頭與性愛

電影即使符合了日活「最少每十分鐘出現一次性愛場景」的要求,當中性愛畫面,均與撩動典型情色電影講求的情慾、代入感無尤。電影共出現了逾十六次的性愛場面,但全部均非在於挑起觀者情慾。從畫面取景分析,大部分性愛畫面均沒主觀鏡頭和身體特寫,且身體大部分都不佔超過畫面三分之一,被安排至極度邊緣或遠距的位置。最明顯的,在雜誌社女同志助手與典子在床上性交、以及京子在典子面前憶起父母兩場。雜誌社女同志一場,性愛的情況雖然被安排於畫面前景,但只被置於左下角落,而且旁邊還有幾個人遮擋二人身體;而京子坦白父母施壓一場,鏡頭遠處的廁所出現京子父母的做愛場面,但其佔據畫面幅度極度細小,二人性愛的聲音亦以消音處理,使重心回歸京子剖白傷心回憶,對白和畫面遠處糾纏一起的父母構成強烈對照,也增加其父母性教育「說一套做一套」的諷刺意味。

電影中多場都把性愛場面置於畫面邊緣或遠處,淡化其存在,可見「性行為」 本身並非探討的主體,只是作為強調京子女性感受的陪襯。(《不是色情電影》電影劇照)

裸露的女體呈現銀幕前,京子只是自然地在黃色屋子間踱步、刷牙、上廁所,或以女作家京子的聲線咆哮對自由的渴求。電影中的一切「色情」畫面,均以「不色情」的手法處理,旨在把色情符號如裸體淡化。女性身體、性行為本身為普通不過的事,卻被社會氛圍塑造為淫穢的存在。電影有少量裸露鏡頭,但當中大部分,都是穿着厚密的服飾,而非「一絲不掛」,也沒任何近攝身體部位的處理,全以中距離(Mid Shot)以至廣角(Wide Angle)鏡頭拍攝。如片中多次出現京子和路人林中做愛的回憶片段,但畫面只以中距離拍攝穿牛仔外套的男子和穿校服的京子來回蠕動,二人均沒有把衣服脱下。在京子的性愛場面,京子除脱掉彩虹絲襪以外,身體一律穿着長裙和厚外套,令畫面完全脱離「性感」、「情慾」的氛園。

「色情」的社會

電影中,京子的妹妹早已自殺,卻經常手持蝴蝶標本、以幻象形式出現京子眼前。妹妹是京子心目中最自由的投射,京子曾羡慕地表達:「妹妹你好嗎,天國今天是個晴天嗎?」、「蝴蝶真是自由呀!」不過,後來京子拿着標本盒,蝴蝶飛走了,但原來蝴蝶都只是飛上了天花板,沒有走出過房間。所以,電影當中多番強調女人「不是妓女也不是處女」,女性一方面不能像男性自由自在地掌握自己的身體和情慾,無力達到「真正妓女」般的性解放、同時又無辦法達到社會的扭曲要求,以處女身份為貴;令女性在看似開放的社會,仍然處於兩面不是人的狀態。

然而,這部電影對女性破除困局的想像,是否止於「沒有出路」?——黃色房間雖然如一間沒有出口的密室,是一個被男性劇組凝望的戲棚;但正正因為它是一個戲棚,電影出現一幕場景,工作人員要更換拍攝角度而把牆壁推開,意味住黃色的房間其實有被重構和推翻的可能,室內的京子如何發現到這一點,可能只是時間問題。所以,京子逃離標本箱,成為真正自在飛翔的蝴蝶,在不久的將來,終會發生。

電影中不論性愛還是裸露畫面,都以平淡化方式呈現,角色時而穿著大衣造愛、 時而光着身子排泄,脱離「色情行為作為慾望對象」的想象。(《不是色情電影》電影劇照)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