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周國賢《在天之靈》:城市人的悔過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這個城市生活久了,發覺人們的記憶力,比金魚還要差。最少金魚們,還記得打開魚缸門大灑魚糧的人是我。
 
在這個城市生活久了,發覺人們對身邊的一事一物,已經變得麻木又盲目。每日定時的吃、喝、睡,和長達十二小時的工作,同事、上司,像是比家人愛侶還要親密。
 
親密未必能培養,但長時間在擁有玻璃幕牆的辦公室內工作,倒是訓練出一份服從性,即是不中聽的「奴性」。成為了巨型魚缸中的金魚,主人向你灑上甚麼牌子的魚糧,你也沒有選擇權,甚至沒有不吃的權利。
 
一年多之前,那時還未開始在這裏發開口夢,就借這位歌手當時的新作《今生不回家》,寫了一篇文章。在那段日子,曾經很努力去喚醒一些睡著的人,去喚醒被左腦投射出的夢境迷得如痴如醉的人,當然少不了提點那班被瘋漢洗腦的二百餘人。

不要走 不要走 應有還未有
樂園夢 未圓夢 後人記得不過沒再追究
太荒謬 明知再追幾年 也不夠

畢竟,這工作艱巨得如悟空取西經,且在去年九月吃盡苦頭。放棄,的確比堅持更容易,自己亦因而迷失在這場文字遊戲之中。思想亦被同化了、歪曲了,洋洋萬字,扭盡六壬自篇自導自演,拍片剪片介紹飲茶和看日落的好去處,卻淪為騙取課  like 的工具。這首《在天之靈》,正好是當頭棒喝。

文筆是有限,但觀察、思考、想像,卻如天闊海深(出賣朋友名字時間:P),那麼還有甚麼原因要自己暴殄天物?有些人有理想,有行動,有堅持,欠的就是那條生命。成為那不知天高地厚、安於活在魚缸中的魚兒,面對這些在天之靈時,不禁汗顏。

遺下美好 當天你讓我去管理
若果做的 是齣爛戲
來世沒顏面 見到你
抬望眾星 在天上看守的百代精靈
低頭 我嘆著氣

研究著周國賢的音樂,其實會覺得他既是  funny ,內裡的本體卻是分裂,可以搖擺而具玩味,又能深情得教人么心么肺;可以一個月內派上幾首新歌,卻會四進四出樂壇。年初funky的《大人的科學》過後的半年,在樂壇要進行年結之際,方派上這單看名字也覺得重的《在天之靈》。

周國賢的音樂可以搖擺而具玩味,又能深情。(周國賢FB圖片)

作為「宇宙級」的歌手,用音樂帶樂迷穿越不同維度,由地球唱到外太空,周仔這慢歌新作《在天之靈》卻撕去表面的那份情歌糖衣,在音樂上還是Wyman的歌詞上,情緒來得比入元朗更直接。

自上幼稚園 推銷那醜陋
孩子不聽 要批鬥
人間的新審美 你明了沒有
路過意外 亂拍一會 才去救 餵飽手機渴求
鍵盤愛刻薄 誰要理由 隨手打兩篇毒咒
聽講所有撕裂 搞show可以補救
豪宅必須供應 農田還剩五六畝
飯要開 無謂說真話 回家post個 「嬲嬲」足夠
我是時候自戴手扣

這不是網民口中說的「 Wyman 擺款  Hea 填歌詞」,配合周仔、高佬、飛機師  Jerry 等諸神合體的  Zarahn 那編曲,就是一種對社會歪曲了的風氣、價值觀、荒謬的控訴。周仔唱得力歇聲撕,像是用盡全力,喚醒城市這大魚缸中的一條條金魚,提醒著一件件人們已拋諸腦後的事情。如果沒有這首歌、這文章,「殺無赦」在應該只會是一句在《猿人爭霸戰》中的對白;只有百餘人觀看的節目,卻被充作萬多人互動,鍵盤兇狠清算,真人縮在一角;反對政府,卻如爭上挪亞方舟一樣爭相投考公務員,理想全被埋沒;地鐵火警,第一件要做的事,不是救人而是拍片……這就是我們的城市。面對一件又一件荒誕事情,人們熱熾得立即發起佔領行動,佔領社交網站的帖子,課「嬲」過後馬照樣跑,舞照樣跳,繼續零成本抗爭。要動手動腳爭取、抗爭?不了。

豐功偉業 代你管理
幸福日子 若果爛尾 難怪讓泉下你生氣
想給我後世去憶記 但死後名字 大抵會被他唾棄

為了避免自己的名字在一百年後大概會被唾棄,只好在棄西鐵乘新巴士路線上班、在汀九橋塞車之際,記下在聽這《在天之靈》時的心情,隨手打兩篇文章。幸好,自己還未成為港豬,兩手仍未為即將遲到而抖動。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