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郭晶麗.來稿】精彩人生下半場 ──與華星的擦身情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黃小嫚

慶幸社交網絡的影響力,方知郭晶麗(Serena)為何人。

來自馬來西亞的郭晶麗,以登「五」之歲齡回歸樂壇,推出睽違三十年的唱片《珍惜擁有時》,在當地掀起現象級效應──三代娛樂記者出席記者會採訪見証、新歌登上排行榜十周冠軍,馬航製作音樂特輯供全球播放,跟著結集文字出版筆記本,短短半年裏的曝光率爆燈,這位以熟齡打破常規的「出位新人」,和楊立門有異曲同工之妙。

最困難是踏出第一步的那一刻,單單面對周邊的刻薄眼光,都有排你受。

郭晶麗一口流利的港式廣東話,和鄭錦昌、巫啟賢、曹格、光良、梁靜茹般,再次印證馬拉歌手都是語言天份班的學生。「我還灌錄過粵語流行曲,而且是部港產電影主題曲……不過那是一個痛苦的回憶。」《O劫計劃》?你聽過?

郭晶麗留著上世紀當「歌星」時的資料報導,裝滿三大本相冊的剪報,泛黃裏的人事如同樂壇縮影,其中還記載了一段她和華星唱片的擦身情緣。

我簽的唱片公司是華星唱片當年在馬來西亞的結盟公司歌林機構,華星的歌星到馬來西亞宣傳時,好大陣勢的……我們這些小歌星統統要閃開。(誰?)張國榮、梅艷芳來得比較密、呂方、陳潔靈啊也有來過……

曾為港產電影《O劫計劃》演唱主題曲的郭晶麗(前排左),表示雖說過程是一個痛苦的回憶,但在電影院聽到自己的聲音,感覺還是相當震撼,而電影劇情說甚麼,她早已忘光光,僅留下這張和演員的紀念合照。(作者提供)

華星唱片盛世

曾經滄海難為水,有感慨也在所難免。八十年代與寶麗金並駕齊驅的華星唱片,全盛時期羅致張國榮、梅艷芳、羅文、甄妮等巨星,馬新市場則與當地唱片班霸歌林機構合作,由歌林負責華星旗下所有歌手的專輯、發行和宣傳。五歲便出來跑碼頭唱歌的郭晶麗,十七歲和歌林機構簽約,順勢見証這場港樂盛世。

當時華星歌手真的好風光,聽舊同事說張國榮、梅艷芳的唱片銷量,張張都從四、五萬張起跳,我們這些新人「得個睇字」,他們到大馬演唱時,整個場面都是人山人海看不到盡頭,今日的韓星都沒有這種架勢場面。

由於是結盟公司,當時歌林機構巧妙把兩家公司歌手合為一,於是在各種華星歌手簽好名的佳節賀詞裡,總會把郭晶麗等新人拼入其中成為「歌林群星」以應對媒體。「除了在造型上「搬字過紙」之外,我們還翻唱了很多華星歌手的歌曲,他們把日語版改為粵語歌曲,我們則從粵語版再翻出一個國語版,還時常和其他歌手撞歌哈哈哈……」歌林機構的本意希望可從彼此合作裡,讓旗下歌手也能開拓香港市場,而郭晶麗在專輯裡也吸了不少「粵式口水」,翻唱過少女隊、森進一、陳美齡等的歌曲。

郭晶麗發了兩張唱片後,公司密密部署讓她以「交換生」的方式到海外發展,而香港站則交由華星代理發行,還替她爭取到演唱一部電影主題曲、插曲,不過這兩首粵語歌曲的錄音過程,對她而言根本就是一場噩夢。

錄著歌時簡直就是六國大封相,電影導演直接就在錄音室裏破口大罵,製作人明明就收貨了,他還在挑三道四,最後還是邊哭邊才能把歌曲錄完。

郭晶麗十七歲簽約華星的大馬結盟公司歌林機構,順勢見証了當年廣東歌在東南亞的威力。「我們站在舞台上的造型台風,很多時也是直接「借鑒」港星的。(作者提供)

五歲便出道跑碼頭唱歌的郭晶麗,年紀小小已唱盡人間辛酸,所以她常說自己的童年都舞台上度過。(作者提供)

郭晶麗對電影已沒印象,也許是她不愿意面對這難堪往事。

那部電影的票房、口碑也不好,導演竟說因為歌曲拖累了整部電影,真的給他「吹漲」,歌曲是最後出字幕時才放出來的嘛!

郭晶麗在電影院聽到自己的聲音,感覺還是相當震撼,畢竟當時沒有馬來西亞歌手可以唱得到港產電影主題曲。

臨門失之交臂

平心而論,以當年港星的氣勢磅礡,其他地區的歌手想越境並非易事,更平心而論,等同今天的粵語流行曲想收復失地,同樣是難上加難;郭晶麗的「交換生大計」有頭彩沒尾陣,唱片公司對外宣稱沒多久,便因為公司內部人事重組而讓這計劃被擺在一旁,從不了了之到沒人提起……對於和香港市場失之交臂,會感到遺憾嗎?「真的談不上(遺憾),當時的年紀還真的很小,根本不知道事情的全貌,加上也沒有大事報導,如果不是你(筆者)留意到這些資料剪報,我還不知道原來華星唱片有那麼厲害……」郭晶麗視「交換生」為人生小插曲,無獨有偶,她在新唱片裏也重新翻唱了陳美齡於華星時期的《愛的Harmony》,笑說這是那段擦身情緣「命中注定」的最佳紀念曲。

看港劇學廣東話

從歷史、經濟發展到流行文化,香港跟馬來西亞都有密不可分的關切,首度接受香港媒體訪問的郭晶麗,不諱言香港的流行文化方面曾經徹底影響著馬來西亞。「不管是邵氏電影還是無線、亞視的電視劇,都是很多馬來西亞人的兒時回憶,小時候看港劇,是一條村子的人圍在一起看,後來長大一點就租錄影帶回家看,當時錄影帶店比『七仔」還多,受歡迎的電視劇還得排隊等候,我們的廣東話根本不必怎麼學,看兩三部港劇『自動波』就學會了。」

先不強調當今的香港樂壇或者娛樂圈有多不濟,但的確已打造不出「神話」,又或者「神話」都來自北方。

其實是風水輪流轉而已,不單止香港,馬來西亞樂壇也斷層好多年了,現在大家都談K-POP,其實就等於當年我們遙望香港一樣。

一步之隔,人間已換。

對於新一代的香港歌手,郭晶麗竟也數得出好些新生代的名字。

我覺得許廷鏗唱得還不錯,聲音有辦識度,尤其是那首《面具》唱得特別有味道,寫這首歌的作曲人,也正是我這張唱片的音樂監製(彭學斌)呢哈哈……

郭晶麗(右)新唱片的監製彭學斌,正是許廷鏗神曲《面具》的作曲人,她說他在大馬來西亞是大師級,不輕易替人監製唱片,她也是等了半年做足功課,才得到大師首肯。(作者提供)

五年打造唱片

提起花了五年時間打造的新唱片《珍惜擁有時》,郭晶麗說在準備過程中,其實不斷想放棄,因為感覺真的好難,期間因身體情況也停了一兩年。

每次快要放棄,就會聽了好多資深歌手的新作品,周慧敏、辛曉琪、林憶蓮、還有歐美的歌手等,這也是一種推動力。

真正讓郭晶麗「的起心肝」,是兩年前生過一場幾乎失去性命的大病。

當時因哮喘病發而深夜急送院,一個星期裏二出二入,讓人生陷入從未有過的低潮,心裏存放著正能量都在一瞬間崩盤;在這段灰色一片的日子裏,身體的煎熬加上心情的恐懼,逼視著自已生命裏所有的真實和存在的價值,到底這一生有甚麼事情是想了很久但一直在「想」而從來不曾實踐?或許是有些事情現在不做的話,轉個身就不會再想要做?錄一張唱片吧,因為再不錄,就真的在遺憾中死去了。

出院之後,郭晶麗鐵了心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完成「再錄一張唱片」的心願。

現在發一張唱片門檻甚低,但五十歲還在追求「夢想」,對很多人而言根本不切實際。

『夢想』只屬於年輕人?難道只有年輕才配得上『夢想』其實……下次我還想去挑戰喜瑪拉雅山呢!開玩笑啦,如果太過在意,那麼年齡就真的是一道緊箍咒,我不避忌也避忌不了那麼多反正都被笑了,倒不如……真真切切做一次吧!

時至今日,歌手發片當然不能以銷量論成敗,郭晶麗為自己訂立的目標很簡單。「希望可以做一張可以讓人聽很久的唱片,在過程中可找回一些久違的「珍惜」。」提起「珍惜」,也充分體現在她的新歌《珍惜擁有時》的歌詞所唱──「人生舞台浮浮沉沉/堅持的認真/才是真實地擁有/放在心頭/用珍惜約定/這一次聚首。」

 

推出睽違三十年的唱片《珍惜擁有時》,最近成功在日本數位上架,讓郭晶麗大感意外,她更希望聽歌的人可在過程中可找回久違的「珍惜」氣味。(作者提供)

訪問臨結束前,郭晶麗表示現在所走的每一步路、每一口呼吸,都充滿了活力,感覺如回到年輕的那個自己。

當決定迎向重新點燃的這條路,先前的阻礙已非阻礙,反而成了一道堅定不移的信念。

人生之精采,應該是在追夢路上,不管是上半場,還是下半場。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