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網.影評來稿】愈有歷史的地方 愈有「鬼」的存在價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小蜂

慾望無止境,貪念網不住。

矇矓晚空 雨霧瀰漫
夜已半躺窗紗間
在你臂彎裏 漫長夜晚
有我的一張笑顏

麥潔雯的《夜夜痴纏》曾經是電台的禁歌,不是歌詞帶粗言穢語或淫詞,只是每次播出都有怪事發生,電台避免「猛鬼」謠言,決定禁播。

但人的好奇心就是愈禁愈想知,又同時間內心產生恐懼,疑心生暗鬼。「鬼」從你內心生胎,長出各式各樣鬼魔。

茂瑙(F.W. Murnau)1922年執導了《吸血殭屍》(Nosferatu),揭開妖魅陰森的大門,也是日後的鬼片 / 吸血殭屍的先驅。

人類歷史一直與鬼同行,人的慾念導致戰爭,產生大量人命傷亡,帶來不少鬼故事流傳。愈有歷史的地方,就愈有「鬼」的存在價值。

憶記香港回歸後,香港電影要融合國內合拍片要求,所有黑社會、賭博、裸露和鬼故事題材都不能上影,為了保留創意,有的作品主題改為狐妖、或是精神錯亂作解釋。但這不能代替「鬼」魅人間的角色。

以當一個城市的「鬼」故事消失,並不是好事,意味這地方的歷史也被遺忘。城市走向都市化正是這樣。數年前影意志和灣仔街坊也搞過,「鬼故」導賞團,帶團友認識灣仔歷史,這些鬼故事就是從現實生活,演變為「都市傳說」,最後才成為現在的鬼故。這跟國內的鬼故很不同,他們很多都是作了個故事,放上網絡流傳,很少有歷史性,從地方傳播,因為共產政權是個無神論主導的社會。

清朝小說家蒲松齡寫《聊齋誌異》,用了前朝背景及鬼神之說,逃避文字獄的迫害。諷刺了人世間的猙獰比「鬼」世界不堪。

香港人最早接觸的「鬼怪」故事,是70年代在合家歡時段的《歡樂今宵》的綜藝節目內,播出的《幻海奇情》。每次約十分鐘單元故事,如:《四人歸西》打麻雀故事最為人津津樂道。外購日本節目《怪談》,也是經典。當中會發現「鬼」故類型的電視劇/電影,多是短片單元故事,很少有長篇故事。陳果首執導的《大鬧廣昌隆》中篇故事,雖然是「鬼」題材,但不是用恐怖驚嚇為手段的,嚴格不算驚駭片,而是一部愛情劇。

導演最大的心理元素,就是先令你產生恐懼,自己嚇自己,最後才舖陳鬼怪出場,一旦出場,甚麼恐懼感也失去。(《鬼網》(Ghost Net)劇照)

+7
+6
+5

以導演最大的心理元素,就是先令你產生恐懼,自己嚇自己,最後才舖陳鬼怪出場,一旦出場,甚麼恐懼感也失去。這也是鬼故難成為長篇故事的原因。

在上影的編排上,短片故事難以在戲院播放,原因是院線商希望用長片90分鐘為基本計算,令全日播放最少有5次。如近年荷里活喜歡播2-3小時長片,戲院可能只放3次,院線為保損失,便加2-3小時長片票價。建基於此,短片也只能合作,在同一個時段內放三部電影,合共90分鐘就是了。陳可辛的《三更》便是這樣,同時增加了韓國和泰國「鬼」元素。在觀眾來說等同看《幻海奇情》單元故事無異。

《鬼網》由3個單元故事《好鄰居》、《冤有頭》及《二重身》組成。而近年年青導演暮起也是多以這合作形式,如:《十年》、《樹大招風》等。

憑《選戰》名聲鵲起的黃國強導演執導的《好鄰居》,以少女陳慧(郭奕芯飾)新居入伙,入住劏房開始,出現怪聲,再遇上少女Emma(鮑康兒飾)。誤會她被虐,施以援手,惹禍上身。

而這個與土地題材有關的問題,2015年《死開啲啦》用黑色幽默手法道盡滄浪。近期上映的《西謊極落:太爆.太子.太空艙》喜劇電影,同樣挖苦香港人瘡疤。林鄭月娥特首認為80萬公屋,足夠輪候冊上的香港人居住?她應該帶領房屋局局長看電影,明白香港人的感受,不管是人鬼神都只想求個安樂窩。正如女主角陳慧即使與鬼為鄰,也不能失去租金便宜的劏房。期望的私人空間,高呼:「每月交租是我,要走的不是我。」

都市傳說「性交轉運」,在第三者聽來覺神經病,在無助的人來說是最後的方法。另外紋身在90年代,在演藝圈流行【愛的符號】。可惜分手後,眾星都會在紋身上再加圖案覆蓋,證明要刻骨銘心的,是人內心洗不掉的回憶,不是肉身上的烙印。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同樣是港視出身的黃國輝執導《二重身》,是雙線發展故事。以少女綺雯(許雅婷飾),感情觸礁後,胡思亂想,欲求刺上愛情符咒Tattoo,就能鎖住男友家洛(麥子樂飾)的心。私慾生的鬼胎,令自己墮入紋身師阿森(張建聲飾)與其妻子Jenny(蔣祖曼飾)的借屍還魂中,每日過著人鬼難辨的生活。

說的也是執念,感情愈深愈放不下,如:母親惜亡女煉就的《紅衣少女孩》。綺雯是從女性觀點看戀愛、阿森是則從男性角度看感情。彼此都有些操控佔有慾,即使是Jenny後來發覺自己的私慾,令無辜者往死以內疚,阿森仍然不許Jenny消失,究竟他所說的愛,是為他自己,還是為了Jenny?

大家看完《反黑》後,不捨「招積」哥,可過冷河,看張建聲另一面。

電影公司原屬意找Jeana(何佩瑜)演Jenny,但跟了翁子光導演後,已收歛了。蔣祖曼的露背演出,也恰如其分。

電影公司原屬意找Jeana(何佩瑜)演Jenny,但跟了翁子光導演後,已收歛了。蔣祖曼的露背演出,也恰如其分。(《鬼網》(Ghost Net)預告影片截圖)

第三位導演也是從電視台出身的游達志,90年代晚期投身在杜琪峰門下,在銀河映像裡執導了三部電影:《兩個只能活一個》、《暗花》和《非常突然》。票房上強差人意,但具個人風格,帶點黑色幽默。

之後回流到電視台發展,一別十載,今天再戰影壇。看他在電視台的經驗,能否為他在電影方面,另闢蹊徑。為觀眾帶來小清新。

《冤有頭》是描寫時下年青人,個個想當網絡紅人「key opinion leader」,便很容易不勞而獲,賺取豐厚回報。以大學生忠仔(陳家樂飾)為主視點,誤以為用live app直播到鬼屋探靈便可一夜成名,而他好友肥星(徐浩昌飾),也是玩樂心態,對死者不存敬意。連累朋友珈珈(曾淑雅飾)和有陰陽眼的妹妹小茹(簡淑兒飾)。他們無意發現雙屍案,前女友依莉(趙詠瑤飾)打蛇隨棍上欲造文章,意在分一杯羹,他們觸怒鬼神,撩鬼攞命。

三部作品中《冤有頭》比較時代感,年青人心態,貪玩、出位、不顧後果。也表現了網絡年代,興起的神秘主義、陰謀論的節目影響。搞過的靈探活動也不少,但從來沒有人反醒,或是從科學探討真相。孔子:「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遠之。」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港式的「鬼」片類型,不像日本玩怨咒,加上在江戶年代民間傳說、也不像泰國片有著東南亞、印尼等蠱毒降頭的陰邪。香港是可以抄大雜薈,同時可以很即興(Improvisational)玩地道空間。如溝片(Cult Movie):《生化壽屍》。像《陰陽路》系列亦成為特色「鬼」片,紀念廿週年新版《常在你左右》。

總結3個資深導演和帶領11個新演員,製作三個本土單元恐怖故事。在香港生活就是活在一部恐怖片當中?忽然會被消失、被選民選出的立法會議員會被DQ、港人連住劏房的能力也沒有,偏偏政府拿港人的血汗錢,去建大白象工程,最後我們無力吐一吐苦水,官員就叫你走,唔好留在香港做香港人!

引用《好鄰居》少女陳慧的吶喊:

每月交租是我,要走的不是我。

道可道 非常道

自尋人間道

我自求我道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