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秋意濃的蜜糖水:顏卓靈《Baby Stop》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厄爾尼諾和拉妮娜的邂逅,牽走了春秋。現在的天氣不是酷熱,就是嚴寒。在送走了夏天之後,再也找不到秋葉的芳蹤,便見冬日之冰冷。不要緊,在肉體感官上無法享受秋涼的快意,在音樂之中嘗試搜尋。時間是花了,卻無法贖回那份清爽。

快速略讀網上的百科全書,然後作出不和平、不理性、不科學又不公平的統計,方知最近數年在九月後推出的歌曲中,先不談是情歌還是社會的倒影,慢歌的比例總是高企,沉重得如棉胎一樣,把我們的身體緊緊包著,以音符為我們保暖。

可是,聽音樂的人,也是對生活、對衣著,由內到外都有著要求,絕對敢作出「抵冷貪瀟湘」的行徑。看著眼前一張又一張沉甸甸、「冇形又冇款」的棉被,自己卻其實未感寒意。為免焗出一身熱汗,自然求外,觀望有否外國技術,能做到既透氣又保暖,好讓自己能享受僅餘的秋意。

苦候了幾個寒冬,終於等到這首屬於秋天的作品,正正在十月時份,送到樂迷的耳邊,就是顏卓靈的《Baby Stop》。自問對她的電影作品更為熟悉,隔了四個夏天,她的手腳仍在我的腦海中晃動著,仍是那碗會跳舞的豆花。這年投身樂壇,又是否玩票性質?

顏卓靈在筆者印象中,仍是那碗會跳舞的豆花。(《狂舞派》劇照)

《戰場上的最後探戈》可謂Cherry與音樂之間的初次邂逅,一粒粒結實而陌生的音符,令Cherry心如鹿撞。而這首歌亦是她與樂迷間的初見。但初見過後,卻一直沒有與樂迷再見面。直至兩年之後,Cherry才全面進場,大開金口。

不過,有著一把娃娃聲線的Cherry,內功未如其他歌手般深厚。要在樂壇這武林殺出一條血路,絕非易事。既然無法比拚內功心法,不如使出一招「四兩撥千斤」,化缺陷為賣點。當然,這首《Baby Stop》的製作團隊亦應記一功。特別是負責編曲的Edward Chan,相比起早前的《閃光》和《惡女》,這《Baby Stop》只是以木結他作出簡單的伴奏,聽起來除了那份清新,還能凸顯出Cherry的聲線,與木結他的聲音錯落有致,又不會被音樂所淹沒。

有著一把娃娃聲線的Cherry,內功未如其他歌手般深厚。(顏卓靈《Baby Stop》MV擷圖)

除了Edward Chan、PAN和鄺梓喬送上的清風外,還有林寶為這《Baby Stop》加甜。放心,不是如連登那樣加甜的「甜故」,而是林寶在歌中的用字,真教樂迷有著心跳的感覺,重拾青春少艾的情懷,成為一棵棵「十月芥菜」。林寶亦同時剖析這現代愛情的壞習慣——「不說一句有多好?」很多人都認為,要時時分分與對方對話著,方是著緊對方的證明。所以,不論在見面還是手機中,總是喋喋不休。但實際上,一段真正融洽的關係,卻不用言語交織維繫。即使不說話,也不覺尷尬。一個眼神,知道對方心中所想的默契,比起甜言蜜語更叫人嚮往。

而在歌曲一開始時的火車聲,就是為林寶筆下這場外國的邂逅點睛,卻不是像另一首鐵路大作、Shine的《東涌日和》那樣直白。

歌曲一開始時的火車聲,就是為林寶筆下這場外國的邂逅點睛。(顏卓靈《Baby Stop》MV擷圖)

也許是要帶出少女情懷吧,少女通常也是較為含蓄且矜持,傾慕對方卻不敢明言,靜候那兩手碰觸、通電的那一刻。這份屬於少女的心事,非常適合Cherry主唱,無論是年紀、形象還是聲線,也是不二之選。

這份甜蜜,應如在秋涼中嚥下那杯蜜糖水一樣滋潤,使我們能在享受罕有的秋意同時,卻不會被秋風吹去水份。

 

聽埋《戰場上的最後探戈》: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