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觀音.影評】拍舊事來借古諷今 很適合改編成香港版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應屆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得主《血觀音》,其實很適合放在現今政治氣候下改編成香港版。大約是以八十年代作背景吧,惠英紅飾演古董商人,帶著女兒與扮作女兒的外孫女,周旋於政商黑之間。因為一宗買賣土地的黑幕,掀起一宗滅門慘案,再引發三代女性的明爭暗鬥。

表面上,好像是借台灣當年的政局黑暗來描繪最毒婦人心;我說相反,是以人性醜惡為名,抨擊台灣官場面貌,也未嘗不可。無論想針對人類劣根性,還是想反映社會的扭曲,現今香港也充滿採之不盡的上佳元素,處處也有《血觀音》。嫌將現況拍出來太像真太容易讓當事人對號入座題材太敏感?可以學《血觀音》拍幾十年前的舊事來借古諷今。

惠英紅飾演古董商人,帶著女兒與扮作女兒的外孫女,周旋於政商黑之間。(《血觀音》劇照)

+20
+19
+18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可惜,就算香港真有楊雅喆導演之類的有心人,要用上一定規模來衝破禁忌或框架似乎也很困難很困難。想借古諷今?可能要借到女媧補青天的史前年代,總不可能似《血觀音》般利用權貴手持大哥大電話的近代史。你看看香港的影視出品,《選戰》之後,《十年》之後,還有那一齣入到主流的,肯觸及政治議題?台灣還生產出《血觀音》;金馬獎還能夠頒它一個最大的殊榮,真要好好珍惜和慶幸。

不談言情言志,純談生意。同為金馬獎最佳劇情片,《血觀音》不似三年前的《推拿》,不似兩年前的《刺客聶隱娘》,也不似一年前的《八月》曲高和寡,情節和娛樂性相對上豐富得多。這一點很重要。看《血觀音》的時候,我想得最多的,不是同樣愛揭穿幕後大老闆無法無天為主題的陰謀論美劇,反而不斷回憶起《表姐你好嘢》。政治題材的電影其實可以很受歡迎,尤其身於亂世。《血觀音》不似一般得獎文藝片,它在台灣本土,票房成績相當理想。

《血觀音》不似一般得獎文藝片,它在台灣本土,票房成績相當理想。(《血觀音》劇照)

這類電影,製作成本不會太高,拍得好,爭取到觀眾共鳴的話,本小利大。但你看看《十年》在獎項和票房上成功突圍之後,居然沒有跟風之作,香港出品不是靠攏大陸的話,就像純為滿足拍攝者個人口味,或者安安全全不著邊際的小情小趣。要說些較貼近現實的話題,也要兜個大圈找喪屍找神仙或找些瘋狂笑料來掩護。有錢也不賺,可見市場已被扭曲。這比惠英紅與文淇兩位得獎者的演技,更加吸引我的注意力。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