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菀之HAPPINESS IS.博評】遊歷快樂矛盾大世界的傳奇一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快樂是如常過的每天,也是存在已久的藍天;快樂是任何售價不買都便宜,也是出盡一生代價來換取的終點。林夕、黃偉文、周耀輝、以及王菀之自己,為她的曲目 (《詩情》、《該死的快樂》、《如一》、《安妮.法蘭克》)寫下四段快樂觀,亦構成了2018年一月份最後一天 ——《HAPPINESS IS…》這晚的主題。Happiness is music. 正如《許願池的希臘少女》之中,少女的快樂,表現於圓舞曲的音樂,王菀之也以音樂串連快樂的感覺與思索。

快樂要先經過不快樂,人生的矛盾應該也莫過於此。《該死的快樂》開場曲配上 “Happiness is bitter” 的畫面,正是苦樂對照的編排; 於是《星空》《Made of Water》與《水百合》《我來自火星》就有兩段上天下海的對比,如同《離遊記》曲內兩段歷險。不管天暗或藍都應該快樂,於是《下次愛你》的悲慘緊接《哥歌》的甜蜜; 《與愛人飛》的幸福過後竟發現《粒糖有毒》,喧鬧聲下原來是變壞了的良心。《Shower Song》要記得快快的沖洗,《融了鐘的時間》卻教人忘掉時間沉醉在內,《低科技之歌》更明言「是我想話我好慢」。所以快樂到底是記得、還是忘記,或是共存的混合體。《愛不曾遺忘任何人》《突然一生人》正好是記得與忘記兩面的體現。可惜沒有了《忘記有時》這首有關時間與記憶的作品在其中,不然就更完整。

快樂要先經過不快樂,人生的矛盾應該也莫過於此。《該死的快樂》開場曲配上 “Happiness is bitter” 的畫面,正是苦樂對照的編排(Ivana Wong 王菀之 Facebook Page)

王菀之的唱作歷程,起始於2005年環球時期的文藝小品,到2008年出走火星,打造一張具代表性的穿梭時空專輯後,2010年起開始多元發展,有舞台劇、電視劇及電影的表演媒介,不同崗位不同面目的矛盾有如《星空》談及的困境,到近兩年似乎又回歸純樸,作品的意境聯繫更緊密 – 2016年《如一》《該死的快樂》探討快樂,2017年《忘記有時》《突然一生人》關乎人生階段等。現場個唱之路,則由九展起步,踏過紅館,又去過文化中心與港樂合作走高格調,又跟張敬軒合作嘗試親民從俗,到現在遇上麥花臣球場,彷彿就是王菀之一直覓尋終找到最好的表現舞台。其空間雖小,卻最能展現歌者的音樂與聲音。不需花俏的造型變化,也不需拘謹規格的嚴肅,只需簡潔的燈光聲效,只需豐富的樂器編製。

更不需要大熱曲目,《末日》《畫意》《留白》一一可捨棄,但求不重複上回的表演,務求每次都能為舊曲帶出新鮮感。《詩情》從少女心過渡到成熟性感,就靠那紅色、那Bossa Nova 來刻劃線條; 何山為《低科技之歌》注入的電子高科技,不但能與新歌《離遊記》風格連接,亦有曾經在Pixeltoy身上聽過的拼貼創意。李一丁的鼓聲亦為《Made of Water》《粒糖有毒》添上新衣。最不需要的是街外看客,十年光景,懂得欣賞的早已入座,不用介懷多少張空椅,只需見現場的樂迷都隨著《我來自火星》站起來舞動起來,不願離去只為多聽一曲清唱,就算沒有也不要緊,因為是晚歌單已經圓滿。亦因為只此一夜,更感絕唱難忘。

不需花俏的造型變化,也不需拘謹規格的嚴肅,只需簡潔的燈光聲效,只需豐富的樂器編製。(Ivana Wong 王菀之 Facebook Page)

“HAPPINESS IS…” Rundown

該死的快樂
許願池的希臘少女
星空
Made of Water

Talk: Band members' introduction

哥歌
下次愛你
如一
與愛人飛
粒糖有毒
詩情

Talk: 介紹 Shower Song

Shower Song
融了鐘的時間
低科技之歌
離魂記
愛不曾遺忘任何人
突然一生人
安妮 . 法蘭克

Talk: 致謝

Animal Instinct (The Cranberries)
水百合
我來自火星

Encore: 該死的快樂 (清唱一小段)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