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貝人生.影評來稿】關於窮人在城市中的掙扎求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筆滅

此片由馬來西亞新晉導演陳勝吉執導,憑此片的提案獲得金馬影展的產業活動「金馬創投」的百萬首獎,更憑此片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及「最佳攝影」提名。

電影講述青年鍾自強,居住在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外圍的貧民區,一人扶持年幼的妹妹與患有精神疾病的母親,妹妹生日那天出車禍逝世,坎坷的命運繼續輾壓著這個不幸的家庭。

(《分貝人生》劇照)

+3
+2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片名分貝即貧窮之意,分貝本指聲音強度,故分貝人生應該亦可被理解為窮人的吶喊,好像是吧。片頭阿強帶妹妹一階一階往上爬去高聳的水塔取水,卻只看到乾枯的水池和一隻蛤蟆在啞啞叫,彷彿已預視了故事的發展,縱使他們無論已吶喊得聲嘶力竭,仍無法脫離如同金咒般的艱難日常。此片可說是為馬來西亞的貧窮家庭發聲,以接近日常的紀錄手法拍攝,赤裸裸地直視種種社會問題,呈現貧富懸殊問題的現況,展現人文關懷。

無助與落魄,便是貧窮家庭的寫照。阿強沒有中學畢業,找不到工作,只能
與好友以偷車為生,自然給社會貼上了小混混的標籤,妹妹死了,但妹妹是領養的,找不到出生證明,帶不了妹妹回家。阿強無助,找不到出口──衝入停屍間找妹妹,在醫院買藥,問老闆拿工資,去做假出生證明紙,阿強橫衝直撞,卻處處碰壁,壓抑著的憤怒和害死妹妹的悔疚無法宣洩,加上回到家還要面對精神失常的母親的喊叫,和隔壁八婆的冷嘲熱諷。

年少氣盛,在本就艱難的生活中遭逢劇變,徬徨,迷茫,只能騎著破爛的電單車在城市中迷走。他與朋友偷車後,卻意外在公路上撞倒一個摩托騎士,肇事而逃,便如當初自己妹妹被人撞死般。世事的發生竟然奇妙地相似,是宿命還是因果,孰是孰非,經已無從辨別清楚。他們駕車沿著停車場轉圈而上,那環環相繞的意向構圖,似乎暗示著他永遠都困在這彷彿不斷回到窮苦原點的宿命。

(《分貝人生》劇照)

當走投無路之時,明天還有希望嗎?導演堅信是有的。因此片尾,阿強駕著偷來的車,母親吃著阿強拿來的雞腿,下起了雨,像是首尾呼應,回應片頭的缺水,潤濕了土地,卻解救不了城市乾枯的制度與資源的缺乏,母子經歷種種事件,反而表情淡然,參雜著絲絲無奈,或著是豁達,生活再艱難,車繼續在馬路上走著,日子還是要過,人生總是得找個出口。不是嗎?

縱觀全片,導演成功營造沉重的氛圍,可惜張力不足,未必能把觀眾帶入情緒,所幸飾演阿強的陳澤耀和飾演母親的張艾嘉把母子之間相愛相殺都演繹得入木三分,挽救了劇本上的不足。

電影或許在說,窮是永遠也打破不了的宿命,窮人只能抱著水桶去廁所偷水,而有錢人則有一整架水車在門外待命;片尾的璀璨煙花映照阿強的落魄更是令人不勝唏噓。或許,社會上根本沒有人幫得了你,還是要靠自己,便如這個倔強少年的名字一般──自強。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