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uTV 啟播:TV再生與娛樂至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處於恐懼威脅下的娛樂會最瘋狂,而瘋狂至死的娛樂反映出來的恐懼也最極致……我更想Viu TV打破的,不單是慣性收視,更是慣性「娛樂至死」的電視文化。
邵家臻

曾錦強認為ViuTV雖然節目創新,但聲勢除了開台時較不錯外,很快已沉寂下來。(資料圖片/羅君豪攝)

4月6日下午3時,在會議展覧中心 Grand Hall,Viu TV正式啟播。我在場,我真的在場,而且是座在最頭兩三行的那一種。

對一個屋企連電視機都沒有的我而言,收費電視又好,免費電視又好,它的收爐和啟播,嚴格來說,都是干卿底事。顯然,Viu TV是例外。一是因為我在Viu TV某個節目上幫過手,做過幾集跑龍套,所以有幸被邀。二是因為我想檢驗一下Viu TV是不是只屬本地電視文化的另一次「娛樂至死」。

「娛樂至死」 為迎合娛樂而放棄初衷

請別誤會我在踩場,「娛樂至死」不是詛咒,它是本經典,是Neil Postman的代表作。《娛樂至死》正名是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不妨可以直譯爲《把我們自己娛樂至死》,因為作者要談的,不是我們「被」娛樂至死,而是我們自己拿娛樂來殺死自己──只要你沉溺娛樂,他朝有日,你死於娛樂,實也難辭其咎。

在紐約大學教書超過40年的傳播理論大師Neil Postman不是要我們做苦行僧,《娛樂至死》亦不是一句「電視教壞細路」了得。他沿用「媒介即訊息」(medium is message)的思路,一番苦心地告誡我們,媒介將這個世界分類、排序、放大、縮細、着色,最後建構這個世界的意義。媒介一直都是隱約又有力地定義現實世界。而娛樂,也從來不只是娛樂,它正改變政治、宗教、教育等領域,塑造了我們做人的原則。所以,活在娛樂時代的人,務要小心為了迎合娛樂而放棄初衷,最後生命枯萎。

《Amusing Ourselves to Death》封面。(網上圖片)

娛樂令我們學會包裝 令生活成了一場騷​

娛樂的時代,是以「看」為中心的。圍繞「看」的娛樂,形成了這個時代的體溫。不論是政治家、教師、運動員、傳教士、企業家,還是新聞工作者都深諳此道。政治家講求的,不是智慧丶勇氣和解決問題的駕馭能力,而是化妝術;新聞播音員講求的,不是對新聞的理解力和演譯力,而是花在化妝枱上的功夫;商品講求的,也不是品質和功能,而是包裝和行銷;課室裡的老師講求的,都不是知識和熱誠,而是授課時的幽默感和眉飛色舞⋯⋯或者1998年的電影 The Trueman Show 所說的「我們的生活都是一場真人騷」,早已不是對荒謬的嘲諷,而是相當平實的描述。

《娛樂至死》最厲害之處,是最後一章:赫胥黎的警告。文章開首就已經「筆落驚風雨」:

有兩方法可以讓文化精神枯萎,一種是奧威爾式的──文化成為一個監獄,另一種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為一場滑稽戲。

眾所周知,奧威爾即 George Orwell,是《1984》的作者,而赫胥黎即是 Aldous Huxley,在1931年寫成了《美麗新世界》(Brave New World)。Neil Postman 為兩個政治小說經典作了總結和分別:

《1984》害怕的是,書籍被禁,而《美麗新世界》害怕的,是書籍根本不是被禁,而是人們根本不再願意讀書。

《1984》擔心有人要剝奪我們取得信息的權利,而《美麗新世界》擔心的是,有人要給予我們訊息爆炸,叫我們在訊息中迷失,只會被動接受,無法自拔。

《1984》恐懼的是,真相將被隱瞞,而《美麗新世界》恐懼的是,真相將被無聊煩鎖的信息淹沒。

《1984》預言,政府將製造「恐懼」來支配大眾,而《美麗新世界》預言的是,政府將製造「娛樂」來迷惑人心。

《1984》提醒我們,小心「恐懼至死」,而《美麗新世界》即要提醒我們,小心「娛樂至死」。

作者顯然是對《美麗新世界》鍾愛有加,以為 Huxley 對未來的預測,更為準確。

「在一個科技發達的時代裏,造成精神毁滅的敵人更可能是一個滿面笑容的人,而不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讓人心生懷疑和仇恨的人。」

因為,一個社群,以至整個民族只分心於煩雜鎖事,只視文化為娛樂,只將嚴肅的公眾對話變成了幼稚的嬰兒語言,只願將人民退化為被動的受眾,那麼一切公共事務便會形同雜耍,這時候,就是危在旦夕,劫數難逃了。

寫過《你永遠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的周濂,在其新作《正義的可能》中,對 Neil Poster 的觀點提出有趣的討論。他認為,《1984》與《美麗新世界》不存在「誰的預測更準確」的問題,因為當下的管治策略是「左手耍恐懼,右手耍娛樂」,一面被禁閱讀,一面自發地不再閱讀;一面被剝削訊息,一面又深陷垃圾訊息,一面真相被人隱瞞,一面真相被淹沒;一面是被砍伐殆盡的文化荒漠,一面又瘋狂生長着毫無價值的雜草和荊棘。而這種軟硬兼施的支配才是最徹底的支配──處於恐懼威脅下的娛樂會最瘋狂,而瘋狂至死的娛樂反映出來的恐懼也最極致。

在ViuTV啟播現場,聽得最多的是,「要有多一種選擇」。對於「真.選擇」,我當然噴飯支持。作為一個「過氣的電視精」,我更想ViuTV打破的,不單是慣性收視,更是慣性「娛樂至死」的電視文化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