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鳥小姐.影評來稿】青春期是所有人的共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劉嘉欣

步出戲院,想起年輕時候的那個自己,印象已經變得有點模糊。看罷《不得鳥小姐》(Lady Bird)後,又再一次回想起青春期時的路是怎樣走過來。

《不》是一個溫馨感人的簡單故事。電影背景設定於2002年。那個時候的Christine (Saoirse Ronan飾)是一名高中生,正值反叛時期。由於一直嚮往自由,所以為自己起名為Lady Bird。來到高中的最後一年,誓要離開土生土長的小城市的她,就算母親反對,也要報讀到紐約的大學,決心去闖一闖。雖然電影故事圍繞着一班青年人,但是每個人都經歷過青春期,任何年齡層的觀眾也會找到共鳴。

《不》的導演Greta Gerwig, 出道以來都以幕前演出為主,一直活躍於獨立電影界。我認同她是一名好演員,但從來都談不上是她的頭號擁躉。可能因為她大多飾演一些神經質的角色,由《Mistress America》、《Maggie’s Plan》到《Wiener-Dog》,她在這幾部電影的角色都相類似,局限了她的可塑性,漸漸失去新意。不過,今次她首次執導,演而優則導,實在令人另眼相看。她將青春描繪得很寫實,令觀眾找到自己與角色的共通之處。

導演將電影內的每位人物都刻畫得非常鮮明,毎位都有一些獨特之處。Kyle(Timothée Chalamet飾)的反社會性格,Danny(Lucas Hedges飾) 掙扎於自己的性取向,因為慢半拍而難以融入羣體的Julie(Beanie Feldstein飾)等等,總有一個角色可以讓觀眾找到自己的影子。導演在訪問中提到,每位演員都會創作關於角色的一些秘密,但不會讓其知道,並讓他們有某程度上的即興演繹。我能想像這班演員應該很享受這樣的拍攝過程。

當然在眾多演員中,最突出的還是Saoirse Ronan。這位來自愛爾蘭的演員,從演以來,演技一直演被受注目。她早在十年前的《Atonement》憑著Briony這個角色一鳴驚人,當時更成為奧斯卡史上其中最年輕的演員獲得提名。原來她小時候就在家中授學,沒有太多像同齡的青年般的高中生活。沒有自身的實際經驗,卻在《不》演活了青春期少女的那股衝動與反叛,這更加肯定了她的演技。

電影每次母女吵架的片段,就像在重温自己跟母親的往事。(《不得鳥小姐》電影劇照)

+23
+22
+21

年少時,我們都自認為擁有全世界的時間,有無限的本錢去揮霍。事事變得理所當然,身邊的人和事,讓它擦身而過也沒有所謂。毎個人或多或少都可能經歷過,那段扮演某某,希望會變成某某的階段。Christine之所以叫身邊所有人都稱她為Lady Bird,就是想擺脫原本的自己,變成心目中的那個自己。這大概也就是反叛。這點反叛就是擁抱青春花得起的本錢,令我們可以隨意橫衝直撞,處處碰釘。亦因如此,才會塑造出今天的自己。那個時候,大概毎個人都想擺脫自己的父母,他們說東,我們說西,事事對抗到底。現在長大了,陪伴我們走過這些日子的有些人,也許會有一天因為大家身處不同的環境,而一去不復返,這是自然的定律。但還請看看周遭,父母仍是在這裏無私地陪伴著,就算風吹雨打,也不會離開半步。說到底,他們只想我們 「be the best version of yourself that you can be」。電影裡毎一個Christine跟她媽媽吵架的片段,就像在重温自己跟媽媽的一些往事。就算是吵吵鬧鬧,也是特別窩心。

已經很久沒有女導演入圍奧斯卡最佳導演提名名單了,未知是否一個政治正確的提名,或評審委員真的欣賞《不》。無論如何,這部電影還是今年很值得推薦的。雖然它並沒有《廣告牌殺人事件》那麼震撼人心,又沒有《戰雲密報》般與時俱進。但有誰沒有活過年輕時的青蔥歲月,有誰沒有經過那個心知父母的愛,卻口𥚃硬要鬥咀的時候。我相信,不同的觀眾都可以在電影裡找到共鳴。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