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評】黃夏蕙精心聰明的「品牌」效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農曆新年,踏入晚上11時,黄大仙祠開放,市民爭上頭注香,資深藝人黄夏蕙身穿粉紅色「狗狗」套裝,排在隊頭等待上香,非常搶眼,立刻成為新聞人物。

有些人笑「夏蕙BB」無知,專製造這些「搞笑」新聞,但大家知道嗎?夏蕙姨是名校庇理羅士女子中學的畢業生,她才不會無腦亂來。在娛樂圈中,她深知自己的定位是「攝石風頭人物」,所以,凡有全港市民關注和媒體報導的事情,她都會把握機會,突圍而出,成為娛樂版頭條,例如萬聖節,她會在蘭桂坊扮鬼出没;時裝名店被指控歧視本地人,她會跑去街上,和網民一起抗議;名歌星演唱會,她會坐前排獻花、派利是;名人的葬禮,她會出席,被取笑為「殯儀之星」。夏蕙姨絶不理會别人反應,我行我素,非常「有型」,是她粉絲心目中的偶像,雖然她已八十多歲,仍不乏粉絲給like!

藝人和我們一樣,都注意「形象」(image) 和「品牌」(brand)的影響,「形象」(image)是在別人心目中,有關人品和性格的觀感,它影響到聲譽的好壞。身為公眾人物,定位當然要高,没有人想低的,例如關懷別人、有愛心、支持慈善公益、正義感等等。最「煞食」當然是孝順父母、力求上進,你看,劉德華因為孝順父母,粉絲數目數以億計 ,雄據今天。白雪仙到了90高齡,還是孜孜不倦,堅持改良粤劇,大衆敬仰。還有藝術家朱銘,太極雕塑後,在新北市深山中建立美術館,最近,還努力探索布、膠等材料,裁剪拼貼,創出新藝風。

夏蕙姨絶不理會别人反應,我行我素,非常「有型」,是她粉絲心目中的偶像,雖然她已八十多歲,仍不乏粉絲給like!(資料圖片)

不過,「品牌」(brand) 卻是另外一種遊戲:所謂「百客百貨」,長沙臭豆腐、東京築地的雞蛋燒,各有所愛。品牌的關鍵,純屬市場定位,只要找對買家和受眾便正確了,誰管你趣味上下、檔次高低。你覺得周星馳可愛嗎?有人覺得盧海鵬更可愛!有人喜歡周迅扮「畫皮」女鬼,有人卻認為羅蘭的「鬼婆婆」市場定位更出色。年輕電影朋友問我如何「定位」,我說:「有人看的電影,便算定位準確了。」

聽來有點悲涼,不是只有好的東西,才應該有人讚,有觀眾群?對不起,現實不是這般。美對醜、黑對白、人對鬼,在商業的市場,都是共存,不會互滅的。內地和香港許多不顧形象的企業,照樣賺到盤滿缽滿。美國的Donald Trump被人叫”fatberg”(溝渠油) ,不是也可以當一國的總統嗎?日本有些網站,專協助别人自尋短見,竟然也有粉絲。

銀髮一族、宅男、港女的市場,都有人建立了「品牌」,把市場發掘出來,成為金礦。「毒男」、「廢青」、「大媽」變成一些「品牌」裙下之臣的日子,還會遠嗎?這些「品牌」力量可怕的地方,是它們不一定是商業行為,也可能只是擁有影響力的KOL(key opinion leaders),目的是建立起背後龐大的粉絲團,藉此一舉成名,一呼百應。但是,當他們的「品牌」帶領的只是一知半解,卻又是以一瀉千里的意見之時,中肯、公正、有品的其他意見,更難活下去。

有時候,看到部分KOL的「金句」,對人類的智慧愈益擔心。因此,當夏蕙姨擁有一大群粉絲,但是她教育大家「有性先有愛」、「做愛如吃飯,唔食唔得」、「男人肥肥矮矮唔好制」等言論的時候,我想起文化人林沛理的見解:社會正被「反智」所侵襲,大家走向人類的低位;你「笨」我便跟著「低」,你愈「笨」我愈樂意去陪你「低」。結果香港社會很多「撥正反亂」的歪理,惡佔著我們社交媒體,粗俗無禮的人,會成為大家的言論英雄。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