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今天的香港歌手真的不如九十年代?林欣彤的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風起了 

我成長於90年代的香港,算是聽四大天王、王菲、周慧敏、鄭秀文、許志安等歌手的歌長大,亦曾經為他們的歌聲與形象著迷。不過老實說,我並不覺得那時候的樂壇,如今日某些人所說般輝煌。

昔日唱片公司資金充沛,但大部份歌曲都屬改編而非原創,歌詞的主題單調,大都圍繞著愛情,歌手的質素亦參差,一些偶像派歌手甚至連基本的唱歌技巧都未能掌握,更遑論懂得作曲、填詞、玩樂器了。

個人認為,相比今天新世代的歌手,一些前輩們對音樂表演與創作的熱誠,實在遠不及這些後起之秀。時至今日,香港樂壇已經不是賺大錢、發明星夢的地方,去蕪存菁,反而留下一批真正喜歡音樂的年輕人。

批評現今香港樂壇者眾,但願意耐心完整聽一首新晉歌手的歌,用誠意認識他們的音樂創作,了解他們故事的人,又有多少?

在此,我想介紹一位90後的女歌手給大家認識 — 林欣彤,她是我近年最欣賞的一位藝人,或許她的故事能令你對現今的樂壇改觀。

林欣彤(Mag),一個土生土長的香港人,2011入行至今已踏入第七個年頭,TVB超級巨聲奪冠後曾一夜成名,繼而簽約英皇加入樂壇。入行後,她發過五張唱片,雖然歌唱事業發展平平,但她一直沒有放棄,立志「要以音量,去唱出鏗鏘」,直至近年,喜歡Mag的人明顯多了,支持者亦逐漸增加。

其實Mag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入行前只是一個普通的平民,家住大埔,一個普通的社區,畢業於一間普通的中學,成長於一個普普通通的四口家庭,沒有嬴在起跑線,「即使生於小屋苑」,仍然敢於追夢,大概沒幾個親戚朋友會想到,她有天會成為歌手。

「凡人沒特別原素,哪裡出色看不到」,以香港娛樂圈的標準,Mag談不上漂亮,沒有標緻外型、樣貌、身高,加入樂壇沒半點優勢,大眾對她唱歌的聲線亦有讚有彈,好壞參半。

沒有先天條件,歌唱事業的客觀環境亦不太理想,時值唱片業衰退,非法下載已經不是香港樂壇最主要的問題,年輕人不再聽廣東歌,才是致命傷。然而Mag決心要圓歌手的夢,「仍相信未來,原因很簡單」,她真的非常熱愛唱歌,也「完全因心中有火」。

+6
+5
+4

慶幸的是,網絡時代,歌手的曝光已不局限於傳統大眾媒體,Mag參賽時演唱<A.I.N.Y. >的片段被上載至YouTube,一周竟錄得二百萬的點擊率,傳媒隨即為她冠上「小巨肺」的稱號。

不過,網絡媒體與社交平台的發達既是助力,亦可以是阻力,成名後的Mag曾引來網民大量的批評,針對她的聲線:「一個字都聽唔到佢唱咩」、「鼻塞嗎」、「淨係識X嗌」……評頭品足、人身攻擊的自然更多。
 
你可能會認為食得咸魚抵得渴,「腐皮」沒什麼大不了,但對於一個廿歲出頭,沒工作和社會經驗的小女孩來說,不是容易承受的事。不過她沒有氣餒,反而認定「本身的用處」,視批評為進步的動力,好好練習咬字、發音,學琴學結他,參與曲詞的創作,裝備自己迎接更多、更大的舞台。
 
小小年紀,走進成人的世界,面對複雜的娛樂圈,彷彿要「向玻璃鞋說再見」。工作壓力、親人患病和感情生活的挫折,令性格本來已是多愁善感的她情緒崩潰,最終患上了抑鬱症,厭食暴瘦,連賴以為生的聲帶亦出問題,這是否代表她入錯行,選擇了不適合自己的路?是否應考慮回去當空姐,或幼稚園教師,「接受平凡,活得安穩,過得冷淡」?
 
「成長需要過程,危機估計之中」,人總是在疑惑與跌碰中成長,患病的經歷縱然破壞性極強,卻沒有完全把Mag擊倒,反而令她變得堅強,在人生的低谷中認識自己,學會Forgive、自愛,更體會家人和朋友的重要,接受現實和理想之間的落差,脫下自困的「金剛圈」重新站起來。
 
最終Mag決意「擁抱著過去,高雅走下去」,病癒後更添了一份使命,要把自身的經歷與人分享,用自己的故事和歌聲傳遞愛與希望,鼓勵灰心受傷的心靈,盼能成為別人的「光源」。
 
她不習慣宣傳自己,比起許多藝人,她不常出post開live,偶然一兩次亦只是獨孤一味唱歌,低調得令歌迷擔憂。面對傳媒,即使記者來來去去也是追問羅孝勇、抑鬱症、家暴之類跟工作無關的問題,但她總是大方有禮地回應。雖然Mag始終如一熱愛歌唱,但拍電影、電視劇、舞台劇若可以增加知名度,有利歌唱事業,她亦不會拒絕,更會視為體驗人生和豐富自己情感的機會 。
 
為了有更大自由度,作更多不同嘗試,Mag去年轉為獨立歌手,沒有唱片公司協助下,她落力參與每首歌的製作,保持與音樂人、監製溝通,又把自己的故事和意念交給填詞人,期望每首歌都承載豐富的情感與信息。
 
曲風方面,為了適應市場,Mag亦常作調整,《Little something》、《一千零一次人生》、《食物鏈》,至近期的《忍》都嘗試走商業和大眾化的路線,為的只是希望更多人聽到她的歌聲。她從不求大紅大紫,只期望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收入能夠養家,就已經心滿意足。
 
Mag由中學加入合唱團開始,到自組樂隊,到參與校內外的歌唱比賽,再到大台得獎,踏上當歌手之路,每步都不是計算和規劃出來,有的只是「極平凡的天真」,一份單純熱愛唱歌的初衷,卻成就一次又一次突破。
 
Mag堅持信念,忠於自己,不計較得失,只渴望在「一千零一次人生」中活得精彩,正如她在巨聲比賽中得獎時的感言:「我真的很喜歡唱歌,即使有天只能在浴室中唱,我都會繼續唱下去。」
 
我相信,正是這份熱誠,給她力量的泉源,引領她走過這七年多崎嶇不平的路,那怕只是小小的商場Show或公司周年晚宴的表演,Mag都全情投入,一絲不苟地獻唱,她每次踏台演出,從未令我失望,很多時現場的演繹更勝唱碟版本,更細緻,更動人,更有感染力。
 
努力並不保證成功,但「得不到美好,都得到美麗」,Mag常強調,追夢的過程比結果來得重要,只盼他朝回望半生,不會驚覺「回頭是白卷答案未填」。
 
近一兩年,網絡上對Mag的批評逐漸減少,換上是一句句讚賞和支持的說話,樂迷開始肯定她的能力。是的,「專注甚麼,得到甚麼」,時間久了,付出過的必然被看見,實力再加上堅持,絕對是運氣以外,成功的重要因素。是以,作為歌迷,我從不擔心Mag的前途,我有信心,她在不久將來,會成為香港樂壇最受歡的五位女歌手之一。
 
新一代歌手中,對音樂有熱誠、有想法、有實力的當然不止林欣彤一個,或許他們因為經驗和信心不足,台上的表現未如理想,但假以時日,這些青澀的歌手終會長大,他們音樂上的路能走多遠,就要看樂迷給予他們多少機會和支持了。
 
註:「 」內是Mag歌曲的歌名或歌詞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