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低估的詞壇奇葩】周耀輝的華麗顛覆——第一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詞評人梁偉詩曾如此點評過:「林夕多情、黃偉文摩登、周耀輝另類。」詞評界一直以三大詞人並稱,周耀輝卻偏偏一直是備受主流樂迷低估的詞壇奇葩。
鄭敏

圖片來源:周耀輝Facebook

「一個樂壇,兩個偉文」這句說話依然傳頌至今,由千禧年代開始,林夕(原名:梁偉文)、黃偉文並稱,儼如廣東詞壇的代名詞。

近日看了一篇叫《突破黃偉文林夕填詞霸業 陳詠謙的高山低谷》的訪問,隨兩位殿堂級大師減產,陳詠謙接棒擔當其中一面大旗,亦彷彿印證過去近30年就只有林夕、黃偉文這兩個名字得以被記錄下來。

無獨有偶, King Jer 娛樂台早前在Facebook Page其中一個娛樂圈喜好投票,讓網民選出最喜愛填詞人,但僅有林夕、黃偉文為選擇,同樣掀起一番激烈討論。其中有網民留言:

「唔識周耀輝真係唔好話對廣東歌詞有研究……」

King Jer 娛樂台 早前在Facebook Pag讓網民投票,選出最喜愛填詞人。(Facebook擷圖)

簡直一言驚醒洛克人。

詞評人梁偉詩曾如此點評過:「林夕多情、黃偉文摩登、周耀輝另類。」

詞評界一直以三大詞人並稱,周耀輝卻偏偏一直是備受主流樂迷低估的詞壇奇葩。這大概與他一直喜歡寫較少受人注目的Side-out 有所關係,亦令我更想寫周耀輝的緣故。

早於1989年夥拍達明一派入行的周耀輝,從〈忘記他是她〉、〈天問〉開始,一直劍走偏鋒,遊刃於主流與另類之間,多年來探討一切關於兩性、性少數、家國鄉愁、社會意識等破格大膽的題材,能夠於商業音樂工業中窄隙逢生,同時別樹一幟,實屬難得之中的難得。

「世界也許假的/聲音是真的」
容祖兒〈凝溶〉

或許世界並不如我們所想像那般理所當然地真實,能夠將一些普羅大眾視之為禁忌的化成歌詞,來自對一切抱有懷疑批判的思維。而若然應用在遣詞造句之中,自然能夠將固有概念重新想像,演成推陳出新的色彩,顛覆概念,大玩文字遊戲。

不如先從他如何利用歌手本名作延伸聯想開始。

譬如寫給關心妍的〈玉石樂隊〉,本身「玉石樂隊」是來自70年代中由張武孝、楊雲驃等人組成的經典樂隊,出於與關心妍英文名 Jade 相同的關係,引申到歌詞中以一人樂隊出發,敢於唱出自我的一份堅持。

「玉玉石石也唱歌/我必須努力演出我 毋負我/這個是我 JADE」

周耀輝亦進一步詩化「玉」與「石」的自然特質,呼應整個樂隊的意象建構,層次更為綿密及一氣呵成。

「玉是我 似流水的淌 / 石是我 很猛火的剛」 「怒是我 要搖擺的膊 / 樂是我 找愛戀的窩」

另一次相類似的嘗試,是為鍾舒漫寫了〈舒曼的狂想曲〉,由舒漫聯想到德國古典作曲家舒曼,由歌者彈奏鋼琴忽發奇想,將跌宕錯落的情緒連繫舒曼的經典創作,委實是一首跨越古今的狂想曲。

(待續)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