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鎖式」超級英雄電影:創作與評價都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隊長 3:英雄內戰》終於上畫,票房和輿論一片大好,預料不久即可壓過起初頗獲讚譽、後來卻批評者眾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

Marvel 對 DC 曠日持久的電影大戰,前者再勝一仗,可是戰事尚未結束,要到2019 年兩家公司分別推出現階段計劃的最終作品,方知真正勝負。

超級英雄電影當然不是新事物,即使不說 1930 年代流行一時的《Flash Gordon》系列,1980 年代的《超人》系列、1990 年代的 4 部《蝙蝠俠》,都是影迷耳熟能詳的作品。一直以來,我們以為超級英雄電影不過是動作片的分支,不同者只在於超級英雄電影有漫畫故事為本,揉合了希臘神話、西部片與科幻片等元素,角色早有大量粉絲基礎而已。

但到了千禧年後,當超級英雄電影的體系愈來愈壯大,特技、宣傳、行銷等各方面皆愈來愈成熟,人物和故事互相交疊,正如 Marvel 系電影已拍到 Phase 3,各部電影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電影彷彿已不再只是電影,而是綜合多種平台共同運作的 franchise,傳統的觀賞方式不得不改變。問題是,大眾觀賞和評鑒超級英雄電影的標準似乎仍相當遊移,並未有固定模式,分析起來自然也教論者困惑、頭痛。

Marvel 系電影已拍到 Phase 3,各部電影之間的關係千絲萬縷,電影彷彿已不再只是電影,而是綜合多種平台共同運作的 franchise,傳統的觀賞方式不得不改變。(美國隊長 Facebook)

「連鎖式」電影成主流 入場前要做功課

「連鎖式」超級英雄電影的創作理念,是假定主要觀眾都是活躍的網民,會主動於網上找尋、吸收資訊,所謂「做定功課」、「自行腦補」,並在觀影後討論電影未講得完整的地方,弄清楚各部作品之間的關係。即使觀影前不會做功課的,在鋪天蓋地的宣傳、網絡雜誌的鱔稿、社交網站的廣告下,理應也不會對故事和人物感到陌生。因此,編導在創作故事時,不單可大膽埋藏數以十計的彩蛋細節,也可隨時穿插其他超級英雄出場。只要有網絡,就不怕觀眾會「看不明白」。

這種網絡與電影的互動,最成功者當數 2008 年的《末世凶煞》(Cloverfield)。記得那時候不少觀眾將其網上「病毒式行銷」(Viral Marketing)廣告,逐段逐段與電影故事比對,猜想畫面中的道具或信息的「意義」。兩者互相豐富各自的內容,構成一個更宏大的故事世界,就非常過癮好玩,比後來一眾超級英雄電影的「尋彩蛋遊戲」來得更早,可以說是先驅了。

可是《蝙蝠俠對超人》一出,觀乎網民的評價,此一假定看來未必站得住腳。為了架接超人與蝙蝠俠的時空、重構基斯杜化路蘭(Christopher Nolan)的蝙蝠俠世界,《蝙蝠俠對超人》前段花了不少文戲敘事,從蝙蝠俠的身世講起,復講到蝙蝠俠對超人力足滅世的異能的疑慮,埋下兩人決鬥的種子,同時鋪墊正義聯盟各成員將來的出場。打鬥場面相對較少,並不意外。不少觀眾並不賣帳,批評文戲太長,較為沉悶,這並不難理解。

《蝙蝠俠對超人》前段花了不少文戲敘事,從蝙蝠俠的身世講起,復講到蝙蝠俠對超人力足滅世的異能的疑慮。

但有趣地,也有不少觀眾表示難以跟上,不明白故事內容,例如蝙蝠俠沙漠夢境中那些背後有翼的外星戰士的「含意」。此並非本文重點,不贅。然而,即使我們不明白這一節與其他超級英雄故事的連繫,但蝙蝠俠的恐懼貫串全片,非常實在,單純視之為蝙蝠俠的惡夢,其實也不見得太難以理解。當然,本文無意以偏蓋全,以少數網上留言為例作定論,也非為反駁他們的說法,抬高《蝙蝠俠對超人》的評價。不過以上言論,確實教我們反思——「連鎖式」電影應該怎樣定位(對應前作)、如何組織(跨作構成),才算編寫得好?

《末世》系列評價不一 各自各精彩

說「失敗」也許太過,但連鎖式電影假定觀眾會樂於做功課,顯然並非人人認同的前設,至少在香港似乎仍未是廣為接受的模式。超級英雄電影雖然是大熱潮物,但套套追看不見得已成「主流」,觀眾往往無睇過前作,就像不久前上畫的《末世街 10 號》,故事和風格揉合、玩弄各種驚悚片類型,同時又是《末世凶煞》的變奏延伸,多少要求觀眾先「做功課」,雖然沒看過前作可能更有「驚喜」,但知道兩者的連繫畢竟更有趣味。

《末世街 10 號》在香港票房不算出色,大罵「中伏」的也不少,但在美國收入則相當理想。(《末世街 10 號》Twitter)

《末世街 10 號》在香港票房不算出色,大罵「中伏」的也不少,但在美國收入則相當理想,目前票房已達成本的 8 倍,非常厲害。兩地觀眾認知上、觀影習慣上的分歧,絕對會影響他們對電影的評價。例如要求觀眾事前事後大做功課,是否「不負責任」的編劇模式?

Marvel 系列早已「入屋」 DC 仍需努力

假設我們從未看過任何超級英雄電影,第一次看就是《蝙蝠俠對超人》與《美國隊長 3》,那《美國隊長 3》肯定較《蝙蝠俠對超人》更難明白,因為《美國隊長 3》牽涉的「前傳」更多更複雜,沒看過的觀眾肯定看得一頭霧水,不易明白各路英雄的由來與恩怨。然而批評《美國隊長 3》「唔知咩料」的觀眾卻甚罕見,反之讚賞其節奏明快、動作連場、人物立場清晰描寫簡潔有力的意見,才是主流。Marvel 系電影明顯早已「入屋」,評價遂「西瓜靠大邊」,DC 欲以《蝙蝠俠對超人》一舉挽回多年的劣勢,又或單以《蝙蝠俠對超人》短短兩個半小時的篇幅達到 Marvel 經年的鋪墊(Phase 1 & 2 加起來逾 10 部作品,還有電視片集系列),未免貪心。

DC 欲以《蝙蝠俠對超人》一舉挽回多年的劣勢,又或單以《蝙蝠俠對超人》短短兩個半小時的篇幅達到 Marvel 經年的鋪墊,未免貪心。

但這樣的評價又引伸出另一個評鑒的疑問——到底我們是在評論整個電影系列的鋪排,還是單部電影的內涵和結構?《美國隊長 3》敘事上簡明暢快的優點,到底應歸功於背後為整個 Marvel 電影世界操盤的總舵手,還是《美國隊長 3》的編劇與導演?倘若將來兩集《正義聯盟》(Justice League)大獲成功,我們回頭再看《蝙蝠俠對超人》,又會否覺得其鋪墊得宜,如今的批評都變成他日觀眾眼中的優點?

「獨立作品」拍得好,組織「大龍鳳」自然變得容易,因其可省略不少交代人物與故事背景的篇幅,但這樣的「大龍鳳」,看起來又難免像明星雲集的嘉年華、連續劇,以傳統電影的評價方式而論,隨時可能落得內容淺薄、沒頭沒尾,或鬆散隨意、缺乏突破的罪名。那又回到前面提到「連鎖式」電影定位和組織的問題了。本文並沒有簡單的答案,《美國隊長 3》和《蝙蝠俠對超人》剛好是一對極佳的案例,讀者不妨細思一二。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