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超級英雄大亂鬥 X-Men勝一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可算是雲集漫畫改編超級英雄大片的一年。

先有DC代表的超人決戰蝙幅俠,再來 Marvel呈獻美國隊長與鐵甲奇俠兩大陣營決裂,

連場大戰已為普羅觀眾帶來觀影疲勞或麻痺,變種人也趁個熱鬧,來場天啟滅世戰,

看似要升級到挑戰天神,抵抗的是世界末日,規模要比從前更宏大誇張。

《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左至右)

看過《英雄內戰》(Civil War),我們難以投入雙方英雄何以暴力相向,是政治取態還是個人恩怨也無從稽考,但《變種特攻》(X-Men) 鋪排的人物衝突脈絡,卻是一如以往的清晰。

《變種特攻》系列本來的主線就是變種人的內部爭鬥,從2000年第一輯面世以來,就是Professor X(X教授)跟 Magneto(磁力王)對決,系列發展至今已有16年的歷史無了斷過。角色之間的衝突與共通有相當深厚的基礎,並不單純地為一個城市的崩塌與否、一場大戰的災難程度,當然更不止於弒父殺母等最廉價的情節,而是經歷過合作、溝通、彼此了解之後,依然因着理念信仰的不同而對立。

Bryan Singer 主理的《變種特攻》首兩輯早已刻劃過變種人作為社會的異類,怎樣被邊緣化與逼害,分成兩派的來由,不止是對人類友善還是滅絕,亦有對異能作控制或盡情釋放的討論,連結到當下的政治議題,就有性取向或種族的相關聯想。來到前傳部分,《異能第一戰》(First Class )與《未來同盟戰》(Days of Future Past)回到過去,讓變種人直接參與我們所熟悉的國際歷史大事——古巴導彈危機、甘迺迪遇刺案等。今次《天啟滅世戰》(Apocalypse)政治元素不再主導,換上宗教題材為主,天啟這角色既有古埃及的異教色彩,說話思想又有基督教中舊約的耶和華影子,他甦醒後去尋找門徒,與X教授廣收學生作對照,就見兩者對他人的取向與自身的價值觀,作一正一反的對照。

「天啟」在四騎士協助下可謂如虎添翼,隨手便可解決各位變種特攻。(網上圖片)

天啟是上帝嗎?他自認為至高的主宰,但他卻以力量去選擇他的門徒與子民,主張汰弱留強,唯我獨尊,並看到舉世皆罪惡;而X教授則有教無類,渴望不同族類有平等的相處,深信人間的善良之光;處於中間的是Mystique(妖后),既看到世界何等不公義,時刻要有保護與裝備,但也會挺身而出,拯救同伴不惜一切。這三角結構貫穿全片,是從前X教授/磁力王/狼人三大方向的變奏,核心仍是一樣,主戰、主和或獨行,不論身處哪個時代,都是同樣的矛盾。

《變種特攻:天啟滅世戰》(X-Men: Apocalypse)裏「磁力王」威風不再,命運淒慘。(網上圖片)

因着天啟的強大,無疑讓磁力王的強者氣勢被比下去,是次電影更著力於表達磁力王的軟弱無力,人總有盲目迷失之時,收盡天下金屬的男人也不例外。於是他並不再處於X教授的對立面,反而展現了重視家庭的一面(與他的身世背景一脈相承),可以被利用成為憤怒與仇恨,也可以轉化為保護與建設的力量。《天啟滅世戰》三次帶領磁力王回到痛苦/能力的起源,都是與家庭/朋友的情感聯繫,這並沒有違和感,反而是他的個性更立體,並不一定是永遠都保持詭詐的狀態。

磁力王也成為今回片中政治暗喻背景最強烈的代表人物,看從前逼害與欺騙他人的惡者反受打壓與利用,權力地位的對調,正好呼應著天啟與X教授對於強者怎樣運用力量的迥異觀點。更有趣是 Michael Fassbender 才剛在莎劇改編的《馬克白》(Macbeth)演繹過向天疾呼,質詢上蒼給他的命運,這一次他所飾演的磁力王,遭遇也有異曲同工之妙。世上又有多少盲目祟拜假神偶像之人? 假神不限於天啟或各種宗教力量,還有優生學、種族純正等各種各樣狂熱信仰。磁力王不就是其受害者,而後反成加害者嗎?

政治宗教的外衣包裝下,Bryan Singer 最關心的始終還是年輕世代,他們怎樣投身大世界。第一集的 Rogue(羅剎)到今集的Jean(靈鳥),貫徹始終的關懷,在乎一個少女的成長,面對抑壓與排擠,是收是放?縱是似曾相識的情節,卻有著不一樣的答案。《變種特攻》系列成功之處就在此,有大世界奇觀,也有小人物掙扎,畢竟我們不用擔心世上有超人,所以超人破壞城市對人類造成威脅此等題材,實在跟觀眾距離遙遠,但世上卻有千千萬萬不一樣的變種人,被無視、被欺壓、被歧視的「變種人」。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