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制度埋沒人才!首位香港詩人奪美LGBTQ文學獎後感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土生土長的英語詩人黃裕邦(Nicholas)憑詩集《天裂》揚威紐約,奪得第28屆「Lambda Literary Awards」(簡稱Lammys)的「男同志詩歌組」(Gay Poetry)獎項,是第一位香港人獲得此榮譽,他將手執獎座的相片上載至facebook,向親友分享喜悅。 (黃裕邦facebook)

香港勁揪!

Nicholas花了多年時間創作,終獲國際文壇肯定,揚威海外,他笑言「個獎都幾重!」名副其實份量夠勁。(黃裕邦facebook)

土生土長的英語詩人黃裕邦(Nicholas) ── 我給他一個「食字」別名叫「尼古拉‧詩」── 憑去年出版的英文詩集《天裂》(Crevasse)揚威紐約,奪得第28屆「Lambda Literary Awards」(簡稱Lammys)的「男同志詩歌組」(Gay Poetry)獎項,是第一位香港人獲得此榮譽。【港產詩人獲肯定 黃裕邦入圍美國「LGBTQ文學獎」】

有「美國文壇艾美獎」之稱的「Lammys」於1989年創立,素來是全球文學界嘉許酷兒文學創作(Queer Literature)的最高殊榮,月前公布提名名單,Nicholas獲評審肯定,《天裂》入圍「男同志詩歌組」最後8強,成為首位香港詩人入圍該組別。主辦單位美國時間周一晚(6月6日)在紐約大學(NYU)Skirball Center for the Performing Arts 舉行頒獎禮,結果 Nicholas 成為這個獎項首位香港得主,而該獎的另一位得獎者是美國詩人Carl Phillips。

Nicholas藉着台上領獎一刻的照片,透過個人facebook發表得獎感受:「今次好像運氣在我手裡,下次未必,但當運氣在,就得順著時勢走,為社會做點事。」(黃裕邦facebook)

批港教育制度埋沒學生潛能

身在紐約的 Nicholas,出席頒獎禮後其實已經非常疲倦,但經我再三邀請後,終於成功爭取與他來一場WhatsApp 越洋訪談。

他說自己知道入圍「Lammys」角逐獎項後,一直平常心看待之:

「去到頒獎禮之前的Lunch Time開始緊張,去到現場知道頒獎禮甫開始就頒Poetry(詩歌組獎項)便更緊張了。」

直至賽果揭曉一刻,頒獎嘉賓說今屆「男同志詩歌組」有兩名得獎者時,Nicholas憶述當下感覺「詭異」:

「因為之前不覺得自己會贏,他們這麼一說,頓時覺得獲獎機會大了一倍。」

他在台上致詞時,感謝大會和詩集的出版社,並且呼籲在場人士多看亞洲作家作品。

Nicholas於去年出版的英文詩集《天裂》,全書共收錄33首詩作,題材圍繞性別、身體、慾望和香港外,亦有為多重身份於社會上面對的撕裂與矛盾着墨。

離開頒獎台後,Nicholas正式成為一位面向國際文壇的港產英語詩人,身分再不一樣,他坦言有點壓力,「畢竟同輩和下一輩都會看着你,所以不能寫垃圾!」「香港人英文水平低落」這句「三幅被」我已經聽足廿幾年,真箇「講都嫌口臭」,問Nicholas作為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有何看法,他說香港人不要小看自己:「我想跟香港人說,英語創作是可行的,但要有持續訓練,更重要是堅持,因為香港教育制度在這方面配合得很差。」Nicholas解釋,無論香港地其實有很多學生,包括少數族裔,他們的英文水平不俗,奈何現今的教育制度沒有發掘他們的創作潛力,埋沒才華,而文學界亦沒有設立表揚英語創作的文學獎,令普羅大眾對於這個界別的文學創作缺乏關注。

香港教育制度乏善足陳,基本上「全銀河系都知」,尤其在現任教育局局長吳克儉領軍下,整個教育界氛圍更是「低潮迭起」,很多老師為免加重自身工作壓力,不求有功,但求得過且過,試問這樣的情況怎能激起學生的求知欲望?學習英文不是什麼洪水猛獸,問題是一眾為人師表的懂不懂教;Nicholas現在任教於香港教育大學,作為老師,但願他這番肺腑之言能夠轉化為實際行動,將之帶到教室之中、課本以外,裨益莘莘學子。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