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家正 X 鮮魚行學校】分享音樂很快樂 無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次表演,異常緊張。

五點起床,冥想一會,嘗試把昨夜的念頭整理。可能性太多,但環境太陌生,一犯錯便滿盤皆落索。不得不小心,但過分的計算會失去氣氛和能量。諗唔通,瞓唔着。

唉,唔好理啦,死就死。今鋪唔可以怯。

去到會場。死火,的士司機唔識路。幸好我是個有準備的藝術家,早到。今次「首演」不容有失。

進入會場,還算鎮定。哎喲!畀個細路撞到。「對唔住啊叔叔!」

「My God,叔……?!」唔緊要,最緊要定。叔叔不行,但叔叔還可以。

等了一會,set機、set琴試琴,再等。心情恍惚。但我面不改容,編輯在場,我唔可以露底。

係喎!唔記得講。我仲要今日皮膚嚴重發炎,面紅耳赤,條頸甩皮,唔係好郁到。好彩多年來訓練有素:明日有明天,明天會更好,見唔到當有運行。只不過……今日冇得打靚仔牌。唔緊要,實力派冇有怕。

編輯問:「有咩expectation?」

「冇。平常心。今天嚟彈琴分享。無他」

好,終於開始。二十幾個黃衫短褲波鞋小學生走進來。他們一般的興奮,應該剛剛考完試,心情還算輕鬆。但一日未開始,我不可以掉以輕心。

播片。Fine, I'm used to it. 鬼叫科技發達咩?

Ok, My turn.

「鮮魚行的同學,今天我很高興來與你們分享音樂。」

分享會兩個月前安排,我忐忑不安了一段日子。古典音樂分享?朋友問會唔會對牛彈琴喎。學校?我做得多,還可以。小學?死火,出名難搞。鮮魚行?佢哋明唔明㗎,可能真係成世未聽過音樂喎。點樣令件事冇咁悶?會唔會太離地?會。佢哋目瞪口呆我點算?

「我要聽月光曲!」

「我知,係貝多芬!」

「土耳其進行曲!」

「李斯特!」

「我要聽奏鳴曲!」

很多時候我們把別人定位,標籤,先入為主認定別人不及資格、不夠水平、太離地貼地,最終建立那無形的距離和欄杆,放棄很多美好的接觸。

最後,那天我沒有分析貝多芬的偉大,沒有彈了半小時一首的奏鳴曲。

跟他們說了音樂可以是情感,可以是氣氛、或是一個意境、回憶。

最最後,與他們分享音樂最最終的真諦:

「真.善. 美——愛」

編輯問怕不怕他們不懂。

怕。我怕我不懂,他們才懂。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