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幸運是我】看到人性的寂寞 想起了《半支煙》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看《幸運是我》,不能避免地令我想起《半支煙》。

我對《半支煙》有份難以解釋的情意結,《幸運是我》的風格相對寫真,而且多了為社會低下階層發聲的內容,如果你是一位好心地善長人翁,應該會看得很有感覺。

一個窮鬼青年,一個患有老人痴呆的老人家。(《幸運是我》劇照)

同樣是一個窮鬼青年,還有患上老年痴呆的老人家,然後產生親情。導演為陳家樂飾演的青年角色,安排了很多背景:父母離異,老豆另有家室而視自己於不理;媽媽過身後,自己由廣州落香港無親無故,遇上惠英紅飾演的獨居老人,即使記性奇差,但無論在客觀環境下,還是情感需索中,也能夠做到互相幫忙。慢慢由包租婆與租客的關係,昇華到接近母子,層次分明,算有心思也有耐性。

我卻看到寂寞。

被遺棄是最恐怖的難受,陳家樂給親父遺棄,固然是一生難解的死結;惠英紅被陳家樂遺棄,也令一向樂於獨來獨往的樂天派空前驚恐。要克服這種難過,大概只有倚靠善忘。沒有記性去記起自己不記起,雖然危險,但最快樂。無奈一般人總有一定記性,尤其碰上刻骨銘心的人或事,突然消失,想忘記,真是知易行難。

你看惠英紅知道自己患有老年痴呆後,再也不能相信自己可以獨活,「你睇我一個人過,咪又係好好哋過到咁多年,無話無咗邊個唔得。」其實只是一句適合用來安慰他人的美麗謊言。

被遺棄是最恐怖的難受,陳家樂給親父遺棄,固然是一生難解的死結;惠英紅被陳家樂遺棄,也令一向樂於獨來獨往的樂天派空前驚恐。(《幸運是我》劇照)

細緻地拍攝本土實景現況 惜結局不合理

作為新導演新作品,《幸運是我》呈現出一片好心腸,但有幾樣細節,我覺得可以刪減不要。張繼聰的角色,演得非常賣力,但跟全片格調完全格格不入。

有時,太出色的東西,反而會影響整體水平。似球隊,為成績着想,大牌球員也可能要忍痛放棄,或者勸勸收歛一下,配合整體發揮。其次,刻意安排一個好像別出心裁的結局,似乎是受到《甜蜜蜜》的影響,也要照顧合理性呀!一個善良好心地的女孩,怎會在醫院拿了陌生人的外衣擋擋風,人家只不過去買枝水,個女孩就拎埋件衫不辭而別。

或者,很多人也會說,好少事啫,無關痛癢。對不起,我就係留意細微位,尤其當我見到電影很細緻地拍了很多本土實景,也合理地出現了很多應該會出現的香港人倫關係及香港粗口。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