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幸運是我】陳家樂演火爆青年 影壇沉寂多年始露星光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最好的香港電影,上半年有《樹大招風》,下半年有《幸運是我》。

2016年進入後《十年》的香港影壇,《樹大招風》技驚四座之後,原以為新氣象無以為繼,其他新導演與年輕演員的作品都有雷聲大雨點小之感,冷不防一部低調的溫情小品,成為了港片的一道清流,說的是羅耀輝自編自導的《幸運是我》,這亦是一部屬於演員的電影。

陳家樂,他所演出的待業青年,與惠英紅每一場對手戲都是全情投入,沒有表演的痕跡。(《幸運是我》劇照)

演員真情流露 帶觀眾入戲

羅耀輝在影壇打滾多年,編劇作品有《流氓師表》、《神經俠侶》等,但執導長片卻是首次,然而拍攝腦退化症,亦即老人痴呆症病人的故事,算是市場上較大膽而非商業的取材,還要不跟隨煽情的公式去走,讓演員真情流露帶觀眾進入角色心路歷程,有誠意,有勇氣。因此電影着重主要演員的發揮,男女主角的演技是故事能否說服觀眾並打動人心的關鍵。本片宣傳重點一直落在金像影后惠英紅身上,她的演技固然不容置疑,不用刻意化妝都能在舉手投足上演活一個獨居老人,然而最大發現卻是陳家樂,他所演出的待業青年,與惠英紅每一場對手戲都是全情投入,沒有表演的痕跡。

陳家樂飾演一個邊緣青年「阿旭」,阿旭因無錢交租要居住劏房。(《幸運是我》劇照)

暗星終發光 陳家樂演技大爆發

陳家樂是誰?他在英皇的歌唱大賽出道,卻沒有成為推出唱片的歌手,反而在影視作品有亮眼演出。年初的《小確幸》音樂錄像可見他的潛質,一身白襯衫有白馬王子的形象,最重要是雙目有神而精靈,實可當一個偶像派。但他也有獨立電影演出的經驗,尤其在短片《愛.不難》中挑戰同性戀者的角色亦一樣勝任。以他的外形與演技,竟然要等到2016年才有一部擔綱主演的大作讓觀眾認識他,雖是遲來,卻也是值得等待的,因為《幸運是我》中的他,比預期還要亮眼。

【劇透注意:隨意門在此

在片中陳家樂所演的阿旭需要口沒遮攔,以火爆言語來掩飾內心不安,是其自我保護的機制。於是一開始就見他與邵音音所飾的老闆娘口角,確立他的個性。陳家樂過往多以文質彬彬的造型示人,就算是《破風》的單車手亦屬健康運動型,今次卻是一開口就粗言穢語,還要連珠炮發,流暢得來也確實能唬人,一場戲就已經予觀眾鮮明的印象。同時他又有憂鬱的一面,孤獨時彈奏結他,像有心事未解,這個細節無疑將邊緣青年的形象浪漫化,不過也讓陳家樂得以展現其個人魅力。到後來偷錢偷椅子呃阿婆的情節一個接一個,也見其豁出去,並沒有受制於任何框架。

他從惡言到收斂,從外表硬朗到內心脆弱,在故事推進過程中表露無遺。當中考驗演技的必看場口有:

阿旭本身打算離開惠英紅所演的芬姨,卻因在街上看到她慌亂地尋找自己而感到矛盾。他在車內不敢上前見芬姨,又因她而想起自己母親,那種對家人的懷念或罪責、對於芬姨的同情、對於照顧芬姨責任的恐懼、對於芬姨病情的擔憂,全在其表情與對白語氣中。

芬姨嚷着自己回家,阿旭不想理會她,就轉身走,及後卻因她迷路而要去尋找她,先是鬧脾氣,再到緊張她,找到她後又自己走,關心對方卻不想她看穿,但又不忍心,這種舉動貫穿全片,卻在這一幕更見其外冷內熱的心情。

阿旭與芬姨因為電視遙控而吵架,讓他向她自白之前所欺瞞她的動作,他倆明明氣上頭來,只是阿旭看到芬姨流淚,突然變得心軟,過渡就像平常一家人衝突和好的真實自然。

當阿旭知道女社工與男友和好後,簡單一個表情,既見失望卻又替對方開心的感覺,沒有說出口,也沒有訴諸情緒發洩,亦是拿捏精準,觀眾自會感受到其忐忑矛盾。同樣之後阿旭暗地看到芬姨痛哭,躲在背後的無奈神情,也見證其成長轉變——不再衝動。

最關鍵的一場戲,當然是醫院中與錢小豪通過警察互相對話,之後他的反應,他所質詢的,是全片最為心酸的一幕,亦在此電影肯定了阿旭與芬姨的關係,並非單向的付出,而是相互的扶持。

戲中陳家樂表示想到坤哥家中留宿,坤哥馬上答應,更說要飛起同居女友。(《幸運是我》劇照)

《幸運是我》捕捉細緻的情感流動,在生活細節見人情味,沒有呼天搶地的哭喊,更見人性深度,亦對演員的要求更高,不能浮誇喧嘩,就看張繼聰在片中的反面對比,便見陳家樂的苦心經營。當然沒有惠英紅的帶領,沒有錢小豪的精彩,沒有羅耀輝的指導,陳家樂也未必可能達到這種高度,但毫無疑問《幸運是我》將為陳家樂帶來一個相當高的起步點。

在香港影壇經常高呼青黃不接的當下,是時候有更多具實力的新面孔去發揮了。《點五步》再一次介紹林耀聲,而《幸運是我》則有陳家樂(其實還有吳業坤,他也是意外驚喜)。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