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60歲生忌.博評】追——為心中不滅的火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2年後,歌聲留在原地,人已不知所蹤。在似幻似虛的風光中,誰是你睜開眼就會奮不顧身去愛的那個人,什麼是你真正渴望的追尋?
朱珏瑾

2003年,那絕望又冰冷的縱身一躍,帶着孤獨的翅膀,搖擺在平靜與劇烈之間,終破碎成一抹我們再也無法抓住的紅,隨風而去。

就在距離文華東方不遠,從皇后大道中沿陡峭的斜坡而上,走到下亞厘畢道與雲咸街交匯處,那棟超過100年——現已改為藝穗會和外國記者會——的紅白磚建築,幾經戰亂,仍帶着未曾褪色的姿態立於此地。

眼前的景致長久以來似乎並沒有太大變化,仿佛前一天,《金枝玉葉》中女扮男裝的袁詠儀才試完音從那扇木門走出來。再之後,她遇見了讓她睜開眼就會毫不猶豫去愛的人,更有了那句經典的急口令——

「麥當娜約咗麥當雄去麥當勞道嗰間麥當勞食麥皮撈當歸。」

電影《金枝玉葉》擷圖

這是1994年的香港,盛極一時的繁榮下早已暗流湧動,蘊含着風暴的種子。經濟支柱的轉變,讓更多本就不被看見的人愈發跌入塵埃。一群人的成功倚靠的是另一群人的失敗,而那另一群人的頭頂上仍漂浮着無數個被編織出的夢幻泡影。這是1994年的香港,三年後即將到來的歷史性時刻,為無名的躁動加進了不可調和的焦慮。是全民的盛宴抑或最後的晚餐?我只看見他坐在鋼琴前輕輕地唱——

「這一生也在進取,這分鐘卻掛念誰」

電影《金枝玉葉》擷圖

無論是向後望還是向前看,「進取」都是一劑永不失效的強心針。太多「必需品」先於你被創造,蟄伏在必經的道路上等待着你。容不得遲疑——因為不會有思考的餘裕。每個人都是「進取」的囚徒,心甘情願為並不存在的幻象服務,輕易就奉獻出自己唯一的人生。可是——

「好光陰似幻似虛,誰明人生樂趣」

在這歡樂比空氣更稀薄的社會裏,有沒有問過自己,撇開時代的裹挾,跳出齒輪式的集體狂歡,到底什麼才是「最基本的需要」?

22年前,林夕為張國榮寫下這首《追》,無論是寫張,還是寫自己,都在歌聲中越過生活,去到了比腳下的日子更遠的地方。歌詞中不可失去的「你」是誰?我想它可以是所愛之人,所念之事,但根本,是心中那團熊熊燃燒的烈火,是到最後無論成功或失敗都不再重要的激情,是沉睡着都會笑的滿足。

時代的風刮過又散,新鮮事眨眼便是舊聞。燈光總會熄滅的,煙雲居無定所。22年後,歌聲留在原地,人已不知所蹤。在似幻似虛的風光中,誰是你睜開眼就會奮不顧身去愛的那個人,什麼是你真正渴望的追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