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SA無名英雌.影後感】新特首一小步 香港一大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筆者看了《NASA無名英雌》這套電影,電影背景是60年代初美國政府仍然推行種族隔離政策(segregation policy)的時代,而故事骨幹圍繞着三位黑人女性數學家在工作崗位和日常生活所遇上的種種不平等待遇。在白人主導的社會,有色人種包括黑人只會被視為二等公民,難以在社會出人頭地,但故事結果竟然是三位黑人女性數學家能夠排除萬難,最終脫穎而出,成為NASA的英雌。

三位NASA女數學家的故事被拍成電影。(互聯網)

【編按:以下內容含劇透,勇敢的人請繼續閱讀,逃生門在此。】

三位女主角的戲份以Taraji P. Henson 飾演的Katherine Goble Johnson為主,在電影中,她是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NASA)的計算員。由於NASA的主要部門Space Task Group(STG) 需要一位認識「解釋幾何」的計算員,因此,Katherine被調至這新部門工作。

Katherine第一天到達新工作崗位時已被白人同事歧視和排擠,例如,當她首次進入新寫字樓時已被白人同事誤會為清潔女工、白人同事在她的咖啡壼貼上「有色人種」(coloured) 的字眼、上司輕視她的工作能力等等。然而,在這充滿歧視和敵意的工作環境下,Katherine仍然努力工作,最終得到由Kevin Costner飾演的STG主管 Al Harrison的欣賞,委以重任,遂成功幫助NASA完成美國太空人駕駛太空船環繞地球的首次任務。

其他兩位女主角, Dorothy Vaughan和 Mary Jackson,也有類似Katherine的遭遇,於工作崗位和晉升方面均遇到阻礙,但她們的優秀工作表現最終獲得上司認同,分别成為 NASA的IBM部門主管和首位女性工程師,這種勵志故事的確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

誠然,在逆境中仍能夠創一番事業是值得現時所有人學習的,但在整部電影中,筆者感受最深的環節卻是當STG主管Al知道Katherine每天均要跑回以前工作的寫字樓,使用NASA基地的唯一「有色人種洗手間」後,他竟然走到這洗手間門前,拆去寫着「有色人種洗手間」的指示牌,Al 並對當時在場的同事說:「再沒有有色人種的洗手間了(no more coloured restroom) 。」

以上的情境看來只是故事中的小環節,但意義卻非常重大。雖然Al 是NASA的高級管理層,但在種族隔離政策下,他無需為了Katherine去拆除「有色人種洗手間」這指示牌,因為這可能招至其他白人同事的批評或甚至更高級的管理層人員向他採取行動,但Al 沒有考慮這些因素,他很快便採取行動,把這間充滿種族歧視的洗手間指示牌拆去,為消除NASA基地內的不平等狀況行出一小步。

看見Al的行動,筆者不禁想起美國太空人岩士唐首次踏足月球土壤時説出的兩句話: 「這是個人的一小步,亦是人類的一個大躍進 (That' 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岩士唐的一小步標誌着人類最終在太空發展計劃獲得重要成果,而Al的一小步也有異曲同工之妙,種族隔離政策是不會永久存在,社會不公的問題是會有人出手解決的。

講回香港,現時市民最需要的是下任特首為香港踏出一小步,這一小步可能是頗卑微,例如,不要繼續撕裂社會、不要破壞香港核心價值、不要做奴才等等。綜觀幾位特首候選人,誰肯為市民踏出這一小步,答案是非常清楚的。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