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榮X王家衛.阿飛正傳】你我會記住這一分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60年4月16日下午3點之前的1分鐘,你跟我在一起,因為你我會記得那一分鐘。
《阿飛正傳》

「一分鐘的朋友」是《阿飛正傳》的經典一幕。(設計圖片/電影擷圖)

不幸的是,2003年4月1日,這一天我們也永遠不會忘記,亦永遠無法忘記。

世上有一種鳥是沒有腳的,牠只能夠一直的飛呀飛,飛得累了就睡在風裡,這種鳥一輩子才下地一次,那一次就是死亡的時候。
《阿飛正傳》

慶幸的是,這隻雀仔雖然不在了,但牠翱翔天際所綻光芒,卻是永恆不朽的,不論多少年,還是風繼續吹。

《阿飛正傳》,既是張國榮首度封為影帝之作,王家衛亦憑此首度贏得最佳導演,它更被評為「十大香港電影」的第一位;如斯獎項滿身,充份證明它是香港電影史經典。

張國榮的旭仔角色,不單是電影界的經典,也是香港「阿飛」的經典。箇中放蕩不羈之餘,又是充滿魅力,相信除他以外,其他人都難以駕馭,也難以演得來。俗語所謂「有型」,旭仔就是人辦典範,絕非其他「臭飛」可以比擬!相對而言,同片略顯稚氣的張學友和劉德華,皆被張國榮的光芒淹沒吞噬!據說,王家衛的最初打算,乃僅找張國榮客串;可是,當發現他演出精湛,就竟連男主角也交由他演,可見張國榮實在何其出色!

事實上,《阿飛正傳》的許多經典畫面,沒有張國榮是不成的。由第一幕與張曼玉合演的「一分鐘」經典,張國榮的每一句對白、每一個眼神、每一個動作,那漫不經心而又高傲自負的演繹,短短一會兒便將「阿飛」的愛情表現得淋漓盡致。緊接著與潘迪華合演的母子情,特別是張國榮對潘情夫展露的叛逆激情,包括用鎚敲破洗手盤一幕,更將旭仔精神層次大大昇華。而緊接與劉嘉玲的耳環傳情,則是又一經典調情情節,張國榮馬上演回愛情「阿飛」,他在鏡頭前佻皮搖著一隻耳環說:「我在下面等你」,試問誰又能夠拒絕?這就是旭仔的魅力,這就是張國榮的旭仔的魅力。筆者且不將每一幕都全盤盡錄了,始終《阿飛正傳》的經典場面實在太多,倒不如交由觀眾慢慢細心品嚐;說到底,張國榮的魅力,本就難以筆墨形容!

當然,沒有王家衛的導演與編劇,也就沒有《阿飛正傳》旭仔一角。王家衛曾表示,本片是先有一個原始構想,然後才一邊拍一邊寫劇本。某程度上,這是匪夷所思的,電影開拍怎能心中無譜?一眾演員豈不無所適從?然而,當明白到《阿飛正傳》從頭到尾的核心就是描寫「阿飛」,故事大綱其實已經不再重要,特別是交由張國榮此等天才演員飾演。最佳例子,莫如張國榮對鏡獨舞的經典場面(又是經典!),其中所呈現出的自我陶醉,正是阿飛的完美折射;這個神來之筆,又豈須甚麼故事情節配合?其餘都是錦上添花。

張國榮對鏡獨舞的一段同樣經典。(電影擷圖)

的確,《阿飛正傳》其實更似文藝片而非劇情片,描寫性重於故事性,自然較難訴諸普羅大眾。資料顯示,當年電影票房非常慘淡,甚至不足補償拍攝開支,意味投資者都虧盡大本。還好,如前所述,電影贏盡口碑,即使叫好不叫座,也奠定了張國榮的影帝地位,亦奠定了王家衛的超然地位,收穫絕非可以金錢衡量。尤其對於後者來說,《阿飛正傳》只是王家衛親自執導的第二齣電影,與第一部仍帶不輕劇情片味道的《旺角卡門》不同,本片的文藝感覺無疑濃烈得多,他也藉此確立往後高格調文藝片路線。由劇情節奏、用鏡、構圖、色彩、以至對白等等,王家衛模式都由《阿飛正傳》開始逐漸成形。

可是,話說回來,雖然電影的風頭都被張國榮一角蓋過,惟卻不代表其餘角色及劇情等皆不值一談。《阿飛正傳》的經典之處,還在於故事意味深長,甚至是跨時代的;來到今天,儘管電影原意或不再適用,惟好些內容仍然切合當下香港。

《阿飛正傳》的「阿飛」,正是一個為求答案不顧一切的人。基於自己被收養的原罪,旭仔選擇透過自甘墮落的態度,來倒逼養母坦白生母過去。旭仔的扭曲性格,好像全世界都虧欠他般,就是相關童年陰影所致。套諸今日視角的話,不務正業、風流成性的旭仔,豈不就是一名啃老廢青!他目空一切、過度膨脹的自我人格,不單苦了養母,母子二人一輩子都處敵對關係,就連終於找到生母,也因她不願接見,旭仔亦恨心地不讓她看見自己的臉......旭仔處世不恭的態度,亦容易傷害到身邊的人,由兩位母親、到他戀人,以至戀人的戀人皆然。其實,在旭仔痛恨世界的同時,他的所作所為,豈不同樣惹來世界痛恨他呢?

然而,旭仔雖則利己至上,缺乏利他精神,但至少,他卻未致主動害他,他人受害不過是「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例如:旭仔本來願與蘇麗珍(張曼玉飾)一起,不過卻自感不能結婚而不得不退出,而他也從沒忘記「一分鐘」;旭仔也願與咪咪(劉嘉玲飾)一起,不過因為要尋找生母而不得不留她在港;而最後,旭仔亦對捨身救他的超仔(劉德華飾)說:「早已著你離開了,不過你卻跟著我」;至於好友歪仔(張學友飾),旭仔對他暗戀咪咪亦無表示不可,還贈他價值不菲的心儀轎車--不論旭仔是否希望歪仔接捧所有,惟都幫助了歪仔(變賣車子)去表現他對咪咪的無條件的愛,儘管這可能僅僅換來片刻感動。

電影以旭仔死亡作結,並呼應了「無腳雀仔」一句,因為到了垂死一刻,旭仔方始頓悟一切。當時,旭仔問超仔,是否知道「無腳雀仔」?全片一直服膺現實並壓抑情感--既因應外在環境而選擇當差及行船,亦沒向蘇麗珍表白--的超仔,則劈頭地說「無腳雀仔」只能用來騙人,還質問旭仔哪裡像鳥,反之僅像一個垃圾堆的醉酒漢!無疑,這是一個現實主義者對浪漫主義者的當頭棒喝。旭仔當時反駁說,自己有機會飛,不過到時你別自卑;很可能,這只是旭仔臨終前的自尊捍衛罷了。

到了垂死一刻,旭仔方始頓悟一切。(電影擷圖)

畢竟,來到電影最後,旭仔在旁白說:

以前,以為有一種雀,一開始飛便會飛到死才落地,其實牠甚麼地方也沒有去,那隻雀一開始便已經死了。

一來,雀鳥出生呱呱墜地一刻,難道就懂得飛?二來,一隻雀鳥真箇可以睡在風裡,難道牠可停止拍翼?旭仔倘沒養母資助,早就餓死了或摔死了!旭仔雖令女人神魂顛倒,並主導著與女人的關係,但最終在現實面前,他還是一敗塗地。「無腳雀仔」的說法,後面其實都有注腳,絕對不能遺忘過去。就如另一經典對白:「做人無夢想,跟鹹魚有何分別!」這毫無疑問是對的,惟其注腳也恐怕是:「做人不顧現實,則必然變成鹹魚!」

事實上,《阿飛正傳》就是一齣浪漫的悲劇——集合了「一分鐘」的浪漫與「無腳雀仔」的悲劇。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