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是我.影評】金像獎後 重新評估惠英紅與陳家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芸芸得獎影片中,我始終認為《幸運是我》是最被低估的一部。

惠英紅憑此片得了最佳女主角,似乎並沒有太大爭議,但稍為可惜的是,另一邊廂也沒有引起大家對《幸運是我》有重新的討論與重估。

惠英紅今次演出最大的優點,是她的節約與克制,在這一點上導演羅耀輝絕對是應記一功的。

再者,主演的陳家樂更是值得表揚,沒有他的超水準演出也就沒有戲中他與惠英紅火花四濺的交流互動。

優秀的銀幕演出,從來都不能單獨地存在,沒有各個幕後部門的配合,以及其他幕前演員的映襯,再好的演員也難以全面發揮。

惠英紅希望透過《幸運是我》讓大家更加了解腦退化症的病人。(電影《幸運是我》劇照)

《幸運是我》不像《樹大招風》般有傳奇人物故事作藍本及有緊張逼人的連場懸疑場面,也不似《一念無明》有深刻沉重的主題和風格強烈的拍攝處理,這大概是《幸運是我》會被忽視的原因。但它的簡樸日常、恰到好處的人情描寫與關懷,正正就是它最傑出的地方。電影寫惠英紅飾演的芬姨患上腦退化症,即老人癡呆,獨居的她不但會記不住現在與過去的各種事情,而且長遠來說她還會喪失自理能力。故事中芬姨碰巧遇上了做廚房的旭(陳家樂飾),誤打誤撞之下旭不但成為芬姨的房客,還跟她建立起一段猶如母子般的深厚感情。

寫病患人士與精神有問題的人物,其中一個最常見的方向(或窠臼)就是強調他們的痛苦與絕望,由此烘托出一種可憐復可悲的感情。在我看來,《一念無明》中金燕玲飾演的母親就是依循了這個寫法。她在戲中身患重疾,夜裏劇痛難當的時候只能呼喊,見到苦心跑來照顧他的兒子時也只會氣急敗壞地向他謾罵發脾氣。金燕玲在戲中是一個相當無望的角色。她不幸了大半生,嫁了一個自己不愛而且跑掉的老公,她偏愛的小兒子早就移民到美國安居發展,不會再理自己那個不堪的家庭,當下她的病也不會有康復的一天,只能日復日地趟在床上受苦。金燕玲的演出完全能夠表現出母親那種可以教人意志與精神都癱瘓的歇斯底里、恐懼和絕望。但我認為這樣去寫一個病患人士不見得特別高明。《一念無明》裏的母親,從角色上來說絕不複雜,也沒有許多值得細嚼的地方。

相反,我很欣賞《幸運是我》裏的芬姨。芬姨雖然面對同樣不能治癒的腦退化症,但編導卻從來沒有將她的處境看成是黑暗一片或人生中只剩下受苦與絕望。在電影後段,我們見到芬姨仍有能力去關心別人,去愛與自己最親近的人。電影也安排了芬姨做一個畫畫天才,電影後段旭就帶了她到社區中心學畫,而電影最後一幕也是芬姨正在繪畫旭的側面。寫芬姨能夠用藝術表達自己的心情,令人感覺到她眼中也不是只有灰暗一片。

《幸運是我》的男主角陳家樂近年有不少電影演出的嘗試,但都不大成功,很多時給人留下的印象不過是一個外形俊俏的青年,但論演技就有點乏善足陳。陳家樂今次演的陳介旭是一個從廣州來港的男生,母親剛逝而父親又不想認他做兒子,生活過得艱難潦倒,他能找到的也大概只有廚房工而已。旭這個角色起初的時候並不太討好,他脾氣有點暴躁,對老闆娘與女朋友的嘮叨都相當不耐煩,更會兇惡地把她們罵走。旭最初見到芬姨在街市手忙腳亂,他會上前幫手也只是片刻的好心善意,後來他與芬姨相處日久,也時常會忍不住對芬姨反唇相譏。甚至旭之所以會再去找芬姨,想租住她的唐樓,也不過是因為他急需要住址證明來找工作。所以,旭本身是一個有點小滑頭的人,而他在最開始的時候也沒有好心到能無條件照顧芬姨。旭有想過丟下芬姨跑了就算,一個有腦退化症的病人對這個吊兒郎當的男生來說,實在是太大的責任了。陳家樂能夠演繹出旭這些比較不討好的壞個性與壞脾氣,及至他後來徘徊於要不要照顧芬姨起居生活的猶豫抉擇。如果旭這個角色沒有這種心理上的漸次演變或陳家樂演繹稍遜的話,整部電影也就必會大為失色。

【編按:文章原載《01周報》。原題:「《幸運是我》值得關注」,本博文題目由博評編輯所擬。】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