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阿莫被告.來稿】「爛Gag」評論 品味低劣的二次創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的網絡紅人「谷阿莫」傳出因涉嫌侵權而遭起訴侵權。

谷阿莫亦發佈影片回應,指自己的「X 分鐘看完電影」的系列,符合「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在網絡上的適用」,並指自己的系列達到「評論、解說、生態研究、心得教學和新聞報導的效果」云云,更反問:「不會有人覺得看了十分之一到百分之一的原著作內容,就真的覺得自己看完了原著了吧?」

媒體評論人溫朗東撰文寫出為什麼沒有辧法欣賞「谷阿莫」,當中一句「谷阿莫的問題不是在於侵權,而是品味低劣」,實在是點出了重點。(谷阿莫FB)

相關文章:溫朗東:他的問題不在侵權 而是品味低劣

文:Ray Leung

我不清楚一般網民怎樣評價事件;不過不少媒體人或評論人,都並沒有特別同情谷阿莫。其中媒體評論人溫朗東,更撰文寫出為什麼沒有辧法欣賞「谷阿莫」。當中一句「谷阿莫的問題不是在於侵權,而是品味低劣」,實在是點出了重點。

品味關係到美學。說一個人「品味低劣」,就是認為這個人的美學觀念低劣,不知何謂「美」,又或對「美」的定義狹隘。而作為一個具有文化修養的人而言,或作為一個與所謂文化產品有密切關係的人而言,被評為「品味低劣」我會認為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

而為什麼「谷阿莫」會被評為「品味低劣」?問題在於他如何面對他聲稱自己在「評論」或「解說」的對象上。正如楊照在 2015 年已寫到,「谷阿莫」所用的形式,只適合處理爛片。然而,「谷阿莫」在製作「X 分鐘看完電影」時,卻是一個「無差別」處理。於他而言,每一部電影都可以是「X 分鐘看完電影」的對象,而儘管他聲稱沒有利用這些短片賺錢,然而其間接產生的知名度、關注率、品牌效應等等,在「Attention Economy」主導經濟的當下,其實已是一種有形的利益。因而,在我所看過的部份「X 分鐘看完電影」的短片中,可以明顯看出「谷阿莫」在其所謂的評論中,更大程度是考慮哪種說法最能變成「梗」( Gag ) 或笑話,而非電影作品本身的優劣。

這正正就是「品味低劣」的表現。「谷阿莫」並沒有從「美學」角度去評論電影或電視劇。他的所謂「評論」,就是從那些內容中找出能夠創作的「梗」並挪為己用。然而他卻打著「看完電影」之旗號,給予觀看短片的觀眾一種「娛樂」、一種「解說」。這種「評論」,用於那些內容空洞,手法老套或落後的電影時,無疑是一種有趣的戲仿。因為對象本身內容空洞,使得它成為了一個很好的戲謔材料。但當這種手法用於本身具備相當內容,具有藝術水平的作品時,則成為了一種品味低劣的「二次創作」。

為什麼「谷阿莫」會被評為「品味低劣」?問題在於他如何面對他聲稱自己在「評論」或「解說」的對象上。(谷阿莫短片截圖)

這之所以被視為品味低劣,不止是因為這麼做忽視了原創者所想表達的訊息與及藝術追求;同時,也是因為這麼做,是強行以一套淺薄粗疏的美學觀念,加諸追求另一種美學的作品之上。那就如同走進一家意大利餐廳,說他們的 croissant 不好吃一樣。在此必須強調,戲謔式的二次創作並不是品味低劣的主要原因;戲謔本身亦可以是具備娛樂性與認真的創作。「谷阿莫」最大的問題是,那些戲謔與「評論」,與一般「爛片」一樣內容空洞,假借很多既有的偏見,或略帶 bitchy 的語調來達到喜感。而以此方式「一視同仁」地對待所有電影,實在有欠公允,亦顯示出「谷阿莫」本身的文化修養水平。

品味,是有關一個人選擇事物的感受能力。這與一個人能接觸什麼事物息息相關,亦即與一個人的社會地位高低有所關連。是以在社會越趨民粹的今天,提出一個備受歡迎的網絡紅人「品味低劣」,著實不是易事,因為那會被視為支持「菁英主義」。在此我對溫朗東能直指「谷阿莫」品味低劣,實在由衷地敬佩。

品味不見得與社會地位的高低有任何因果關係。君不見很多富豪的品味是如何教人失笑(俵俵者當然有當下美國總統的 Trump Tower 內的「金電梯」)?可見品味者,與貧富或社會地位沒有必然的關係。品味是一種修養的表現。而修養卻是需要時間與努力去累積,並且修煉出敏銳的觸覺。而那並不是單憑金錢可以達到的。

這也許正是「谷阿莫」的最大問題:在那麼多的「X 分鐘看完電影」短片中,觀眾根本看不到他有任何修養上的提升。觀看「谷阿莫」並不會讓自己提高感受不同事物與情感的能力;相反,那只會使觀眾更無法欣賞不同美學。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