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評】衛蘭《一格格》:音樂風格不再被定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很多樂迷都懷念衛蘭當年一首首經典情歌,但其實在這「愛情三部曲」之中,已看到 Janice 擴展自己音樂版圖的意向。
閱評流

(《一格格》MV截圖)

2017 年過了不到一半,就有媒體推出 2018 年的請假攻略?無他,因為是想早著先機,預先計劃下一段的旅程,行萬里路勝過讀萬卷書。不過,出外旅遊已不再是一群人的活動。近年「獨遊」此風不斷長,更勝團遊,不只是因為「獨男獨女」充斥社會,而是人們開始拾回,自己的那份率性:喜歡去哪就去哪,看見甚麼吃甚麼,不必再顧慮別人的感受、習慣,過真正自由自在的日子,即使數日也好。需知道,我們在平日已吃盡客人上司的苦頭,若再嚥下同行者的怒火,這趟旅行尚算開心?

當然,獨遊的原因當不只是流於這層面,也有人是以旅遊散心,遠離是非之地,在陌生的地方中尋回自己,就似在《一格格》中的衛蘭。在經過察覺對方有第三者、想敲穿對方門口的《驗傷》和遇上對方和第三者那《天敵》的一份不屑後,衛蘭終派上《一格格》此全新歌曲,作為這「愛情三部曲」的休止符。在陳詠謙的歌詞世界中, Janice 不再是舊日那個被情所困的苦情女子,因為她在《天敵》中已看透,知道自己不再需要因為往日不懂珍惜自己的他而沉溺在悲傷之中。相反, Janice 離開了那片煩擾之地,在異域自在散心。那份興奮,在歌詞中的第一句就能看到:

每次上機都幻想
誰帶我遠飛找夢鄉
談情令我心癢癢
期待著 甚麼人 會遇上

當然為求押韻,這裡用上了倒裝之法 (好了,小弟知道這不是一堂修辭學課,哈哈) 。

在著陸之後,歌詞中的 Janice ,並不是如一般旅客般跑景點搶名牌貨,她更是放慢腳步,觀花賞草,眼中滿是當地人的活動,聊聊天,喝咖啡,看看小說,當然還盼望在不經意之中,遇上那位「右先生」,邊看邊走,邊走邊找,邊找邊拍。是的,是用相機拍下一幀幀的照片,但不是「相機食先」的一種,而是那盡收眼簾的絕美風景,將之拍成「一格格」的照片,凝著時間,將感覺定格。不過,副歌一段的歌詞,卻被一眾樂迷口諸筆伐,指其既中又英,感覺奇怪。不過,如果以新詩的角度品味,忽感到一抹來自幻想的甜美。因為在這組「纏住吻住」的歌詞中,感到歌中的 Janice ,在異地中不論是吹著風、置身花海中、在藝術館中品味詩畫,還是在咖啡室中吃著那 Cream Cheese ,都憧憬著下個他的來臨,加上衛蘭那充滿甜蜜的溫婉聲線,聽起來實有那份被愛情包圍的感覺,即使只是來自想像(好似好毒)。

(《一格格》MV截圖)

除了換上了陳詠謙主理歌詞外,這《一格格》的製作班底亦不同於《驗傷》和《天敵》,故感覺亦大為不同。《驗傷》中的 Janice ,仍在那發現第三者後的歇斯底里之中,所以 Randy Chow 以港式情歌編排亦屬正常;褚鎮東的 R&B 編排亦帶出《天敵》中 Janice 發覺情敵根本不外如是、對舊情人的感覺亦已褪色的味道;而在今次這《一格格》中, Fergus Chow 和陳子龍更是用上了爵士的曲風, Janice 在旅程中的冀盼和俏皮,旋即呈現樂迷耳中。

很多樂迷都懷念衛蘭當年一首首經典情歌,但其實在這「愛情三部曲」之中,已看到 Janice 擴展自己音樂版圖的意向。不但在編曲上用上了三種不同的曲風,在唱腔上, Janice 亦有所改變,聲線雖然依舊甜美,但不再盲目挑戰音域,不用力歇聲嘶、唱得青筋暴現,就能將爵士樂的懶洋洋送給樂迷,讓他們放鬆,難怪揚言不愛這份歌詞的網友,也愛上這首歌,更指 Janice 就如「鷲哥」吳岱融拯救爛透的電視劇一樣,在這首《一格格》中力挽狂瀾。

不過,再美好的旅程,也有完結的一日,

然後我登機 就此完
懷念著 甚麼人 我遇上

幸好 Janice 有了手中的相機,將回憶「一格格」地定格,亦期待自己能像相機一樣,能將戀愛對焦、捕捉、定格。不過,她的音樂風格,決不會再因任何人、任何意見,規限在 X 尺乘 X 吋的方格之中,以行動改變一般樂迷對廣東歌一成不變的錯誤印象。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