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絲的真男神——句句夭心夭肺的林敏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華麗的八、九十年代似乎甩一甩手就過去,群星拱照的八、九十年代真是今夜星光燦爛。渴望能像《午夜巴黎》一樣穿梭回去這一不切實際的幻想還是安放枕頭底就好了,否則都要送我去精神病院。

趁現在還算可以掹車邊看到大紅明星偶像訖站著在幕前走來走去,還真可以滿懷感激感謝上帝。這次我所說的是搞鬼抵死「真.男神」:林敏驄。

上帝叫 (我參選)。
林鄭月娥

這個梗林敏驄比林鄭還要早玩幾年,當年他已經說是

耶穌叫(他製作精選大碟)。
林敏驄

詞的意境 vs 人的心態:三種心態、三個階段

出生在被林夕和 Wyman 割據的天下,偶有遇到周耀輝。滾滾紅塵之下我這種聽陳奕迅、楊千嬅和容祖兒渡過青春期的老青年;不追著聽 Supper Moment 裝年輕卻反而日日老歌伴星河?全賴一個林敏驄!

年紀小的時候,比較喜歡 Wyman。七情六欲來得洶湧,陣痛強烈愛得痴迷,愛你狠你徹徹底底二元劃分,你掉低我麼?沒關係喔,我回去以後就會「活得比你好」。後來,成熟了害怕對峙,便慢慢愛上林夕;因為情情愛愛總帶點半點虛空寂寥。那些解決不到的問題,害人半死的苦戀?我還是心甘情願的當一個小受,你就虐待我吧。「如害怕煩惱,為何期望太高」的自我安慰又或是「曾共你一起,即使毫無好處,起碼能回味那邊臉被吻」的自憐都一樣陪我長大。

Wyman 在我心裡是衫褲鞋襪都可以觸景傷情的狠心情長劍,字里行間有畫有面直白尖酸還加一點刻薄。而林夕的虛空幽怨像是東南西北春夏秋冬,叫人悲從中來卻又淡如絲煙抓不住半分。然而年歲漸長,才明白回望過去時讓你句句夭心夭肺的,卻是一直站在原地等著大家的林敏驄。

一個人能大情大性大癲大肺,他才能夠 sad 夠 blue 夠 down 寫出悲從中來的故事。(資料圖片)

才子要24小時保持詞人形象?我說就是因為他夠搞笑心底裡才夠愁緒夠抑鬱!

我是這樣的認為:一個人能大情大性大癲大肺,他才能夠 sad 夠 blue 夠 down 寫出悲從中來的故事。你看到他無里頭搞笑古靈精怪麼?你以為林敏驄只不過是「蘇格蘭場非工業用國際線路自動溶雪十六嘩佬風油太垂直升降大包圍連擂射彩色洗衣乾衣腐蝕性氣墊毛筆一枝」?

少年,你真是太年輕。

某日大台某個音樂節目,杜麗莎唱《假如》時身邊就有個彈住支 Ibanez 的林敏驄。後來我發現,他的歌他的詞開來就像一場又一場踏著七色彩雲而來的都市愛情神話;每首歌的愛都滿到瀉。

以前的年代迷人的原因因為科技沒那麼發達,什麼都真真實實無花無假。九十年代還特別流行個性派,各人努力做自己。林敏驄在一訪問中說到起當年不流行歌手插手改詞改句,那麼我們聽到的其實就是第一手原版。他整世人的感情就坦蕩蕩的在你耳邊,好像他說他搭船時寫一句「只要我一息尚存」或是他自己唱一句「傷心地掛念掛念你 Wo Wo 傷心地 在流著情淚 Wo」。我們用一首歌吃下一份人家用真心較勁過的愛情故事,有賺了吧!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說他人看不穿

就連余春嬌都唱《當我想起你》。

陳百強唱的時候情深深,林敏驄自己一唱就滄海桑田;歷練來的!如果不是愛過死去活來身經百戰,又如何單憑字詞灑出深情。林敏驄叫人感受最深是歌裡的刻骨和真實感,現代都市的愛情故事的甜酸苦辣都有齊了,便經得起時間考驗。

林敏驄填詞玩了五年就停下來,玩夠後寫了不少搞鬼得意之作,包括他與老死鍾鎮濤去布吉旅行時寫的《非洲黑森林寫真一日遊》,與《淚之旅》和《香腸.蚊帳.機關槍》組成鬼馬三部曲,當中《淚之旅》語帶雙關中間飛出一句:「無奈我卻不舉手中汽水」。

結尾給大家送來正經八百愛而不能的兩首小情歌:

煤氣燈不禁影照街裏一對蚯蚓 照過以兩心相親一對小情人
沉默以擁吻抵抗一切的冰與冷 晚意借北風輕輕的飄起長長裙
多溫馨(心裏) 風中那笑聲(淌淚)

《夢伴》

假如  真的要我跟你分別 請求 不要讓我知道

假如 乾了淚水中的雙眼 可否 不再剩下我不顧

《假如》

最後,推薦 youtube 上面的「冇有線電視台」,翻兜這些年來有的沒有都市愛情故事吧。

最後最後,林敏驄演唱會有無扼手位?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