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迷城.影評】暗黑化會否成為湯告魯斯最不堪回首的黑歷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沒想到大家都不留情面,《盜墓迷城》(The Mummy,2017)最新的reboot版一出,只見一片口誅筆伐,IndieWire的影評人甚至狠批謂這是湯告魯斯最差的作品

'The Mummy’ Is The Worst Tom Cruise Movie Ever
IndieWire

實在有點嚴苛,不過細想起來,這句話也是事實,雖然觀眾對湯告魯斯的感情日益冷淡,但他三十多年演藝生涯中確實沒拍過幾部真正的爛片,本片稍欠水準,可能已經是他最差的表現了。真正值得關注、表示失望的,是環球影業(Universal Pictures)這次操盤製作「暗黑電影世界」(Dark Universe)的劇本和策略;湯告魯斯既已獻身這場暗黑復活大計,唯有寄望將來的作品不會未算低吧。

一般觀眾認識的《盜墓迷城》,多是1999—2008年的三部曲,與及應運而生的《蠍子王傳奇》系列,其實銀幕上的木乃伊傳奇可回溯至三十年代的《千歲人魔》(The Mummy,1932),波里士嘉洛夫(Boris Karloff)飾演的木乃伊才是真正不朽的恐怖傳奇,蠍子王由奸角轉成另類英雄是今人的創造了。三四十年代的環球影業長於拍攝恐怖片,《僵屍誌異》(Dracula,1931)、《攝青鬼》(The Invisible Man,1933)、《豺狼精》(The Wolf Man,1941)、《黑湖妖》(Creature from the Black Lagoon,1954)等都是叫好叫座的作品(當年的粵語譯名很過癮),而且那都不是只求嚇人的低俗影片,特別是兩集《科學怪人》(Frankenstein,1931)和《科學怪人的新婦》(Bride of Frankenstein,1935),詩意的氛圍直達電影藝術的殿堂,至今仍是影史上的重要傑作。近二三十年來的重拍版本,特技出色,就欠了人情味了。

上一代銀幕木乃伊回歸塵土「屍骨未寒」,今年又被環球影業重掘,原因很簡單,「眼紅」而已——漫威(Marvel)與DC兩大漫畫公司的超級英雄改編出來的電影系列賺個盤滿砵滿,另一邊廂傳奇影業牽出哥斯拉與金剛為首的怪獸電影世界(MonsterVerse)也聲勢不小,環球影業雖然近年憑《狂野時速》(The Fast and the Furious)系列大賺鈔票,畢竟不想落後於人,急急就想到以自家恐怖品牌對抗。

湯告魯斯已獻身這場「暗黑電影世界」的復活大計。(電影截圖)

不過這並非「復古」,而是重新創作的拼湊,消息一出,其實看好者不多,畢竟超級英雄與怪獸王在各自的創作歷史中都習慣了在同一時空大亂鬥,故事互相交織,科學怪人與埃及妖物等卻來自互不相干的源頭,要放在現今的時代背景再聯合發展,必先有很厲害的劇本才行。試看看荷里活近年許多crossover系列,像《鬼王再生》(Freddy vs. Jason,2003)和《異獸戰》(Alien vs. Predator,2004),都是令人相當失望的作品;《搞乜鬼奪命雜作》(Scary Movie,2000)和《屍營旅舍》(The Cabin in the Woods,2012)沒有那麼尷尬,全因其走戲謔路線,也沒算發展成「系列作」的野心。單部的混戰與長遠的續篇,規劃起來自然不同。

環球影業這場豪賭犯了不少大錯。《盜墓迷城》雖然不濟,但未至於看不下去,然而以此作為系列作的開篇,無疑是極不吸引,令人質疑以後是否能夠逆轉,拍成完整的世界觀。以下幾點,相信大家都會同意︰

一、最最最最重要的,始終是人物。漫威電影世界由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的《鐵甲奇俠》(Iron Man,2008)帶起,DC電影世界到姬嘉鐸(Gal Gadot)的《神奇女俠》(Wonder Woman,2017)終見起色,這是後者學步花了十年才明白的教訓,環球理應旁觀者清,結果卻是強差人意。湯告魯斯真的不適合演既自私自利復心地善良的兩面人(這套戲的男男女女都各有「暗黑」一面,說不定就是整個暗黑電影系列的角色取向),正如他可以演以暴易暴的「烈探」(Jack Reacher),但烈探強烈的正義感始終蓋過脫離建制的叛逆。事實上,按照劇本的寫法,這角色愛說床上笑話(女主角一出場就與她爭論「持久力」問題),後來被妖法所迷一腦子幻覺,半部戲都在「鬼上身」的狀態,如果以幽默的方式來演,可能會是個挺有趣的反英雄,如近年冒起的基斯柏特(Chris Pratt )就很擅長演這類角色,湯告魯斯始終太嚴肅了,結果仍是個情深闖地獄的英雄。環球不欲重覆上一代《盜墓迷城》(The Mummy,1999)主角班頓費沙(Brendan Fraser)談笑風生破驚險的風格,這是對的,但現在性格模糊的處理可更尷尬了。

荷里活近年許多crossover系列,像《鬼王再生》(上)和《異獸戰》(下)都是令人相當失望的作品。(電影劇照)

二、也是角色問題。要建立完整的電影宇宙,當然要有宏大的世界觀,串連的角色也很重要,環球未重拍《鬼醫》(Dr. Jekyll and Mr. Hyde,1931),就先將重任交托在這角色身上,找來羅素高爾(Russell Crowe)飾演,當然夠份量,但無論是其出場(竟一早在預告片已公開其身份,全無神秘感)、塑造(未深入描述其出身、性格、目的,就刻意要他在影片在正邪兩格轉來轉去,未免著跡得可笑——倘若這角色將來有機會發展獨立故事,也會這樣每五至十分鐘就變身一遍嗎?)、串連作用(究竟這暗黑電影世界會怎麼發展?鬼醫背後的機構是忠是奸?各環球妖物的終極敵人是誰?這些電影都只由他作口述說明,但正如他的基地的不設防兼無美感佈局還有那堆只負責送死的無能手下,一點也不吸引),但缺乏定錨的作用,很難想像將來的故事能圍繞著他擴展啊。

三、還是角色問題。這次環球選擇以女演員做大奸角,既可發揮蘇菲亞寶堤拉(Sofia Boutella)的人氣,也可令影片不那麼「大男人」(相對起來漫威的電影世界一向都很大男人/大細路,女性再獨立也只是配角),這明明是正確的方向,豈料結果完全不是這回事。女主角安娜貝爾禾麗絲(Annabelle Wallis)是挺美的,但在故事中也不過是待救的花瓶而已。蘇菲亞寶堤拉這角色本來可寫得很有霸氣,但想不到回復力量要靠吸男人精氣(那一段太像B級喪屍片了),而只為了復活死神也只能一直跟著湯告魯斯這命定的對象走(一時色誘一時威逼),自己更曾被對方五花大綁,一點大奸角的氣派也沒有。無疑她最後是露了一手沙吞天地的異能,好像很厲害,但這樣又似乎打破了影片的平衡——將來出場的科學怪人、隱形人、狼人等對抗這樣的死神級對手嗎(還是作為同道?),「變身怪醫」一方又能怎樣反擊?這電影世界裡的平民面對妖物滅世的恐懼,又會有怎樣的反應?漫威和DC電影世界都是從回應外星人襲來的威脅而開展故事的(如神盾局的擴張、對超人的審判),環球這暗黑世界又打算怎做呢?

其實環球可參考十多年前二十世紀霍士改編漫畫的電影《奇幻兵團》(The League of Extraordinary Gentlemen,2003),那同樣是串連尼古拉伯爵、隱型人、變身怪醫等著名奇幻角色的電影,片商原本也打算拍成系列作,但結果票房和評價一般,最終沒有成事。雖然如此,我覺得《奇幻兵團》還算過癮刺激,比不文不火的《盜墓迷城》印象更深刻了——畢竟那是辛康納利(Sean Connery)的影壇告別作啊。湯告魯斯當然離退休尚遠,希望這暗黑世界將來能組織得比《奇幻兵團》更有趣、完整吧,現在這《盜墓迷城》不過就是《巫間獵人》(The Last Witch Hunter,2015)那種貨色,包括那暗黑的美指和特技,總言之,很二流。環球下一部暗黑作品就是重拍經典《科學怪人的新婦》了,實在頗為教人擔心呢。

蘇菲亞的木乃伊公主十分搶鏡。(《盜墓迷城》劇照)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