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嫲煩家族2.影評】一齣在父親節看了會眼濕濕感恩的電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比Woody Allen的年紀還要大,山田洋次接近86歲了,近年的產量竟有所提升,跟Woody Allen相若,約可保持住一年完成一齣電影的密度。來到如此年紀,大概可以比較為所欲為。拍過以戰亂作背景的《東京小屋》和《給兒子的安魂曲》,說民族說國家說歷史,之後拍了類似《男人之苦》型的《嫲煩家族》,講家庭講倫常講社會問題,新作《嫲煩家族2》,戲劇性比前一集薄弱,看似只是一件偶發的事件,甚至跟家族成員的關係不太緊密,但我看到最後,竟會眼濕濕,電影公司選擇在父親節前夕開畫,可能有點幫助。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你說是一集處境劇的設定,也不為過。爺爺跟嫲嫲已和好如初,細仔也已經娶了護士女友,一家回復正常,風平浪靜。爭論要點只是子女們不想老父繼續駕駛,怕有危險,也怕出了意外要付上巨額賠償,老父誓死不從。咁都可以拍到兩小時的電影?就係拍到。爺爺的退休生活很寫意,閒來駕駛,接載紅顏知己去高檔餐廳食天婦羅,仲打算換架新車;嫲嫲更開心,整齣電影接近不存在,因為去了北歐觀賞北極光,滿足心願。你以為電影是歌頌日本社會欣欣向榮?鏡頭一轉,爺爺重遇失散多年的高中同學,曾經風光的太子爺,因為生意失敗,妻離子散,獨居陋室,做日曬雨淋地盤工人賺錢糊口。因為,他不肯接受救濟,他想活得有尊嚴,他是一個好人,好人永遠生存得較痛苦。然後,導演大大聲的問了一句:日本這個國家是否想人民工作直到死的一刻?

當然,身為一個香港人,看這齣電影,可能有另一種感受。例如,高中同學租住的單位,雖然殘舊,面積卻比香港一般劏房廣闊,甚至比要用幾百萬買入的新樓樓盤更大;又例如,仲有地盤會請老人家工作,而唔使要個老人家執紙皮,執完仲要被食環署控告無牌小販擺賣;再例如,即使沒有親人願意承擔身後事,政府也以得體的程度去處理喪禮,讓先人平平靜靜行完人生最後一步。可憐地說一句,去到結局,我可能奴性太重,內心的確是冒出了一種想法:咁都要怪個政府?唉,你仲想點吖?

(《嫲煩家族2》劇照)

難免想起自己的爺爺與嫲嫲在生時的往事。每個星期去茶樓等位飲茶,連七月十四都要全家族圍埋做節,那時不太懂珍惜,覺得很煩,到我父親也不在了,才發現要團結一個家族吵吵罵罵,難若登天。這些吵吵罵罵,可能卻是幸福的象徵,是電影中脾氣剛烈的爺爺不斷說出多謝的原因。這個父親節,看了山田洋次的以小見大,真心需要感恩。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