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甩教仔學】阿爸教仔唔使解釋 你服唔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當我要求8歲的阿仔做某些東西時,他總會問我很多問題:

「為何要這樣做?」

「可否解釋一下你要我做的東西是包括什麼及不包括什麼?」

「如果我做了又有什麼好處?做了又有什麼壞處?」

「不做又有什麼後果?」

「為何不可以不做?」

「如果我不這樣方法去做、但會那樣方法去做又為何不可?」

「如果我今日不做、遲一些才做又如何?」

對於以上一連串的問題,我樂意去回答的程度多數都會按我對阿仔的要求有那麼合理而異。作為父親,我當然會說我要阿仔做的每一樣東西都是為他好。但事實是否如此?

當然,在我的各個要求當中一定有些是為他好的。不過,如果我要完全誠實,我不能否認我對阿仔的某些要求未必一定是為他好的,而只是為了自己方便、為了自己免麻煩,為了自己面子。

大家可以想像,那些完全是為阿仔好的東西,我一定是理據十分充足,而且亦理直氣壯。因此,我會很耐心地向阿仔逐點解釋,對他所有的疑問逐一解答,直到他口服心服、樂意做我要求的事為止。在這情況下,無論阿仔或我都滿意,是一個雙贏的局面。

至於那些是為了我自己方便、自己怕麻煩、自己面子而要阿仔做的東西,我自知自己理據不足。就這些東西,我通常會嘗試求其搬些「阿媽係女人」的模糊大原則出來做所為理由。我甚至會嘗試對阿仔說,有些東西根本很難說到有什麼具體理由的。當然,阿仔雖然只有 8 歲,但一點都不笨,大多數時候都不會被我片面之詞「大」到,必定追問下去。

阿仔雖然只有 8 歲,但一點都不笨,大多數時候都不會被我片面之詞「大」到,必定追問下去。(視覺中國)

到了這時候,我唯有濫用父權,以一言九鼎的態度說:

我說是對的就是對,不需解釋,叫你做就做!

阿仔最終都會做我要求他做的事,但他的心是不服的、有時甚至會有些憤怒。我亦會因為覺得阿仔「不聽話」而感到憤怒,但我自知是理虧的。

作為父母,我們不時教小孩做人不要野蠻,做事要講道理,要以德服人。但當我們自己都橫不講理地以權力壓到一切時,我們為小孩究竟給了一個什麼的榜樣?

我自知我不是一個完美的父親,會不斷反思自己的不足,及嘗試不斷改進,盡量為阿仔建立一個好榜樣。至於我們的統治者,他們能否回頭是岸,為社會建立一個「講道理」的好榜樣,不再以「最高權威」姿態無理取鬧地「一言九鼎」?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