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工的青少年檔案】貓咪告訴我,貓咪不開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你看!我的貓咪不開心,我要在家好好的伴着牠。」彤彤認真地說。

我不期然的望向那灰白色的貓兒,牠剛好靜靜的蹲在沙發上,目不轉睛的瞪着我。

「你知否我和貓咪可以作心靈溝通?牠常常懇求我要多些留在家,不要離開牠。」彤彤同樣睜大着雙眼地說。

 

個案:彤彤 

狀況:與貓咪「心靈溝通」,為陪伴貓咪而缺課。

備忘:ADHD患者,曾從精神病角度考量。

「你不信嗎?我們試試一起閉上雙眼,我可以感受到貓咪下一步想做什麼呢!」彤彤滿有自信的說。

「真的嗎?好,那我們試試!」我半信半疑的回答。

於是,我合上了眼晴,寧靜的斗室只聽到窗外飛機升降的噪音。

數秒後,彤彤着我打開雙眼。

「貓咪和我說牠想玩,一會牠會從沙發跳到琴頂上,之後再跳到餐桌上找波波玩呢!」彤彤訴說着。

之後她猛然大叫一聲:「你看!」貓咪隨即躍動,不消一會已經從沙發經琴頂在餐桌上抱著球兒在滾動。

我驚訝的望着彤彤,她不經意的鬆鬆肩膀,漫不經心的走到貓咪跟前,之後人和貓忽然同時的望向我,高聲的道:「現在相信我了麼?」

(Getty Images)

女兒在胡說八道?精神病?還是什麼?

為了更仔細了解彤彤的情況,我特意邀請她的父母詳談。

會客室內,只聽到媽媽因激動而致的喘氣聲,爸爸則托着腮幫子靜靜的坐在一角。

「社工,你說怎辦?彤彤愈來愈膽大了,已經兩星期缺課。她今年是五年級,要考升中呈分試,這般下去她的成績怎會好?」媽媽懊惱地說。

彤彤早年確診患上「注意力不足及過度活躍症(ADHD)」中的「注意力不足型(IA Type)」,即是當她在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諸如溫習或做功課之類,她的專注力會相當慢及心散,並經常發白日夢。碰巧她卻在區內一間相當吃重功課成績的小學就讀,媽媽投訴每天彤彤往往需要3小時以上才能完成家課。

「但是彤彤告訴我,她可以和家中貓咪溝通啊!彤彤更向我說她不上學原因,是為了陪伴牠呢!」我試探地問。

「你不要聽她在胡說八道呀!」媽媽本能地馬上回應。

「但……她真的這麼說嗎?怪不得她最近經常在晚上抱着貓兒吱吱地怪叫!」媽媽開始疑惑。

「不要介意,請問父母雙方的家族成員有否患有精神病呢?」我問道。

這時媽媽支吾以對,我看見坐在一旁的爸爸始終貫徹地維持着那坐姿,身體語言在告訴我他很想回應,於是,我膽粗粗的邀請媽媽在外等待,好讓我和爸爸獨談。

「其實媽媽的弟弟是有精神分裂症的。」爸爸憂心說。

「啊,但爸爸你有否發現彤彤最近有疑神疑鬼、自言自語的情況嗎?」我緊張的問。

「基本上他與我一起時並沒有這情況,所以我不相信她會有幻覺幻聽的。」爸爸斬釘截鐵的回答。

為了功課 母女關係極差

接著爸爸形容,他需輪班工作,媽媽為全職主婦,彤彤放學後,除了補習還要學彈琴及跳舞,由於媽媽對她要求甚高,往往以高壓手法強迫她每天完成各項程序,彤彤常常抱怨她沒有足夠的休息及玩耍時間,因此最近經常和媽媽作對抗,以致媽媽常常大發雷霆。

「我已經不斷和媽媽說女兒患有ADHD,不能以常人準則來看她了,但每每談到這,媽媽總是大叫大嚷的吵鬧,我也沒有辦法。」爸爸無奈地道。

在與彤彤父母會面後,過了數天,爸爸致電說母女倆又再因為功課問題爭吵,媽媽十分憤怒的追打着女兒,而彤彤則活像貓咪般,在家中跳來跳去逃避。媽媽的持續大叫驚動了鄰居報警求助,最終彤彤躲在琴椅下向警察說,貓咪告訴她不可完成功課,於是她被送往醫院的「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病房作觀察。

其實超過四成患有ADHD的兒童,同時也會患上「對抗性反抗症(Opposition Defiant Disorder/ODD)」,即指他們容易出現行為問題,所針對的對象大多為父母或老師等權威人物,而病症的誘發多與親子關係、管教方式及兒童的脾性特質有關。

其後於病房內重遇彤彤,她馬上走到我耳邊,輕輕的說:「貓咪不開心呀!」

我望着她淡然一笑,回應說:「貓咪和彤彤都一樣吧!」

之後彤彤「喵」了一聲,向我作了一下鬼臉,飛快的返回自己的病床上。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