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麻甩教仔學:如果阿仔話自己是同性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們更注重的,會是阿仔這情況下會否懂得愛他的伴侶、會否懂得對一段關係有承擔,及他的伴侶在生活其他層面上對他有好或壞的影響。這些要求是不會因阿仔是異性戀或同性戀而有異的。
任建峰

新版本電影《美女與野獸》的男性角色LeFou(左)疑有同性戀傾向。(電影劇照)

近日,電影院上演的新版本的「老少咸宜」電影《美女與野獸》引起爭議,因為其中兩位男性角色疑有同性戀傾向(LeFou及其片末的舞伴)。在香港,有宗教背景的學校與一些自稱為捍衛傳統家庭觀念的組織都對電影表示抗議。

我沒有看過這套電影,所以不會就有關的爭議作太多評論。我只會說,同性戀的存在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又不是作奸犯科、謀財害命的人際關係。就算大家在宗教、神學層面上對同性戀關係有保留,都不需要對一套電影那麼大反應吧。

不過,這場茶杯裏的風波就令我想起老婆與我不時會有的一個討論話題,就是如果阿仔將來對我們說他是喜歡男人的,我們會怎樣?

在本能反應上,老婆與我就這問題的確有分歧。老婆表明她會對此不開心,不會想看到這事情發生。相反,我會較願意接受。我們這個分歧會在某些家庭討論中被反映。譬如說,有一次阿仔在問起我們兩公婆對結婚那日的回憶時,他試過順帶問「男仔同男仔可不可以結婚的?女仔與女仔可不可以結婚的?」

當然,阿仔對「結婚」是什麼一回事的概念模糊,根本沒有想到什麼是異性戀、什麼是同性戀。但老婆仍然嚴陣以待,搶先地回答「當然不可以啦!」我見到老婆的反應那麼大,我當然不「執輸」,說「在教堂內就不可以,不在教堂內現在都不可以、但將來就不知到喇。」阿仔然後追問,「為何是不可以的?」當我想回答時,我以感覺到老婆在散發出的火藥味,所以最終只說「有些東西你還是小朋友,大一點再與你慢慢說」來打圓場。

若兒子問你「男仔同男仔可不可以結婚?」,你又會如何回答?(視覺中國)

幸好,縱使我們兩公婆就此有原則性的分歧,但在「執行」層面上,我們基本上是一致的。如果阿仔將來真的是同性戀,我的理解就是,我們兩公婆都不會為此責罵、批判、反抗他。我倆的分別只會在於內心的態度,即是老婆就會無奈地尊重、但我會較正面地持開放態度。而我們更注重的,會是阿仔這情況下會否懂得愛他的伴侶、會否懂得對一段關係有承擔,及他的伴侶在生活其他層面上對他有好或壞的影響。這些要求是不會因阿仔是異性戀或同性戀而有異的。

我倆相信,無論個人對同性戀有什麼看法也好,如果阿仔有這個決定而又願意對我們說,我們是應該以愛與包容去對待。一切對此的批評與審判都只是對出櫃的人造成不公的傷害。什麼「性取向矯正」課程或「輔導」更只會把出櫃的人推落懸崖。

這一切就令我想起一個朋友的經歷。她由細到大都讀書很聰明,很受父母疼愛。但當她在大學時向父母表達自己的同性戀取向時,父母就大發雷霆,與她反面,使她好像一夜之間沒有了父母。她最終受不住壓力,要對父母訛稱她自己錯、她自己已不再是同性戀。父母聽到就當然開心,只是會不時問女兒為何還未拍拖,我這個朋友亦只能以工作忙碌、沒有時間找伴侶、沒有遇到她看得起的男孩。

其實,在這多年來,她是有同性伴侶的,不過一路都不敢太投入。她擔心如果父母見到她與女性朋友走得太密,又再會因懷疑她同性戀「復發」而責罵、離棄她。這份欠缺投入令她難以找到長久的伴侶。還有,她在關係中有快樂時光時亦不能與父母分享,而當她失戀時,亦不能與父母分享她的悲傷。我這個朋友事業有成,做的工作亦是她喜歡的,社交上亦不乏朋友,與父母關係表面上亦不錯,理應是一個快樂人。但正因為上述的情況,她永遠總是鬱鬱不歡的。作為朋友,我見到她這個情況都會為她感到十分傷心的。

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對同性性傾向的看法當然是有點百感交集的,而是來自基督教福音派背景的老婆更是對此有不少的保留。但我倆仍相信,無論是對兒子或是對親友,如果他們是同性戀,我們會以愛、以包容為先,而不是以批判或棄絕來自我感覺良好地站在道德高地。如果這在宗教層面上是罪過,就讓我們兩公婆與阿仔或親友一起分擔這個罪吧。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