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信我,每個細路總有一樣嘢叻,唔會樣樣都唔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家中兩豆丁傻更更自娛,弟弟把皮球塞進衫內,然後說:「我有BB呀!」

「男仔唔會生BB個喎!」我說。

家姐隨即搶答:「除非你是海馬啦!」

我才猛然醒起,數月前外遊參觀水族館,介紹海馬是唯一由雄性懷胎的動物,不禁拜服女兒的驚人記憶力,我呢,當然已忘得一乾二淨。

數月前外遊參觀水族館,介紹海馬是唯一由雄性懷胎的動物。(作者提供)

女兒九月便升小學,一連串面試鎩羽而歸。她讀的幼稚園,沒有功課,沒有機械式操練,到高班才開始鼓勵小朋友寫字認字,但以我日常觀察,應不是太有系統,因為有時候,她連廿六個英文字母,也不是一看到便記得,更遑論串生字了。

這種教學模式,跟在所謂主流學校受教育的學童比較,大抵屬於所謂「輸在起跑線」。朋友一些跟小女年齡相若的孩子,已認得不少中文字。我個女呢?最熟悉可能是自己的名字吧(其實也不擔保次次寫到)。所以當初也做了「期望管理」,每次面試也只跟她說「去玩咯」。後來,收到一封又一封不獲取錄的信函,實不相瞞,我也有遺忘初心的時候:

做乜你面試唔講嘢㗎?
你咁樣無學校收你個喎。
你可唔可以主動少少呢?
你記住我哋講嘅嘢得唔得?

忽然間,我的兒女好像變了個「執輸」的小孩。我,頓時成了怪獸家長。想深一層,實在無地自容,「你點做人老竇㗎?」

是的,他們寫字毫不工整,卻想像力豐富,把那條玩具籃球架的柱,化成消防員出動時滑到地面出動的鐵柱,再把紙張捲成長筒狀,變成「消防喉」撲火;

他們不懂得A for Astronaut, C for Chimpanzee,但卻充滿創意,會把用過的A4紙剪細,寫上銀碼,變成紙幣,用來玩超市收銀遊戲;

他們不懂加減乘除九因歌,但(大致上)和善有禮,不會胡亂撒野,曉得禮讓,適當時候與人分享。

復活節,女兒畫了這幅畫。

「中間是耶穌,兩邊是和他同釘十字架的強盜(跟耶穌顏色不一樣!),右下角是塞著墳墓的大石頭,上面是耶穌復活,好開心咁返上天堂。」
 
「女生性父感安慰」,我和太太相視而笑。這幅畫在我心目中,與大師米開朗基羅相比,實在不遑多讓(哈!)。
 
這個年代,教育仿如倒模工場,把莘莘學子塑造成一式一樣,作父母務必時刻謹記,你的孩子絕對不是大量生產過程中,芸芸複製品之一。
 
每個小孩都是獨一無二的。總有一樣嘢叻,無理由樣樣都唔叻。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