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節】我生父的不孝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日父親節。這是生父與我的故事,不知道一些與父親關係複雜的子女們會否一樣的矛盾與心酸?

事件發生於我讀完小學二年級的時候。事發前,生父與我雖然因為他很少在香港工作而少見面,但關係尚算良好。他定居澳洲後,我讀完小學一年級放暑假有去探望他與其女朋友(當時他與媽媽已第一次離婚),一切順利。因此,我小學二年級完後放暑假又去探望他們。

我抵達後的第二天,生父的女朋友在他們家中開她的生日會。他們有很多朋友出席。期間,在香港的媽媽打長途電話來,生父給了我聽電話。我一接電話就想起,媽媽都是那一兩天生日,在澳洲的這個姐姐就很多人陪她慶祝,媽媽就連自己個仔都不在她身邊。因此,在媽媽未說任何東西前,我已經大哭了起來,說:「Mummy,我好掛住你」。

BIG MISTAKE。

姐姐聽到我大哭,就衝了過來我身邊大罵:「你竟然在我生日大哭?你是否要剋死我?」然後,她在附近的生果盤拿起了一把生果刀,開始擺出準備刺我的姿勢。我的本能反應促使我走開,但她繼續在屋內追着我。我走到客廳盡頭一張沙發後無路可退,但姐姐仍來勢洶洶。

幸好,在她能刺我前,她被好幾位出席她生日會的朋友捉着。不過,我已害怕到「上氣唔接下氣」。我亦發覺我的下唇有一個很大的傷口,流了不少血,應該是在驚恐時咬到自己的。此事發生後,生日會的來賓就陸續離開。所有人離開後,我很害怕,因為好像沒有人能保護我。我又再哭起來。

然後,生父以責罵的聲調對我說:「為何你要搞到姐姐那麼不開心?」

一句說話,生父與我的關係徹底改變了。(視覺中國)

一句說話,生父與我的關係徹底改變了。一個小孩在這情況下不只不得到爸爸的安慰,爸爸還要站在施暴者那邊。當時來說,生父那句說話對我做成的傷害比起被他女朋友拿刀追着我更大。

事後,我有好幾個月時間都很模糊。我只大概記得在澳洲的餘下時間每天活在恐懼中,然後我提早回港,回港後我時常情緒不穩、媽媽要安排我去見臨床心理學家。

幾年後,生父與那位女朋友分了手,來港求媽媽與他復合,與我一起跟他去澳洲。當時的我懇求媽媽不要把我帶回爸爸身邊。但媽媽覺得我需要有個爸爸。就此,我們就去了澳洲。在其後的幾十年,生父與我的關係經過不少起跌,較正常與較荒誕的故事都太多,不能一一盡錄。長話短說,每當我嘗試與他修和、關心他多一些,我或家人最終都只會失望、傷心而回。

不過我仍有嘗試。上年回澳洲旅行,我主動找他,以為媽媽死了,或許可以在沒有「生父負了媽媽」的包袱下與他重拾關係,逐漸可以像正常家人那樣不分彼此。我們其中一次見面時,他給我一封信,我還以為會有感動的突破。開了信後,頭幾句表面上很感人。可惜,餘下的內容就令我為他及為自己與家人更傷心。我反而要繼父安慰我,對我說:「算吧,他始終是你的父親,你寧願現在有點兒不開心,好過你將來在他離世後才後悔喇。」

一次見面生父給了筆者一封信,但內容令人傷心。(視覺中國)

但是最悲哀的,就是生父根本就不是一個壞人。他工作十分勤奮,絕不是只懂遊手好閒地「攤大手板」問他人拿錢那種人。他為人大方,當媽媽為了繼父要與他第二次離婚時,他深知媽媽與繼父對他有恩,所以完全沒有怨氣,甚至多年來與繼父關係良好。他為人毫無機心,從沒有害人之意,現在還多做義工。我亦從他家中擺放的照片知道他心裏是有我的。

所以,縱使多年來的一切,我總是覺得不把生父如繼父那樣去毫不計較地照料是有點不孝的。但我亦知道,如果我這樣去照料他,就很可能會是一個影響家人與自己的無底深潭。當中那份憤怒、傷感、同情、慚愧夾集的矛盾與心酸是難以形容的。

我是不會放棄的。我下次去澳洲一定會再嘗試與他聯絡。希望兩父子的關係能有一點曙光吧。

(本文純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或團體,亦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