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路牌.博評】懷舊路牌買少見少 全因政府叻唔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數週前,我偶然在街上看到一位議員的橫額,他竟然提議將一塊「監獄體」舊式路牌遷拆;而這塊橫額的主人就是元朗區議會副主席王威信議員。當時看見這塊橫額頗爲震驚,因爲這塊路牌別具歷史意義,除了路牌使用已逐漸消失的監獄體字體,路牌支柱的黑白間條更是新界西最後一款舊式支柱。後來細心閱讀橫額,才發現其建議實爲擴闊巴士站;爲避免巴士阻擋路牌,順道建議搬遷該路牌。

黑白分明的間條,帶有一種舊香港的懷舊風味;可能是老一輩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在八十年代前,無論是路牌、紅綠燈的支柱或路邊上均髹上黑白間條。當紅綠燈還未引入香港前,警員站在交通亭上指揮交通;交通亭也是以黑白色爲主。後來隨着引入新式英國標準,充滿懷舊風味的黑白間條逐漸消失;改以單一灰色油漆取而代之。偶爾還有一些「漏網之魚」,以上述這塊元朗監獄體路牌爲例,是新界西最後一款舊式黑白支柱。雖然屯門區亦有幾塊路牌支柱髹上黑白間條,惟路牌而被新式電腦字體取代。

偶然看到一位區議員的橫額,竟然提議將一塊「監獄體」舊式路牌遷拆。(作者提供圖片)

當時看到橫額內容,我憂慮搬遷路牌的建議,可能會導致這塊充滿歷史價値的路牌被送到堆塡區丟掉。我懷着「姑且一試」的心態,向王議員發訊息,告訴並請求他能正視舊式路牌的歷史價値,能夠向運輸署建議原件保留,遷移到附近地方。沒想到,王議員翌日就回覆「這個路牌原來有一個咁特別的歷史價値,我會在相關會議提出研究如何處理。」

我第二日再次經過,令我更驚訝的是,橫額已經迅速被拆除。

我向王議員發訊息第二日,橫額已經迅速被拆除。(作者提供圖片)

我從來都沒有遇過這麼高效率的回覆,尤其是涉及到被社會大眾輕視的路牌設計。根據近年署方的做法,是將舊式路牌丟掉,新造路牌取代。我倒是認爲當路牌資訊仍然正確時,當局應該予以保留、保育舊式路牌。

2010 年 11 月 25 日,有議員在元朗區議會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提交一項議程,內容提到路牌上「元朗」的「朗」(良月)爲錯字。其實這個「朗」字,是昔日監獄在囚人士人手製作舊式路牌字體「監獄體」,即是傳統舊式寫法。正當黃偉賢議員提出舊有「朗」字不是錯字,而是正字,路政署「懶叻手快快」在會議前經已作出改動。當時路政署稱不想改完又改,故等候有機會時才再改正。

2010 年有元朗區議員提到路牌上「元朗」的「朗」爲錯字,路政署「懶叻手快快」,在會議前經已作出改動。(作者提供圖片)

三年後的 2013 年,黃偉賢、鄺俊宇和郭慶平議員追問路政署;何時才改回原用正字。惟運輸署推給路政署、路政署推給元朗地政處、地政總署最後引述公務員事務局的答覆帶出新舊字形的分別,完全沒有解答過問題。試問一個高級土地測量師又如何能夠解決舊字形、異體字的問題呢?政府部問互相推波,又如何解決問題呢?最後,「爲『朗』平反」又不了了之。

三年後,有議員追問路政署何時才改回原用正字。(區議會文件)

+2

有人可能說,只是用貼紙蓋住舊字形有何問題?可是此舉顯得當局漠視文化,認爲舊式字形就是錯字;手快快在會議有結論前就把正字改掉,破壞字型生態和抹殺歷史。我亦曾向鄺俊宇議員追問會否繼續跟進「朗」字問題,可惜得不到答覆。

個人就十分欣賞聽取民意和高效率的議員;可是就算議員有多積極進取,卻沒有從善如流的政府,永遠都不能解決問題。去年我曾向路政署投訴元朗南路牌問題,署方回覆指需要等待運輸署指示才能行動;政府部門不協調,也會導致事件不了了之。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