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告急,告急了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東北告急,為何會是「無你點得」?在這個不容眨眼的艱難時世,跟「你」有什麼關係?……告急又好,告別又好,我們都是不會明白。我們都不願去明白。
邵家臻

在這個不容眨眼的艱難時世,「東北告急」跟「你」有什麼關係?(東北告急,無你點得?facebook專頁)

  問題比答案重要。

問一個好問題,比答一個好答案,更難也更有價值。例如「動物天生下來就是要讓人吃的嗎?」、「好人是如何變成壞人?」、「邊一個發明了返工?」、「為什麼我要在學校裏,上我所不喜歡的課程?」、「香港人,你為甚麽不生氣?」

都說問題是永恆的,答案是短暫的。而最近的 key question 是:

我唔知亦唔明,到底要保護幾重要嘅野,先會夠膽血肉之軀,企晌呢部發動咗嘅工業怪物前面擋住佢?

問問題的人,叫 Jimmy Lam,是個自由工作者,最常在抗爭現場出現,以相片紀錄血肉長城,相信相片終會戰勝黑暗。在近日粉嶺馬屎埔村被強行收地抗爭中,村民和抗爭者說得最多的,都是「東北告急,無你點得!」這一句話。

東北告急 與你我何干?

東北告急,為何會是「無你點得」?在這個不容眨眼的艱難時世,跟「你」有什麼關係?是恒地執行董事黃浩明說的「係好簡單一個業主同租霸嘅問題」,抑或如村民 Becky 所說:「恒地先係地霸,佢用錢霸住啲農地,唔係種菜,係去賺大錢。」是租霸還是地霸?這是個問題。它的答案如何,將決定我們未來的生活方向。

東北告急,無你點得?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the question。香港作為一個後物質社會,消費早早已不是滿足生活需要,而是用來塑造個性,形構自我。於是 just be myself、I am loving it 之聲,在消費主義中不會嫌多,只會嫌少。

但弔詭的是,不論「個性化」、「做自己」、「我有我風格」的呼聲如何震耳欲聾,我們其實是高度一致,前所未有地一致:我們一同減肥,一同健身,一同吃素,一同詛咒煙酒,一同吃靈芝孢子防癌,一同自駕旅行,一同追韓劇;在同樣的時間,攜帶同樣的裝備,趕往同樣的景點,咀嚼同樣的食物,帶着同樣的倦容,發出同樣的讚嘆。這說明我們心裏只有一個答案,或一種答案。

我們明明是活在廿一世紀的人,卻跟十八世紀工業社會裏的「實事求是,腳踏實地」的工廠工人一樣。英國大文豪狄更斯(Charles Dickens)在 1854 年寫成了《艱難時世》(Hard Times),以文學的筆觸,揭露資本主義如何扭曲人性:

(這座工廠城鎮住着)彼此相似的人,他們都在同一個時間出門回家,用同樣的步伐走在同樣的路上,做同一份工作。他們而言,每天都和昨天相似,又和明天一樣。

除非被當成一件「事實」,否則無論是物質或精神都不存在:

事實上,事實上,這座城的物質層面到處是事實;事實上,事實上,這座城的精神層面到處是事實。學校是事實,工業製圖是事實,在母親和公務之間只有事實,而所有無法被換算成數字的,所有無法用最低價格買進再用最高價格賣出的東西,都不存在。

事實上,事實上,住在這裏的人口口聲聲注重「事實」丶「實利」和「功利主義」,並且自命不凡。我們爭先恐後為自己搶購一張車票,擠上時代列車,一往無前。列車要去哪裏,前方到哪一個站,何時到達,全都不是問題。反正他們自搭上車起,就沒有打算下車,誰都不願下車,因為誰也不願被時代丟棄。

地產公司欲收回的馬屎埔村農地。(東北告急,無你點得 ?facebook專頁)

告急了什麼 你願去明白麼?

我們大概忘記「方向比速度重要」。因為偏離了方向,速度只會幫倒忙。但偏偏,時鐘太強勢,指南針太卑微了。我們連帶對在「一致」丶「實利」和「功利主義」之前的生活是怎模樣,也想不起來;我們甚至以為微笑着呼吸和慢慢地行走,是種特異功能,可以在特殊才藝超級大奬賽中,角逐名次。

既然如此,馬屎埔的農民農地和農作物,以及背後的自主生活的另類選擇,告急又好,告別又好,我們都是不會明白。我們都不願去明白。

東北告急,告急了什麼?地霸?租霸?還是「一致功利霸」?又是一個不易解答又務須解答的時代大哉問。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