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學01】裝「腔」作勢:偽 ABC 港女的雙語筆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其實,要辨別 ABC 的真偽,關鍵不在英文,而在中文……小女子的最佳娛樂,自然是引導阿 Ben「跟著黎明學中文」。
蒙瑪莉

「喺香港地,講得一口流利英語,榮於華袞。」男友阿 Ben 最近學會了這個四字詞,洋洋得意。

想當年,小妹穿校裙影貼紙相的年代,身邊不少同學以兼職 Hollister 售貨員為榮。一臉稚氣的小妮子穿上背心短褲,為的不是微薄的薪酬,而是數小時的自我表演,在工作期間飾演外國回流的 ABC,Show off 苦練良久的美式英語,Blah Blah Blah⋯⋯

甚至有同學在中文測驗卷的姓名一欄填上 Dorothy,因而被老師公開責備。但老師不曉得,試卷上的幾枚小字是其實一身小洋裝,掩蓋了背後的亞洲比例,無論肩膊輪廓。況且,英文名也許是初中女生唯一負擔得起的名牌。

坦白講,和 Uncle Auntie 在 Ball 場致辭的港式英語相比,連詩雅的英語算是似模似樣。可是,連小姐只是唸過幾年國際學校,便裝「腔」作勢,免不了露出破綻,鬧出笑話。其實,Rest in “piece” 的關鍵不在於串錯字,而是生於網絡時代的年輕人只會用縮寫。“Although... but” 固然文法有誤,但簡潔的 “tho” 才符合網絡經濟。

連小姐口中的 “My ‘finger is’ very small” 和 “…very properly”,搞笑程度當然遠遠不及 Stephy 的名句 “I’m very thanks them”。撇開其他文法錯誤,亂用 very 是港女大忌。也許香港人說話比較誇張,年輕一代把「超、勁、喪、爆」掛在嘴邊,他們的英語自然不能免疫。其實,港式英語已經有夠多 fatal mistakes,用不著畫蛇添足,成為 “very” fatal mistakes。如果要用,請改為 pretty。“It's pretty easy, I guess.”

In fact,英語口音並非「逢R必美」。雖然純熟的翹舌就好像是優秀英語的 distinctive feature,但是,我所鍾愛的《紙牌屋》男主角 Frank Underwood 始終沒有沾染。他言語間流露的 South Carolina 口音,沒有太多彆扭的「翹舌R」,別覺輕盈、爽快。

連小姐的偽 ABC 口音帶著獨特的語調 (intonation),總是以浮誇的高八度尾音作結。這種語調其實是模仿自在美國年輕一輩中流行起來的 Uptalk,是加洲南部口音 Valleyspeak 的一大特徵。Valleyspeak,姑且稱之為「加洲南 MK Style」,過於作撞而媚俗,很多美國人都覺得討厭。對我來說,這種腔調勾起了學生時代英文老師擾人清夢的聲線。

至於貪務虛榮的讀者,如果想了解「加洲南 MK Style」的速成方法,可以參考電影《Bling Ring》,比對一下 Emma Watson 的口音轉變。如果連小姐想做個稱職的偽 ABC,可以加上時下流行的 Vocal Fry。這是喉嚨摩擦發出的低音,相當 creaky,聽起來像情人睡醒的沙啞聲線。

學語言無捷徑。就算腔調怎樣相似,要進補遺詞用字和美國文化,還得喪煲美劇、荷李活片和潮流雜誌,好好修煉。不過,成為偽 ABC 的基本步,還是先改個討好的英文名,別再眷戀 Apple 和 Mango 之類的「Kawaii 呢」水果名。

本小姐的母語是中文,長大後放洋法國,自覺英文不夠水平;之所以有資格去談論這個題目,只是因為有個竹升仔男朋友。其實,要辨別 ABC 的真偽,關鍵不在英文,而在中文。連小姐的「陽光勃勃」固然創意十足,但是真正的 ABC 中文不是胡亂拼湊出來的。以下是以我長期觀察阿 Ben 的語言習慣,總結出來的心得。讓我引用他的一句說話:

「話說嗰個野正契弟,走左仲好,我哋甚至呼可以括張人手。」

阿 Ben 的說話中佈滿著「呢個」「嗰個」,而且他不太懂量詞。他會把「嗰樣野」、「嗰隻樣」,統稱為「嗰個野」,甚至連「嗰個人」都以「嗰個野」代替。例如,他會說:「嗰個野而家做邊間公司?」「你睇緊嗰個野好 interesting!」

「甚至呼」其實是「甚至乎」。阿 Ben 搞不懂通廣東話的聲調,每每陽平聲唸成陰平聲。當然,他還有其他意想不到的創意讀音,例如把擴張唸成「括」張。

阿 Ben 的說話裏還會出現一些「老餅」的用語。My God!「老餅」這個詞本身就非常 old-fashioned,男友還經常在用。他的中文,大概是從 TVB、港產片,和長輩的口中學習的。他的「老餅」詞彙還包括:「何B仔」、契弟,以及「話說」。他不懂俗語和歇後語,說話裏卻不時夾雜古怪的共產中文。「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和「實踐是檢驗的唯一標準」是他的兩句口頭禪。

和其他竹升仔一樣,阿 Ben 熱衷於學習中文。本小姐當然把握機會,亂教一通,就好像誤導鬼佬講中文粗口一樣。小女子的最佳娛樂,自然是引導阿 Ben「跟著黎明學中文」。前陣子,我就教他用「一模九樣」來表達九成相似。例句:

「政府高官在議會裏的嘴臉一模九樣。」

其實,典雅的中文比美式英語更能挑起 ABC 的興趣。閏密 Camellia 春郊狩獵,就是靠背誦祖師奶奶筆下的《紅玫瑰與白玫瑰》開場白出奇制勝:「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的兩個女人,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