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青與隱青,只是一線之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欠缺家庭溫暖的環境孕育了「廢青」的成長及他們的叛逆性,至於會否進化成「隱青」,就要看他們脫離學業後能否抵擋現實社會的衝擊,尤其是兩個階段的環境落差有多大。他們的得失成敗,或許只是一線之差。
黃啟宏

廢青的共同特質是反叛,而病態反叛則有機會讓年輕人墜入隱青的深淵。(Getty Images)

最近《100 毛》的「腦細」林日曦與「政壇元秋」蔣麗芸拍攝的真人騷節目又將「廢青」一詞炒得大熱,林先生更自嘲為「香港傑出廢青」。其實所謂的「廢青」定義是什麼?社會上也普遍將「廢青」、「隱青」等等混淆在一起,其實當中有沒有分別呢?

早前林日曦與蔣麗芸一同拍攝的真人騷節目。(Viu TV)

廢青共同特質不是不上進 而是反叛

以我的理解,「廢青」大都沒有高學歷,沒有強勁賺錢能力,在主流社會眼中他們一事無成;但是他們均很努力利用非主流或自己的方法去實踐理念或生活模式。想深一層,其實他們也極為上進。

就以林先生為例,他曾在四間中學就讀,更討厭上課,之後修讀設計文憑也只為逃避工作。一天他忽然醒覺,中途輟學,加入商台負責剪接及管理網站,其後更在絕不被看好的情況下創辦雜誌《黑紙》,繼而嘗試作曲及創辦現在大紅大紫的《100 毛》網絡媒體。

林先生曾在訪問中強調他是「病態反叛」,其實這根本就是每位「廢青」擁有的共同特質。「反叛」是他們的處事手法或信念,但並不代表他們不積極或不上進,只是他們用一些自我感覺良好的方法去實踐自己,過程中其實不甚負面。

阿強的故事:隱青是如何煉成的

至於「隱青」,他們是病態的放棄自己,亦迷失了自我,他們也是「病態反叛」,可惜最終連自我也反叛了。

說到「隱青」,我不期然想起阿強的個案。阿強的爸爸尋求協助時,他兒子已經差不多隱蔽在家有八載了。

部分隱青正是由廢青進化而成。(iStock)

阿強自幼在單親家庭長大,爸爸獨力撫養兩位兒子,由於爸爸既要工作養家又要照顧家庭事務,阿強自小已成為街童,更甚是他習染了毒癮及從事黑社會工作,18 歲後更多次進出戒毒所。打從 20 歲後,阿強忽然將自己困在房間內,潛藏的生活一過就是將近八載。

首次會面的地點是阿強那非常零亂的家。為了引誘阿強和我傾談,爸爸特意準備了兩包香煙以供他享用。

他第一時間燃點香煙,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後徐徐的昂頭把煙霧吐出,淡然的和我說:「社工,你知否當初我賺一、兩千元真是易如反掌?」

據阿強形容,他 8 年前替黑社會販毒,意氣風發的日子將近有兩年,直到一天「大佬」出賣了他,令他被關入獄。阿強自此心灰意冷的離開社團,開始了「隱青」生活。

有別於一般「隱青」,阿強並不迷戀網絡遊戲,他只是整天拿着手提電話躲在房間睡覺,直至父親外出才步出大廳。爸爸可以整整一星期也見不着阿強。

我嘗試過介紹幾份工作給他,阿強當然以百般理由推搪。最後一次會面時,他忽然向我說:「很後悔當初中一那年便輟學。」我在阿強的眼神中看到了絕望。

可以推想,阿強成為「隱青」前是一名所謂的「廢青」:輟學、吸毒販毒、加入社團、與家人關係決裂等等,充滿了「病態反叛」;當他年紀漸長,因這種反叛而無法融入主流社會,便旋即墜入「隱青」的深淵。

會否進化成隱青 視乎能否抵擋現實的衝擊

最近在茶餐廳吃早餐時聽到三位年輕人的對答,真的發人深省:

A:「今天返學打算遲到嗎?」

B:「我還有數次名額才需要記過。」

C:「哎呀,我明天晚上不能出來,我老母發狂 X 我。」

A:「又和你媽吵呀?」

C:「她都痴 X 線,我由細到大都是跟我嫲住的,她都不知是邊 X 個。」

A:「我兒時也是跟我婆大的啊!」

B:「今晚肥豪的家姐出來飲酒嗎?」

A:「出呀,我近來整天 WhatsApp 佢。」

B:「她真是肥豪的家姐嗎?」

A:「唔 X 係,是契的。」

三位年輕人交談時,全程也是望着他們的 iPhone;他們穿着整齊校服,每人面前放着一包「紅萬」,手戴着時款的 G-Shock,口吃着三十多元一份的早餐,配搭着鏗鏘的粗口,「病態反叛」四個字又浮進我腦海。

欠缺家庭溫暖的環境孕育了「廢青」的成長及他們的叛逆性,至於會否進化成「隱青」,就要看他們脫離學業後能否抵擋現實社會的衝擊,尤其是兩個階段的環境落差有多大。他們的得失成敗,或許只是一線之差。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