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愛座」關愛不成 徒生糾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會認為,本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上,讓座的風氣並不普遍。走上公共交通工具,如果找到座位,青壯年多數會低頭玩手機,懶理周圍是否有讓座的需要,故此,預留座位給老弱病殘,就顯得很有必要。但是,想到關愛座造成的種種糾紛,筆者對這種設置實在很有保留。
方蘅

(資料圖片)

自 2009 年港鐵於車廂設置關愛座,本港公共交通工具上相關的糾紛不時出現。最近,一位內地大媽抱着孩子坐在其中一個關愛座上,要求旁邊的港婦讓座給孩子,又引起人們的熱議。許多人都認為,大媽站起來,把自己的座位給孩子坐已足夠,犯不着要求港婦讓座。此事固然又成兩地矛盾的又一事例,而當中牽涉的讓座問題,卻令人再度想到關愛座引起的問題。

讓座是一種善心 不必勉強人做

在某些地方,長者見到年輕人不讓座給自己,可以理直氣壯地加以斥責,但香港是否要塑造這樣的價值觀呢?我們固然鼓勵推己及人、日行一善,但注重的是從心出發,更不是強人所難。有了關愛座,卻對乘客構成一種負擔。如果不把相關座位讓出,就會遭受指責。有時誰應關愛誰,誰應先讓座,還會引起爭拗,就像上文提到的內地大媽和港婦,就因此而發生口角。

如果沒有關愛座,人們讓座多是出於自發,不讓座的話,也難以受到指責。事實上,讓座是出於一種善心,就道德而論,本非必然,這與做善事、捐善款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有這種善行固然可以造福社會;但就算沒有,也不能說是破壞社會,不能算作什麼惡事。

做善事,總不好勉強人非做不可,如果迫於壓力下做善事,也違背了慈善的本意。就如你的親戚很富有,而你很窮困,卻不等於親戚一定要救濟你、把財產分給你。尊重私有產權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核心價值,不能強搶別人的私產。公共交通工具上的座位本是公共財產,但佔有了也就半私有化。這就如到公共圖書館借書,未到期都可暫時擁有。

(九巴網頁圖片)

需要關愛座與否 不易用肉眼辨別

再者,不做善事也可能有各種隱衷,讓人力有不逮,胡亂怪責人家不做善事也是不公平的。讓座,一般的概念是要把座位讓給老弱病殘,但當中如何區別誰最需要座位卻誠屬不易。比如有些人白髮蒼蒼,稱得上老,但卻精神矍鑠,十分健壯,即使沒人讓座給他,也不礙事;有些人看起來年紀輕輕,正當壯年,但卻身體孱弱,正在抱病,實在很需要一個座位。

去年一名內地大媽抱着孩子坐在其中一個關愛座上,要求旁邊的港婦讓座給孩子,又引起人們的熱議。(YouTube截圖)

這些差異,如果從外表辨識得來倒也罷了,但有時卻不易辨別,也就很難知道誰最需要座位。還有一個笑話就是,有人想讓位給孕婦,可是卻發現對方不是懷孕,只是肥胖而已。這就是說,到底應該讓座給誰其實也不好說,設定了關愛座,擺明是要長者優先,但如果年輕的一個實際上更有需要而坐上了關愛座,卻會受到非議,難道這是公平的嗎?

還有,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人滿為患,十分擠迫,有個座位歇腳本就難得,可是車廂中劃定的關愛座,對某些人來說卻成為禁區,坐上去的話,恐怕會遭人非議,不坐的話,其實又很浪費。本來,如果周圍沒有老弱病殘,坐關愛座亦無不可,但怕就怕一旦坐上去,周圍忽然出現老弱病殘,而自己沒有為意,就會遭人指責,甚而把短片放上網被圍觀。

有人會認為,本港的公共交通工具上,讓座的風氣並不普遍。走上公共交通工具,如果找到座位,青壯年多數會低頭玩手機,懶理周圍是否有讓座的需要,故此,預留座位給老弱病殘,就顯得很有必要。但是,想到關愛座造成的種種糾紛,筆者對這種設置實在很有保留。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