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稿】從芒亨說起:當打機不再是一條友匿埋喺屋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見過,我真係見過,一對男女在火車度,好似下圖中的男女咁,一路攬住,一路打機。我好羨慕。如果年輕的時候可以同女朋友咁樣纏綿就好啦。

可惜我無。

(網上圖片)

文:重望

羨慕d咩呢? 有一個靚的女朋友已經夠晒令周圍的麻甩仔羨慕。但呢種浪漫纏綿,諗深一層,其實非常複雜。一方面,佢地肉體與肉體之間緊密交纏,感受互相的體溫; 另一方面,如果佢地玩的係好似芒亨(monster hunter)咁的遊戲,就可以同時在另一個虛擬空間,雙劍合璧。呢種雙重糾纏,虛實共存的愛情,真係甜到漏,曬死人。

打機,有時令身邊的人側目甚至厭惡。其中一個原因係精神會好似投入左去另一個空間,咁留低在呢個世界的肉體,就好似一隻騎呢怪咁,完全當身邊的人無到。譬如最近的VR眼鏡,d人玩得投入起上黎,真係好似傻仔咁。傳統的單機RPG或者online game都容許你孤獨,容許你的肉體消失。可以不修邊幅,充滿體味,足不出戶。你可以完全忘記現實世界中自己,然後在單機的虛構世界,或者online game的小社群中過另一種生活。

但呢個世界有另一種打機方式,透過迫你同人合作或對戰,帶你的肉體返出黎見人。任天堂的wii係咁樣,而家的pokemon go都一樣,要迫你無啦啦捉精靈孵蛋,順便落街放狗。

《Pokemon GO》推出之時,不少玩家也為捉精靈而落街。(資料圖片)

但我對芒亨的印象特別深刻。我第一次見識芒亨,係在2006年。我約左朋友去旺角百老匯隔離間KFC食飯。我朋友未黎,我就落去等佢先。去到就見到中間張枱坐左大概10個人,有40幾歲嘅中年男人,又有10幾歲著校服嘅妹妹,又有20幾歲嘅後生仔,成份非常複雜,但唯一嘅共通點係,佢地都拎住一部PSP。有時會傾下偈,但大部分時間打緊機。我非常疑惑,唔知佢地做緊乜。佢地之間好似識,但又唔係好熟,不過又會有d交流咁。然後有個KFC姐姐走埋黎,問佢地:「你地坐左成個晏晝啦,買d野食好唔好?」

後黎我嘅朋友黎到,我問佢:「你睇下呢班友搞乜?」 然後佢話:「打緊『芒亨(monster hunter)』呀嘛,佢地要聚埋一齊在一定嘅距離之內,先可以connect埋一齊去打怪獸架。睇個款佢地應該係在討論區約埋一齊黎KFC打機嘅。」 原來打機可以會變到既要virtually,而同時又要physically being together。

(參考圖片/《Monster Hunter 3 Ultimate》遊戲畫面)

呢種打機的經驗可以算係細個去屋村商場同埋去同學屋企呢種打機玩法的延伸。細個未入得機舖,當時在屋村商場就會有舖頭擺部超任出黎,收錢俾人打街霸。小學生的我地就會圍埋睇人打。到後黎,又會去同學屋企打winning eleven。咁樣玩,同RPG或online game仲有一個好大的分別,就係你會變到要面子。會認叻,要威,唔想輸,會互相取笑,串串貢。即係,佢變到係一場social gathering,就好似落街場踢波咁。足球場就係英雄地,而跟得機,就要贏!於是我會靜靜雞返屋企苦練winning eleven,然後返去向機主報仇。

今時今日就係由呢種充滿陽剛味,追求復仇與天下無敵的social gathering再轉化做另一種追求合作打怪獸的團隊gathering。但共通點都係,要見人,要同人傾偈,個肉體唔可以太失禮。KFC姐姐叫你買野食,你敷衍下都要買杯可樂。至於可唔可以發展到圖中男女之間肉體緊密接觸的親密關係呢? 除左肉體,the rule of ‘your face, your fate’,很遺憾地仍然生效。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