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奕含自殺】面對性侵受害人,可唔可以積返啲口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無償附送兩天假期都好,這星期好難捱。

佛誕沒有令最近的新聞變慈悲,名叫林奕含的年輕的台灣女作家自殺,終年二十六歲。自殺原因是抑鬱,而抑鬱的原因是在她的青春年代,曾經給補習老師性侵犯。

台灣作家林奕含。(網上圖片)

林奕含生前只出版了一本書,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要知道她的前半生,要知道那男人對她做過什麼,只能看書,於是我看了。

故事很簡單,名叫房思琪的初中女生,在十三歲時給年長三十多年補習老師李國華誘姦,之後五年一直被男方耍手段,操縱她的精神和肉體,直至她慢慢崩毀、失常、自殺。也有出現其他的女主角,劉怡婷是房思琪的青梅竹馬,沒遭魔掌的她恍如房思琪的理智分身。少婦許伊紋是丈夫家暴的沉默受害者。還有陸續在出現給李國華強暴的其他女孩,以及好些缺乏人性的角色。

書好看嗎?好看,但面對著「真人真事改編」的前題,但我寧願它本來是一本純屬虛構的垃圾流行小說。林亦含的父母在星期六再發聲明,說她生前曾透露同期被同一補習老師施暴的女受害者至少還有三人:其中一個被脅拍裸照的女學生,帶進房思琪的遭遇中;另一個在台灣網上討論區PTT控訴的女學生,則代入小說中郭曉奇的經歷,還有一個受害者,是她就讀台南女中的學妹。

於是我已經沒有理由再懷疑,這小說當中有任何一隻虛構的字。看的時候我想起了Jack Kerouac 的《On The Read》,林奕含的字字句句,都用生命嘔吐出來的,有一種一氣呵成要爆發出來的氣勢,有一種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記得每一下呼吸、每一分痛苦的決絕。詩意而具象的性愛描述,禽獸老師狡黠的攻心計,都過分地明確、寫實,除非她是天才作家。但是也只有天才作家,才能夠把親心經歷的痛掏出來,作一次毫無羞恥心的表演。

筆者忍著嘔吐、壓著暴怒才看完此書。(《房思琪的初戀樂園》書本封面)

這種心理陰影面積我不懂計算,用兩小時多讀完的書,讓我一世都記得,如何忍著嘔吐、壓著暴怒去完成,意識裡的粗口不停地湧出來,她要多痛苦才修煉出這一副老練、淡然,而時刻不忘嘲諷的口吻去寫自己和其他女生不斷地受操控蹂躪的故事?如果小說可以在現實變成超級英雄漫畫,跑出一個專門行私刑對付性罪犯的蒙面人,給人渣一刀切去那條禍根,那管他的真身是侵侵還是金正恩,我會一世擁護。

事實沒有。也別以為在隔岸的民眾,會為死者送上同情。在沸沸揚揚的人聲中,有人責怪受害者父母;有受事件刺激站出來自白不堪經歷的女模給說成抽水搏宣傳;有說女方一再獻身就是自願;更有說自殺者責任最大。這些充滿真實人性的冷血回應,小說早已記載了。《房思琪》既是報道文學又是預言書。

這是身為女人的切膚之痛。不需要親身經歷,就是擦身而過,都足以是一世與我常在的恐懼。讓我談談本周另一單令我毛管戙本地法庭新聞:三十二的歲男子帶相識多年的十九歲的女子回家談心,至女方準備離開,男方要求擁抱,進一步向女方示愛,期間女方感覺到勃起的陽具正在磨擦她,她脫身後向姊姊投訴,一同報警。男子原被裁定非禮罪成,日前上訴脫罪。

我絕對、絕對、絕對不會質疑上訴庭法官的判處(我怕被控告藐視法庭罪所以要說三次)。但,當面對一個任由下半身出賣長期信任的男人,她如何感到噁心、羞恥、憤怒,甚至要報警的心情,我,跟每一個女性,都應該是感同身受的。

看到性侵犯的新聞,每一個女性都理應感同身受。(視覺中國)

誰知不。瀏覽臉書和網站的留言,越看越覺得自己原來一直活在林奕含的小說中,想要不被侵犯,就不要單獨去男人的家、不要跟異性朋友擁抱、不要惹人犯罪、不要扮純情、不要太港女⋯⋯。這種歪理等同公告女人太性感被強姦是活該;男人的下半身不受控如旭日東升般天經地義,女人可以say no,但不應感厭惡。

這中間有不少留言,以絲打名字表白。媽呀!再一次證明香港人的性觀念有多落後有多扭曲,只會一味指控受害者,這城市不只性教育失敗,你們的父母更失敗,教出你們呢種連「乘人之危」當中的是非都唔識分的正宗無知港豬。

真心覺得恐怖,因為在我們身邊,都隨時有一個活在無聲吶喊痛苦深淵中林奕含,沒有人救她不特止,更多人卻在一邊幸災樂禍,一邊隔住個芒食花生。製造性侵犯受害人的主犯固然是罪該萬死的人渣,助紂為虐在傷口灑鹽的人,最後也別以為可以開脫「幫兇」罪名。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