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藥風波】普京借「西方逼害論」鞏固統治地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國際奧委會(IOC)決定不會因應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的《麥卡倫報告》,而禁止所有俄羅斯運動員參加即將開幕的里約熱內盧奧運會。一如所料,西方輿論嘩然,俄方則感到鼓舞。

在俄國強人普京決意要把自己打造成俄國復興的領軍人物的過程中,IOC 的決定又給予他更多的資本。

國際奧委會最終決定除田徑項目外,其他俄羅斯選手可繼續參與里約奧運。(Getty Images)

文:李峻嶸@運動公社

將競技場上成績與國力扣連

根據《麥卡倫報告》,俄國國家機器決定支援禁藥計劃,是因為俄國運動員在 2010 年溫哥華冬季奧運會表現差勁。作為之後一屆冬季奧運會的主辦國,俄國又豈可容忍選手在自家門口「失威」?這種思路,反映了俄國當局如何把競技場上的成績與國力扣連起來。

國際政治的較量跟運動場上的一樣,一國要崛起、復興,總需要找對手。就算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到競技運動領域,也可以輕易找到不少例子,見證普京借體育運動鼓動「愛國主義」,以鞏固自身統治地位。

以俄羅斯奪得 2018 年足球世界盃主辦權為例,俄方就英國傳媒的窮追猛打,演繹為英國妒忌俄國申辦成功。此外,科索沃未能加入聯合國卻獲准參加國際足球比賽,實際上已成俄國一部分的克里米亞,其足球隊卻未能加入俄羅斯聯賽體系,這令人覺得西方世界持雙重標準。

俄羅斯總統普京認為,運動員違規不應牽連其他人被禁賽。(美聯社)

借「西方逼害論」鼓動愛國主義 

回到禁藥事件,俄國沿用「西方逼害論」的套路,雖然並無證據指控西方國家近年動用國家機器支持「禁藥計劃」,但俄國輿論強調西方運動員也不見得乾淨,試圖把視線轉移至「雙重標準」之上。當西方傳媒要求 IOC 全面禁止俄國運動員參加奧運時,俄方又會祭出西方的人權觀念——無罪推定,以諷刺西方的偽善。當俄國利益受損,「西方逼害論」可趁機鼓動愛國主義;反之,當俄國利益得到保障,政府也可聲稱成功抵抗西方了,從而鼓動愛國主義。

據說,現任 IOC 會長巴赫當選後,其中一位率先致電道賀的人就是普京,可見兩人關係之密切。IOC 將俄國禁賽的決定權交予單項體育總會,是對俄國有利的做法,概因大部分單項體育總會都不用面對西方的輿論壓力,甚至沒有充裕營運資金,這令俄方有空間游說相關組織容許其運動員繼續參賽,到時「西方陰謀」也就未能得逞。

WADA指責俄羅斯有組織地集體服用禁藥,甚至得到「國家幫助」,要求全面禁止俄羅斯參賽。(路透社)

與奧委會關係密切 有利封殺「賣俄賊」

或許令俄方更慶幸的是,IOC 阻止爆料者 Yuliya Stepanova 參加奧運。原本國際田聯允許她以「中立」運動員身分參賽,但因 IOC 一方面說不承認「中立」運動員,另一方面又特別申明有「藥檢不過關紀錄」的俄籍運動員都不能參賽,於是排除了曾經違反禁藥條例的 Stepanova 的參賽資格。是次風波本由 Stepanova 爆料掀起,俄羅斯國內本有聲音批評她是「賣國賊」,現在 IOC 介入,封殺「賣俄賊」,俄方不但有力抵抗西方陰謀,更「鋤奸」成功了。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