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村狂熱份子(下):夢想之行是怎樣煉成的?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聽到 Kengo 的故事,不免會問,2010 年時他以遊客身分到球場觀賞球賽,那為何 2014 年可以成了應援團一員,而且可以認識到了那麼多的日本球迷朋友,以及球隊職員呢?因為普通的一個球迷,總不會有這樣的經歷或轉變吧,究竟是如何煉成的呢?

在球場上碰到一直只在社交軟件上溝通的兩位女球迷,立即相認。

【編按:上篇提到 Kengo 如何成為了川崎前峰應援團的一員,今篇將談談如何與其他粉絲混熟以及如何遇上他的偶像中村憲剛。】

「2014 年 4 月,在一個非常偶然的機會下,在某社交軟件上找尋川崎前鋒的 #Hash tag,看看有什麼可以看,然後看到了兩位日本女仔是川崎前鋒的支持者,所以就 follow 了她們,想不到兩位女球迷又 follow 了我,大家就展開了交談。」
「到了 9 月,我到了日本打卡,而她們也有 like 我,即是知道我到了日本。那天我進場看球場,當然少不免也要打打卡。雖然我當天已經早了一個半小時進場,但仍然找不到座位。一直在找座位,找着找着,居然就碰到了那兩位女球迷!我們立時相認!」

我聽到後善慕不已,看來我也應該去社交軟件,找尋一下有沒有女球迷,說不定跟 Kengo 一樣,可以促成自己的夢想之旅呢!

「完場後,兩位女球迷帶我認識川崎華族,即是球隊的應援團。她們帶了我入球場入面同球員連拿度合照。期間得知中村憲剛受傷,於醫療室接受治療。翌日,就同球迷朋友一齊到練習場探球隊,而練習一般都會公開予公眾觀賞,完結後球員行上會所該段路,球迷會排好隊同球員握手和合照,來者不拒。因為前一日才踢完比賽,正選球員一般只會作慢跑放鬆,但找足全場,也不見中村憲剛身影。」
「朋友即指我運氣真不好,中村他受傷了,留在會所治療,應該不會到球場。當時我的確是有點失望,不過亦跟其他球員如大久保嘉人,小林悠,稻本潤一等握手拍照留念,亦不枉此行。此時其中一位球迷朋友跟一名球會職員談了一會,然後揮手着我與他一齊進入會所禁區範圍,而中村憲剛就在我的面前!」

懂得中文的川崎球迷,大家都稱他做「菠蘿先生」,因為他每場比賽都會帶菠蘿送給表現好的球員。

「後來我先得知幫我達成夢想的球迷朋友是應援團川崎華族的代表。原來代表跟職員說有一名香港球迷特意飛來看川崎前鋒賽事,並特別支持中村憲剛,想跟他拍照簽名,但現在有點失望了。不久此消息傳到中村,他便出來見一見這名球迷,答謝支持。」
「中村身旁還有一名職員拍攝此情況,也幸好有菠蘿先生,因為我不懂日文的,但菠蘿先生居然懂中文,於是菠蘿先生就充當了我和中村的翻譯。短短十多分鐘自我介紹、何時開始支持中村、為什麼會封他為偶像等一一講出,期間講出一段趣事。」
「2009 年亞洲盃外圍賽日本作客香港,中村憲剛當時是國家隊主力,理應會隨隊來港;可惜出發前一星期於比賽時受傷,非常失望。跟中村說回此事他都記得好清楚,並跟我道歉,有點搞笑。他很感謝我一直以來的支持,特別用普通話講了句『謝謝』,握手合照簽名,夢想一一達成,無憾了。而往後到練習場跟中村打招呼時,佢都叫我一聲『Dragon, nice to meet you!』記得我個名,真係萬萬都無想過會發生於我身上。」

Kengo 多次與偶像合照。

再次回到球衣,Kengo 繼續道:

「這是 2014 年的主場球衣,特別在於沿用球隊第一年創立時的設計。為紀念球隊剛好創立了 20 周年,在手袖上也有印上一個精美的臂章。20 年前的設計,20 年後的技術。」

2014 年主場球衣沿用了球隊第一年創立時的設計。

「而且會方十分重視球隊 20 周年,作出了舖天蓋地的宣傳,還製作了一個全日本最大的 banner。在球賽開始前,由觀眾席開始打開,一直伸延到整個球場。這幅 banner 並非由會方出錢制作,而是球迷捐錢製作。由數月前開始,應援團成立了委員會,在比賽時派人拿着錢箱,到看台希望球迷支持。而每個捐錢的球迷,也會獲得一條打氣手帶作為回禮。」

問到 Kengo 如果有一天,中川退休或轉會,你會繼續支持川崎前鋒,還是跟隨着偶像一同轉會?

「其實我相信他是不會轉會的了,他應該是 One Club Man。他在球會已經擁有神級的地位,但如果真的轉會,我仍然會支持他,同時我也不會捨棄川崎前鋒這隊球隊。對我來說,這裏已經是我第二個家,川崎華族的每一個人,就如我的家人一樣。無輪如何,也會留在這裏。」

川崎華族的每一個人,就如我的家人一樣。無論如何,也會留在這裏。

(文中圖片由作者提供,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