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博評】英格蘭首位華裔國腳:被遺忘的Frank Soo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自從安達臣(Viv Anderson)在一九七八年為英格蘭男足上陣開始,非白人球員在英格蘭國家隊亮相就逐漸成為常態。

到近年,英格蘭場上「僅」有五、六位白人球員,已不是令人驚奇的事。

但原來史上首位為英格蘭國家隊上陣的非白人球員不是安達臣,而是一名有華人血統的球員:Frank Soo。

效力盧頓足球會時的Frank Soo。(Getty Images)

文:李峻嶸@運動公社

二零零四年,安達臣被登入英格蘭足球名人堂。在安達臣晉身名人堂前一年,加納出生的Arthur Wharton也已入選。論足球成就,Arthur Wharton平平無奇,但作為史上首為黑人職業足球員,他的足球生涯當然意義重大。然而,Arthur Wharton所得到的關注卻令到Frank Soo被人遺忘顯得更加奇怪。去年年底,英國終於有一本Frank Soo的傳記面世。作者Susan Gardiner在這本叫《The Wanderer: The Story of Frank Soo》的書中表明,她希望這本書能協助Frank Soo獲承認他在足球史上中的重要地位。

Frank Soo的爸爸是來自廣東開平的中國人;媽媽則是英國人。他在一九一四年生於打比郡的Buxton,但在利物浦長大。和當時不少在英國居住的中國人一樣,Frank Soo的爸爸是開洗衣店的。Susan Gardiner在書上回顧了Frank Soo兒時成長的地方、球員和執教生涯。

由一九三三年到一九四五年,Frank Soo都効力史篤城。和他並肩作戰的有傳奇人物史丹尼.馬菲斯(Stanley Matthews)。馬菲士當然是球隊的頭號皇牌。但Susan Gardiner強調,對三、四十年代的史篤城球迷來說,Frank Soo的叫座力並不亞於馬菲士。二次大戰期間,英國政府了解到足球繼續上演對鼓舞人心的重要性,所以英國國內不但依然有足球賽舉行,正值壯年的男性足球員也大多不會被徵調上前線。Frank Soo被編入空軍負責後勤工作。戰爭時期,交通不便,Frank Soo能否趕返史篤城為球隊效力,往往影響當日球賽的入場人數。此外,在戰時不少球隊都希望能借得這位能出任中前場多個位置的球員為他們亮相。由此可見,Frank Soo的實力是受到廣泛肯定的。

既然貴為一線球星,Frank Soo當然能夠成為英格蘭國腳。可惜的是,由於他為英格蘭九次出戰的日子都是戰爭時期或者是戰爭剛結束的時候,所以到現時為止英格蘭足總仍然不承認那九場賽事為正式國際賽,Frank Soo在紀錄上是一頂喼帽都沒有。

戰後,他和史篤城領隊Bob McGrory鬧翻。於是他轉投李斯特城。後來他加盟盧頓,並在一九五零年於Chelmsford City結束其球員生涯。退役後,他曾到意甲執教柏多瓦(Padova),也曾返英擔任斯肯索普聯(Scunthorpe United)的領隊。但他的執教生涯大部分時間都在北歐渡過。Frank Soo曾帶領挪威參加赫爾辛基奧運會、亦曾短時間兼任瑞典國家隊教練。在他領軍下,挪威同瑞典都未能令人驚喜。不過,Frank Soo經常在帶領球會時交出不俗的成績。帶領宇哥登(Djurgårdens)摘下瑞典聯賽冠軍,或許彌補了Frank Soo在球員時代未能奪冠的一點遺憾。

撇除混血兒的身分不談,作為英格蘭一代名將、活躍於北歐的名帥,到底Frank Soo為何會被人遺忘?對Frank Soo被遺忘耿耿於懷的Susan Gardiner甚至特闢附錄分析為何馬菲士的多本自傳都鮮有提到這位多年來和馬菲士一同效力史篤城同英格蘭的名將。是因為Frank Soo是半個中國人嗎?二十世紀初的英國社會不會沒有歧視和排外情緒。而且Frank Soo自己也質疑,他的血緣可能是他無法取得更多機會為國家隊出場的原因。但作者強調,沒有太多證據證實Frank Soo的足球生涯要面對種族歧視的問題。事實上,如果Frank Soo被廣泛視為異類,他又怎可能被任命為史篤城的隊長?

無論Frank Soo被遺忘的真實原因是甚麼,起碼今天有這本書為他的人生留下重要紀錄。Susan Gardiner無疑應記一功。順帶一提,昔日的華文報章有時會叫Frank Soo為蘇衛清。但根據Frank Soo父親在利物浦安菲路墳場的墓碑上所刻的漢字,其實Frank Soo的父親Quan Soo是姓區的。

(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