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故事.博評】球員飛踢警察——當年球場上引發戰爭的一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980年南斯拉夫強人領袖鐵托逝世,各族都開始爭取獨立…薩格勒布戴拿模隊長波班衝前飛踢一名「拳打腳踢」緊嘅警員…存在住統獨問題嘅兩個地方,地方球會隊長飛踢中央政府警察,就好似如果中港大戰唔係和平落幕,公安大戰香港球迷,葉鴻輝一腳飛踢,驚訝程度絕對唔只無視內定特首咁簡單…有人話波班呢一腳,引發咗之後嘅克羅地亞獨立戰爭。
列奧C@世界波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港中世界盃外圍賽有球迷噓國歌,國際足協判罰香港足總1萬瑞士法郎。(林振東攝)

文:列奧C@世界波

前陣子,某電台節目更換主持,作為長期聽眾嘅列奧C,當然要到佢面書專頁懷緬一番。除咗祝福說話,仲有一啲留言相當有趣,內容大致上都係批評另一位主持人喺節目中提及太多政治訊息、唔夠中立云云,有人更話一聽到「政治嘢」就馬上要「熄機」。

自從某女藝人講咗句「我討厭政治」之後,好多平時自詡「沉默的一群」嘅人紛紛上水,大肆指責經常談及政治嘅一群人:「我覺得足球唔應該拉埋政治一齊講囉,你地係到嘘真係好失禮囉」;「我覺得唔應該咩都怪警察囉,佢都係人都係打份工咋嘛」。每次見到呢類言論,列奧C都笑而不語,因為列奧C諗起一件發生喺歐洲嘅事情,一宗由應該兩樣都係中立唔搞政治嘅「警察」同「足球」共同引起嘅「革命」。

時間返到37年前,1980年南斯拉夫強人領袖鐵托(Josip Broz Tito)逝世,意味著佢生前努力維繫,由塞爾維亞、黑山、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波斯尼亞同馬其頓組成嘅「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面臨分崩離析嘅局面。當時多個共和國都因為政治背景、宗教信仰、文化傳統上存在相當大嘅差異,出現咗大量深層次矛盾,各族都開始爭取獨立,而充滿情緒、凝聚力、同仇敵慨嘅足球比賽,就成為其中一個政治角力場地,不同族人都會以支持當地球會去宣示自己政治訴求以及身份認同。

當時,克羅地亞球隊薩格勒布戴拿模係南斯拉夫甲組聯賽嘅勁旅之一,同塞爾維亞代表貝爾格萊德紅星都係聯賽冠軍常客。每當兩隊碰頭嘅時候,球場內都火花四濺,兩隊球迷會各自揮舞唔同嘅橫額同旗幟。當中就有出哂名狂熱民族主義嘅戴拿模球迷會「Bad Blue Boys」,同紅星球迷會「Delije」。好似「Delije」就有個領袖叫拉茲尼亞托維奇(Željko Ražnatović),後來參與南斯拉夫內戰,創立「塞爾維亞義勇軍」同「塞爾維亞統一黨」。每次相遇,大家都會用球場入面嘅座位、刀仔、水樽、身上所有可以投擲嘅物件去「熱情招待」對方。

1990年5月13日,薩格勒布戴拿模主場迎戰貝爾格萊德紅星。大約2萬名球迷入場觀戰,當然唔會少得「Bad Blue Boys」同「Delije」嘅成員。雖然警方一早已經預料到會有事發生佈置警力,但最後都「不負眾望」,只係踢咗10分鐘就因為場面失控而要暫停賽事。

波班(Zvonimir Boban)怒踢武力警員。(網絡圖片)

經典嘅一幕喺呢個時候發生,當時仍然喺場上嘅薩格勒布戴拿模隊長波班(Zvonimir Boban)眼見警察避免紅星球迷受攻擊而用武力追打戴拿模球迷,憤怒嘅佢衝前飛踢一名「拳打腳踢」緊嘅警員。呢一踢,可能力量上同簡東拿腳踢球迷有得比,但意義就遠遠不止於此。存在住統獨問題嘅兩個地方,地方球會隊長飛踢中央政府警察,就好似如果中港大戰唔係和平落幕,公安大戰香港球迷,葉鴻輝一腳飛踢,驚訝程度絕對唔只無視內定特首咁簡單。

事後,波班指責警察:

「個啲貝爾格萊德嚟嘅流氓破壞我地個球場,但係警察喺個刻只係一班為政權服務嘅警察,佢地根本無一視同仁!」(The hooligans from Belgrade were ruining our stadium. The police at the time, who were absolutely a regime police, did not respond at all)

事隔多年,當日克羅地亞人嘅指控好似仍然適用香港。

有人話波班呢一腳,引發咗之後嘅克羅地亞獨立戰爭。如果發生喺今日香港,可能批評佢暴力(無論點都唔應該踢人囉!)、毀壞球賽(我想睇波咋,點解又要拉埋政治啫?)、破壞法治(哦!你踢警察!佢都係打份工啫!)嘅聲音會更多。

Come on 香港人,成熟啲啦!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