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初選】桑德斯投下震撼彈 倡免大學學費學債扶助青年

最後更新日期:

距離美國總統大選尚有一年半,但民主黨內爭取總統提名的競爭已經愈見激烈。在周三(6月26日)各大候選人雲集邁阿密舉行第一場競選辯論前,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候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拋出震撼彈,在其主張公立大學學費全免的政綱上,加入免大學生學債的新主張,得到廣泛關注。

30年來美國的大學學費升近7倍之多,大學生平均每年須付學費約2萬多美元,但20年以來美國大學畢業生的平均時薪卻增加僅約1美元。大量大學生剛投身社會,便已平均負債3萬元,令其在成家立室、置業或者搞小生意都綁手綁腳。因此桑德斯計劃每年注資480億美元,以取消所有公立大學學費。

桑德斯稱將有73%的資助最終會落入最社會底層的80%美國學生,將可令40萬名美國青年得以置業。早有研究亦指出,免除大學生的債務亦可刺激消費、增加投資以及150萬個就業機會、減輕失業問題,最終可在未來10年為美國經濟帶來10萬億美元的增長。

目前為止,資深參議員沃倫被視為民主黨初選內最具競爭力的候選人之一。(Getty Images)

向華爾街徵稅 回饋社會下一代

要大學免學費及寬免1.6萬億學債,涉及開支2.2萬億。錢從何來?桑德斯指,他會向華爾街開徵新稅,在買賣股票、債劵等衍生工具的抽稅。有專家指,這些稅項將為政府每年提供數以千億計的財政收入,在十年內可獲2.4萬億利潤。將這些投資炒賣收益回饋社會下一代,而又有利整體經濟之舉,實是對現時特朗普治下對富人減稅的倒行逆施扭轉過來。

桑德斯在此刻拋出免學債的主張,自然是要回應早前提出同樣主張的另一位進步派候選人沃倫(Elizabeth Warren)在民調上逐步追上的危機。沃倫在四月時提出的免學費學債的政綱,便提出一次過取消6,400億美元的學債,並提倡徵收「超級百萬富翁稅」,向資產超過5,000萬的家庭徵收最少2%的稅項,以為政府10年內提供2.75萬億美元的稅收。

自2009年華爾街股災後,全球左翼思潮復興,桑德斯上屆以黑馬姿態競逐民主黨黨內總統初選,挑戰幾乎被黨內內定的希拉里時,已提出過要把公立大學學費全免。希拉里反對,指政府不應為美國的富人階層補助學費。但隨着桑德斯在初選中人氣急升,左翼運動愈發壯大,今天免大學學費的主張,已從被視為天方夜譚的邊緣議題,成為全國熱議的話題。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與艾奧瓦州的選民合照。(路透社)

進步派相爭 拜登一枝獨秀

不過為力敵黨內的左傾思潮,今次不少中間溫和派候選人如班納(Michael Bennet)及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亦對桑德斯的建議有微言,認為大量有錢的小孩將會因此得益。曾在2015年支持過大學學費全免的前副總統拜登(Joe Biden)更不進反縮,只提倡免去兩年社區學院的學費。

然而桑德斯則認為,大學教育是基本人權,不論是低下階層、中產階層、中上階層,所有學生都應免除債務,提升大學教育的價值。「就算伊萬卡(Ivanka Trump)想去賓州州立大學,這也完全沒有問題。」事實上,這些中間派對於公立大學學費全免的質疑根本站不住腳。最富有的美國人如第一女兒伊萬卡者,有足夠財力到私立學校,根本不會到公立大學,加上免費中學教育在美國早已奉行多年,一直沒有惹來爭議。

桑德斯的宏圖能否得以落實,最少還要先過黨內初選及全國大選兩大難關。現時進步派兩名旗手桑德斯及沃倫互不相讓,反而令拜登一枝獨秀,在民調中領先。距離明年正式初選尚有幾個月,進步派必須審視是否棄保以防「攬炒」。而地球另一端的香港正面對問題嚴峻青年,美國「左翼阿伯」點子或許能為我們的管治者帶點啟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