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劉淑儀與田北辰的分別

最後更新日期:

在區議會選舉中派出28人參選、最終全軍覆沒的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被問及敗選原因時,指出前黨友、實政圓桌召集人田北辰同告落選,既無視實政圓桌派出12人參選、2人當選的成績,亦沒有反思建制派之定位及出路。這樣的「精英」仍然位列行政會議,豈不哀哉?

在荃灣愉景區競逐連任的田北辰雖然贏得3,804票,較上屆增加逾百票,但仍不敵打正旗號反修例、支持五大訴求的新人劉卓裕。自2011年起服務愉景區居民的田北辰自言,五大訴求中只支持撤回修例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因此被選民「懲罰」,並指出建制派必須反思以後是否無條件支持政府。

另一邊廂,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似乎沒有對全軍覆沒的戰績反思。眾目可睽,建制派大敗乃因其盲目支持政府修例及警方,但葉劉淑儀推說反對修例的田北辰也敗選,又謂選舉總有鐘擺效應,數年後選民或重新支持建制派。單以掌握民情及反思建制派兩點來說,葉劉顯然較田北辰差了一截。

對政府的批判與護航

田北辰和葉劉淑儀「位置變了,各有隊友」,但其實以前曾為黨友,於2011年攜手創立新民黨。2017年葉劉淑儀在特首選舉中落敗後,田北辰宣布退黨,標誌着分歧已令兩人不能再共同進退。當時的分歧或許只為新民黨人明瞭,惟兩年多後回首,香港人無不看清田北辰和葉劉淑儀分別代表的思維及路線,可謂南轅北轍。

以最影響今次區選的《逃犯條例》修訂一事來說,不少香港人擔心政府不會嚴格把關,變相令將被引渡的人士得不到足夠保障,田北辰早於4月便提議「港人港審」,以平息社會的疑慮,更一度得到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認同。相反,葉劉淑儀不知是否因為行會成員之身分,一直支持修例。4月已多達13萬人參加遊行,她形容反修例陣營散播恐懼,表示政府「退無可退」。即使6月9日上百萬人以遊行方式向政府說「不」,葉劉仍然堅持不需要撤回修例,支持如期審議法案,並相信修例後社會可消除憂慮。

又例如獨立調查委員會,田北辰相信認同示威者背後可能有策劃,但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找出真相及衝突雙方的責任。相反,葉劉淑儀自稱在原則上認同調查,卻提出諸多理由推搪,包括委員會只能找出「九牛一毛」的真相、委員會沒有檢控權力、衝突未平息之際不適宜展開等。尤其是時機問題,社會普遍相信宣布成立委員會可令示威降溫,佔主流的「和理非」將會「收貨」,葉劉聲稱示威情緒高漲之際不適宜展開調查,要麼是詭辯,要麼是倒果為因而不自知。

立法會議員田北辰的民望持續高企,除了因為他監督沙中綫工程,亦因為他在修例事件的態度較其他建制派開明。(資料圖片/張浩維攝)

香港需要怎樣的從政者?

在修例事件及獨立調查一事,葉劉淑儀沒有真正理解社會的訴求及情緒,與田北辰嘗試平衡各方意見的做法大相逕庭。兩年前田北辰曾經解釋,政黨要求立場行先,令他處事有制肘。先在2010年因為支持最低工資而要退出自由黨,後在2017年離開新民黨。其退黨後成立的實政圓桌性質上並非政黨,既沒有主席及領導層,而且團隊經商討後若沒有共識,亦不會勉強統一立場。

相反葉劉淑儀,眾所周知她渴望成為特首。2017年落敗後,被問及會否成為林鄭月娥的政務司,她以不想「回去跟個妹妹」為由,拒絕屈膝為後輩之下屬。其看重面子、不肯放下身段之作風,可見一斑。在今次區議會中,葉劉淑儀原本亦打算空降屯門出戰,為明年立法會擠身超級區議會鋪路,令新民黨爭取更多席位。問題是從政者不能只有野心,只顧擴張勢力,而忘記了從政之初衷應為以民為本,服務社會。

甚至對於不同意見,葉劉似乎亦沒有足夠的胸襟容下。新民黨立法會議員容海恩的丈夫、曾為葉劉淑儀效力的學者袁彌昌,在4月13萬人遊行反修例後,已形容「香港再覺醒」,建議政府暫緩修例。林鄭6月15日無奈暫緩修例後,政府及建制派的形勢急轉直下,袁彌昌於7月預言建制派「總崩可期」,8月中旬批評行會成員葉劉淑儀和葉國謙「完全脫節」,「怪不得危機爆發前發酵了好幾個月還懵然不知」。伴隨逆耳之言而來的,是葉劉淑儀在8月下旬與袁彌昌解除合約。

行政會議應重組

政黨領袖的角色是掌握民情,行會成員的責任是反映民意。葉劉淑儀一不掌握民情,視反政府聲音如敵,甚至以為市民不知就裏,二不反映民意,連其智囊所提出的意見及憂慮,也視為不中聽之言。林鄭月娥視行政會議中的政黨領袖為「箍票」之用,沒有善用行會非官守議員掌握民情,是其錯誤;但葉劉淑儀位列其中而不懂以魏徵為師,也為她的錯失。她若不懂以辭職以示其負責任,林鄭亦應作出明智而果斷的決定。

我們不只一次指出,建制派不能是「保皇黨」。這不但有違從政者及代議士之責任,現實中亦不可行。觀乎今次修例事件及區議會選舉,便證明了事事為政府護航,只會令整個建制派賠上代價,包括經常提出異議、被中聯辦視為「壞孩子」的田北辰也一同被選民「懲罰」。三個多月前,葉劉淑儀的軍師預言「總崩可期」,如今一語成讖,建制派若還不知反思,那不只是建制派之禍,亦為全香港之悲。

在以往與《香港01》的專訪中,葉劉淑儀曾經自比明朝諫官海瑞,田北辰則自視金庸筆下之楊過。葉劉自稱要揮劍「斬妖除魔」,但當問題來自政府及建制派自身,她有刀刃向內的勇氣嗎?田北辰「反叛,有個性」,不怕得罪人,但當實政之路在二元對立的氣氛下愈來愈難走,社會還有多少人能有這份堅持?哪種建制派的聲音獲得重視,也將反映這個政府有多開明或封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