綁架罪名不能夠化解意大利的排外風潮

最後更新日期:

意大利參議院周三(12號)表決通過,褫奪前內政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的免責權利,並授權西西里島的地方檢察官,對其去年8月下令封鎖且拒絕一艘載有逾百名難民的船登岸,提出訴訟。若罪名成立,薩爾維尼的政治前程盡毀之餘,更須面臨最多15年的刑期。

縱然拒絕尋求庇護者登岸不但有違國際協議和道義責任,甚或有「非法禁錮」之嫌,但在極右勢力已成主流聲音之時,薩爾維尼一案不單只是法律爭議,更有深遠的政治意味,搞不好的話,更會將弄巧反拙,讓其領導的聯盟黨(Lega Nord)再度壯大。

聯盟黨的薩爾維尼因拒絕地中海難民下船,而被西西里法院控告綁架罪。(路透社)

西西里島的地方法官認為,薩爾維尼在上述決定中不但是濫用權力,更構成實質的「綁架」,但根據該國法律,除非調查獲議會批准,否則無法對政府部長任內的決策採取法律行動。在參議院表決前,薩爾維尼強調阻止移民下船一事是與其他官員一同決定,並對參議院揚言,「我想昂首闊步地走入法庭。保衛邊境是我的職責。我為我的孩子和國家的孩子們所做的一切感到自豪。讓我們由法官決定我是罪犯,還是只是在做我的工作」。然而,這些豪言壯語並未阻礙參議院以152比76通過法案。

乘難民潮而起

薩爾維尼正面對的法律麻煩,好比前總理暨傳媒大亨貝盧斯科尼(Silvio Berlusconi)面對的。薩爾維尼就任不足兩年,其極端言論已為他帶來五次正式調查,另有數十宗涉及誹謗和煽動仇恨的訴訟等候處理。除此之外,薩爾維尼也涉及三宗「綁架」尋求庇護者的案件,包括2018年拒絕載有難民的海岸防衛隊巡邏船登岸,最終幸得當時仍屬盟友的五星運動(M5S)在議院裏遮風擋雨,成功脫身。

薩爾維尼間接被尋求庇護者搞得燋頭爛額,但其政治仕途之起亦因他們而起。2013年出任聯盟黨主席後,適逢歐洲難民潮於兩年後爆發,民眾漸見不滿當局用於救濟難民的開支漸增,以及隨之衍生的文化衝突,使薩爾維尼於2018年大選所打的反移民牌大受選民歡迎,聯盟黨一舉成為第二大黨,並與屬左翼的五星運動組成政見南轅北轍的執政聯盟。不過,這名曾被《時代》雜誌形容為「歐洲最可怕的人」的危險之處,不全然是他對外來人口抱有敵意,或蔑視國際人道責任,而是他本為法西斯領袖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支持者。

薩爾維尼是已故法西斯領袖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的支持者。 (美聯社)

歐盟機制方為關鍵

不過,意大利政壇欲借訴訟將薩爾維尼除之而後快,壓制極端思想繼續壯大,箇中的政治風險亦不容忽視。即使聯盟黨去年8月與五星運動鬧翻,且在上月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Emilia-Romagna)的地方選舉中不敵中左翼民主黨,使薩爾維尼的聲望受挫,但目前聯盟黨的支持度仍保有逾三成,反映出不少民眾對薩爾維尼的「保衛家園行動」抱有同情或支持,其政治力量不容輕視。

誠如「01觀點」多番指出,歐洲的排外情緒既有歷史原因,針對穆斯林族裔和難民的反對聲音,大多也是承着難民危機而起。阿拉伯地區的戰火難望短期內擺平,歐盟和意大利須加快腳步修正《都柏林公約》規定的難民分配機制,填補制度漏洞,方能阻止立心不良的政客,藉此挑動種族仇恨,根除極端思想的魅力。

現行歐盟難民分配機制「獨特」之處,在於《公約》規定尋求庇護者只能向第一個踏足的簽約國提出庇護申請,且國家亦有責任審核並提供基本生活所需。這變相使地中海沿岸國家,如意大利和希臘須因地緣因素,承擔起照顧尋求庇護者的道義責任和財政擔子。一眾歐盟國家隔岸觀火,不願分擔人道責任,自然引起「前線國家」民眾的疑歐和排外情緒。即使薩爾維尼未來或面臨牢獄之災,其代表的社會聲音亦會有人取代。因此,圍堵極右政黨的眼光,應置於修補刻板和欠缺彈性的《都柏林公約》,重新審視各國發展差異,按眾國發展程度制定分配機制,以削弱薩爾維尼之流的號召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