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國大選「復仇者聯盟」集結 內塔尼亞胡相位不保?

最後更新日期:

以國過去一年內已舉辦過三次大選,前以軍總參謀長甘茨(Benny Gantz)領導之最大反對黨藍白黨,三度挑戰身陷貪腐醜聞之總理內塔尼亞胡,力圖將之趕下台皆不成功,原因為在野之反內塔尼亞胡政黨山頭林立,因各自利益及意識形態,組成不了執政聯盟。究竟不斷重演的政治僵局將復歸徒然,抑或各大政黨領袖終能扳倒內塔尼亞胡?

自2017年起,內塔尼亞胡身陷多宗貪腐醜聞,並於早前正式被總檢察長落案起訴其賄賂、違反信託、欺詐三罪。其控罪包括收受以籍荷里活製片人米勒漢(Arnon Milchan)及澳籍億萬富翁帕克(James Packer)價值數十萬美元的香檳和雪茄、私通《新消息報》(Yedioth Ahronoth)老闆,立法減慢其競爭對手之增長、並向貝澤克電訊公司(Bezeq Telecom)提供監管優惠待遇,換取熱門新聞網站瓦拉(Walla)對自己及其妻之有利報導。

然而多宗醜聞仍未動搖內塔尼亞胡之政權。近年內塔尼亞胡愈趨右翼,於國內鼓動以色列人之民族情緒,修訂《猶太民族國家法》規定以色列為猶太人的民族國家,變相將阿拉伯人為主流之非猶太人口貶為二等公民。其又積極向國內正統派教徒靠攏,以鞏固日益重要之龐大票倉。內塔尼亞胡對外又開拓擴張主義政策,加速於西岸圈地殖民,又揚言吞併該地佔領區,意圖造成既定事實,令被國際社會承認之以巴「兩國方案」名存實亡。

甘茨(左)、利伯曼(中)和內塔利亞胡(右)未能成功籌組政府。(路透社)

反令阿拉伯人團結?

內塔尼亞胡一面倒向極端正統派猶太教徒傾斜,打壓阿拉伯人的種種政策,也成為了砸自己腳之石頭。首先是同為反阿拉伯人,卻是強硬世俗派之國防部長利伯曼(Yisrael Beiteinu)不滿內塔尼亞胡欲免極端正統派兵役的計劃而退出執政聯盟,引致內塔尼亞胡內閣倒台,觸發第一次大選。另外又有前以軍總參謀長甘茨出山組黨,以拉倒內塔尼亞胡為己任,更有阿拉伯人政黨合流,以統合阿拉伯政治力量抗衡內塔尼亞胡。

去年4月之首次大選以藍白黨及內塔尼亞胡之利庫德集團黨叮噹馬頭,各得35席。內塔尼亞胡與極端正統派政黨組成的右翼聯盟得55席,比甘茨之反內塔尼亞胡聯盟所得57席少兩席,離62席國會所需過半仍有一段距離,需要尋求跟利伯曼之家園黨合作。不過利伯曼堅拒跟阿拉伯人政黨合作,結果令甘茨組閣難產,最終要另行大選。9月之第二次大選取得33席之藍白黨雖以一席之差力壓利庫德集團黨,但大體格局依然不變,以國也不得不三度大選。

3月2日之大選結果依然未有大變化,內塔尼亞胡半年內更有四席進賬,選後自行宣佈勝利。不過內坦尼亞胡及其盟友仍只得59席,依然未能取得過半議席組閣。若然懸峙國會之僵局持續,以色列總統里夫林(Reuven Rivlin)也不得不第四度舉行大選。不斷重複大選,對於朝野各方甚至以國全國人民來說都非出路。為此甘茨也鬆了口氣,打算跟阿拉伯之共同名單以及伯曼之家園黨,先以逐內坦尼亞胡出總理府為目標。

以色列大選:「聯合名單」黨領袖奧達(Ayman Odeh)3月2日在以色列的阿拉伯城市Shefa-Amr發表演講。(AP)

甘茨入主總理府?

共同名單由去年首次大選合共取得十席,逐次攀升至13及15席,成為最終組閣之潛在造王者。此亦由於內坦尼亞胡過去半年不斷操弄國內之反阿拉伯人情緒,令阿拉伯人團結一致激起投票率,成為決定內坦尼亞胡政治前途之關鍵一員。此可謂應驗了《詩篇》118篇之一句:「匠人所棄的石頭,已成了房角的頭塊石頭。這是耶和華所做的,在我們眼中看為稀奇。」以色列政壇捨棄之阿拉伯人,竟也成為左右以色列政局之角色。

阿拉伯人要與其餘反內坦尼亞胡力量合作絕非易事。前以軍總參謀長之甘茨,一手策劃2014年針對加沙之「保護邊緣行動」,七周軍事行動造成逾2,200加沙阿拉伯人喪生,此筆血債令阿拉伯人難以拋諸腦後。不過連共同名單內高舉巴人民族主義之之民族民主聯盟,亦已對甘茨出任總理開綠燈。至於一直堅拒跟阿拉伯政黨合作之利伯曼,也開出加入執政聯盟之條件,主要為逆轉內坦尼亞胡任內親極端正統派之政策,重返政教分離原則,得到甘茨爽快答應。

各大反內坦尼亞胡力量迅速集結,共同推舉甘茨為總理,距離執政近在咫尺。上周仍慶祝勝選之內坦尼亞胡,面對政局急速向對自己不利之方向發展,加上月中其將為貪腐罪名首次上庭之雙重打撃,其很可能短短兩周間從天堂掉進地獄。在野力量三次嘗試將之扳下台,內坦尼亞胡皆可保住相位達一年之久。被喻為「魔術師」的他面對「復仇者聯盟」成功結集在望,此次是否經已法術失靈,黔驢技窮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