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21世紀黑死病 改變世界進程的轉捩點?

最後更新日期: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肆虐全球,至今已逾46萬人確診,而且根據走勢恐怕遠未見頂。這次疫情廣泛,不期然令人聯想起14世紀於全球爆發的黑死病大流行。黑死病大流行不只殺死了當時近乎三份一的歐洲人,更衝擊了整個歐洲社會和經濟格局。2020年的新冠肺炎做成的傷亡固然無法跟700年前相比,但疫情在世界的蔓延大大超出各國年初的預期,很有可能成為歷史發展的關鍵點。

1347年,從黑海卡法逃離的熱那亞艦隊進入意大利南部的西西里島,靠岸時大部分船員已經染病死亡。這幾艘船上所運載的,正是改變歐洲往後發展的根源——黑死病。黑死病在意大利登陸歐洲,經過各種路徑向歐洲各地擴散,最終造成全歐約三份一人口死亡。今日史家一般認為,「黑死病」即所謂鼠疫,在現今雖然是可以治療,但在當時而言卻是致命的不治重症。疫情不單只奪去性命,更從根本改變了歐洲社會與政治常態,包括催生了宗教解放、意大利文藝復興、封建制度瓦解等,成為歷史上一個重要的拐點。

圖為黑死病大流行時歐洲盛行的「死亡之舞」繪畫,象徵死亡的骷髏活蹦亂跳地將人們帶往死亡。(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當下新冠肺炎疫情的傷亡較少,但對世界所做成的影響有可能不亞於當年的黑死病。疫情最先在中國爆發,後來「震央」已由中國移至歐洲,更有漸漸移向北美的傾向,甚至在換季後有可能轉向南半球。隨着世界各地都爆發疫情,二戰後的世界秩序正開始了微妙的變化。

中國在外交場一躍而上

中國最先爆發疫情,但在付出了沉痛代價後也是最先壓制了疫情並且重新復工。面對其他國家都爆發了疫情,中國正善用其對抗疫情的經驗和復工後的產能,搶佔外交場上重要的位置。經驗上,中國抗擊新冠肺炎的封城雖然看起來相當原始,但卻證明在是現階段相當有效的方法。韓國爆發疫情後,多少參考了中國封城的方法處理大邱。而在歐洲爆發疫情後,由意大利打響第一槍,歐洲各國依國情實行不同的大規模隔離。甚至在美國,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市亦已封城。除了「封城」這套硬件之外,中國在處理病人分流、隔離的後勤等的經驗也成為各國的參考。

除了抗疫經驗外,中國在醫療物資上也有着重要的優勢。中國首先復工,加上以國營企業主導的經濟結構可以快速應對改變生產線的要求全速投入增產醫療物資,這令中國在全球抗疫戰中扮演了無可取代的角色。由於各大工業國的疫情都相當嚴峻,本身已非常欠缺醫療物資已成為戰略資源,不少國家都限制了出口。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產能自然受到各國重視和青睞。

經驗加上醫療物資的結合,令不少國家在抗疫時都或多或少得依靠中國。除了最初與中國有連絡的韓國和日本外,意大利也主動向中國請求援助,中國甚至派出醫療隊到當地援助。在意大利之後,陸續有不同國家請求中國援助,當中有像伊朗和塞爾維亞等向來親中的國家,也包括德國、法國等歐盟領導國家。按中國外交部的消息,中國已向全球超過80個國家提供不同程度的援助和合作。

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3月15日發表電視講話,宣布進入緊急狀態,並向中國求援。圖為武契奇2019年4月曾赴華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AP)

西方社會暴露出的問題

一些人指摘中國的外交活動是借機自我宣傳,揶揄其是「白事當紅事辦」。當中更有人譏諷病毒本身來自中國,中國援助各國只是「處理自己製造的問題」。但不管如何,中國的外交正因疫情而得到優勢,中國也漸漸地成為國際社會對抗疫情的領導者。這現象從一些事例可側面看出,包括歐盟官僚開始警告中國正在疫情中擴展外交,威脅到歐盟的團結、美國國會要求成立小組對抗中國的外交攻勢。西方社會感受到威脅,正面對中國外交上的崛起。

以往發生影響國際的大事,美國自然成為各國找尋援助的目標。但疫情之下,美國自顧無暇,各國轉向中國尋找援助。從中、美兩國外交部的資訊可以看到,疫情中美國只與鄰近的加拿大、墨西哥、巴西、愛爾蘭等國家討論疫情處理,但中國外交部卻突然變得門庭若市,幾乎每天都與不同國家討論疫情的問題。

在全球疫情中,哪個國家更能起領袖角色,我們不必以意識形態的眼光看待,問題的關鍵始終在於哪個國家更能有效應對疫情。即使西方社會警告「中國威脅論」,但如果他們無法處理好疫情問題,那又怎能以領導者自居?

事實上,新冠肺炎的疫情也非什麼「轉捩點」,而很可能只是催化國際格局變化的「契機」。一方面,歐盟的不團結並非中國所產生,而是本來就存在的問題。歐盟本身就極欠缺超國家的整合力,在疫情來到時落得「各家自掃門前雪」的結果,其實只是反映了歐洲一直存在的問題。疫情中意大利向中國靠攏,首先指控的是歐盟「見死不救」。另一方面,美國自顧不暇也暴露了其經濟結構的問題。美股在幾周內經歷了堪比金融海嘯的暴跌,美聯儲將息率降至零亦無法止跌,要推出所謂「無限QE」的金融擴張政策,才暫且阻住跌勢。而美國所欠缺醫療物資,原本似乎可以以《國防生產法》解決,但聯邦政府卻又遲遲不願意推行,甚至得向韓國和中國請求援助,都暴露了當下美國的弱點。

然而,對於中國的慷慨援助,歐盟官員博雷利3月23日刊文稱,要對這種「慷慨政治」保持警惕。(歐盟對外行動署網站截圖)

我們不能就此認為中國將會在國際舞台上取代美國,但無疑美國正開始失落單邊主導世界秩序的能力和地位,世界改變的骰子已經擲出。本周三(25日)西方國家主導的「七大工業國」(G7)外長會議中,美方堅持稱病毒為「武漢病毒」,但在其餘6國一致反對下令組織無法發出聯合聲音,無疑是一個訊號。俗語說「打鐵還需自身硬」,歐美國家若想保持領導地位,需要的不是在輿論上防範別國崛起,而是正視自身問題,持之以恆地追求進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