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友遭紗布塞肛 院舍缺人缺錢缺監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16年一名六旬中度智障兼半癱男院友死亡案件,死因庭周二(12日)裁定事主死於自然,同時裁定護老院職員未經事主同意下將尿片塞入其體內。安老院素質參差不齊的問題由來已久,2015年劍橋護老院女院友露台脫光至全裸或半裸等冲涼,2016年十多間安老院舍被揭簽發「空白」醫生紙,政府必須正視安老院舍的素質保證問題。

社署對違規安老院舍的跟進和懲罰不足,是監管不足的重要漏洞。死因庭周二審理的男院友事件中,社署未有在檢控期六個月內徵詢律政司的法律意見,便自行認為資料不足以進行起訴。安排院友在露臺裸體等待冲涼的劍橋安老院在事前33個月已11度發現其嚴重違規,即平均每3個月便收一次警告,卻直至曝光都未被檢控。可見,社署沒有積極跟進、懲罰安老院舍的違規行爲,以至不少安老院舍有恃無恐。

同時社署充權不足亦成阻礙。社署於侵犯私隱、派錯藥及不當約束等行為上均無法提出檢控,僅能作出糾正指示,也令社署的阻嚇力欠奉。今年成功中標亞博安老檢疫項目的嘉濤,截至去年5月共接獲七封安老院牌照事務處的警告信,説明社署的警告信難有實際威嚇力,如「無牙老虎」。過去就社署充權和加重都違規院舍的懲罰已有不少呼籲。不管是呼籲重新檢視《安老院條例》,還是有議員提議將疏忽照顧等虐老行為列入《侵害人身罪條例》,提出私人草案,期望可增加約束力等。又或是有提議港府參考教育局有權更換校董會的做法,在發現違規經營者時,將接管權委任他人,既懲罰商家,也避免長者受到影響。

院舍人手短缺成服務提升阻礙。(資料圖片 / 黃寶瑩攝)

人手不足為底因

然而安老院舍缺乏人手和資源所造成的惡劣服務素質,並不能僅靠提升監管治本。無論是院舍照顧者為圖方便將紗布塞入院友的肛門,還是醫生簽發「空白」約束衣表格,這些違規行爲的背後都有一個具體的原因,便是人手不足。2019年,前綫照顧員上調薪酬後,空缺率仍惡化至19%。另一方面,政府津助的護理安老院的每個宿位約$15,000的成本,私營院舍得到政府的支助額約為$5,570至$7,985不等。因此自負盈虧的私營院舍在人手和各方面資源上都難以達到媲美津貼院舍的程度。

可見,安老院舍悲劇頻現是社會安老多方面問題的綜合體現。政府去年發表的《安老服務計劃方案》提出的加強社區照顧服務,仍未見有建設性的實行計劃。因此,想要真正改善院舍服務,政府必須轉變小政府大市場的思維,無論是在監管權限上還是資源上都投入更多,比如增加對私營院舍的資助,推動安老用地的審批、或購買現成物業都迫在眉睫。而在人手上,政府一方面要改革整筆過撥款,提升安老服務的專業人手待遇,留住人才。同時也要改革用人制度,吸引社區中非常規勞動力,以及積極推動「青年護理服務啟航計劃」等計劃吸引年輕人入行。只有人、錢兩不缺,再配合上到位的監管,才能杜絕安老院悲劇的再次發生。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